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重生之鬼白 by 大王攻 (一)

   我又死了!

 
  “我又死了一次,这是我第二次死了!”
  此刻鬼灯脑海里只有这一个想法,连续数月的高强度工作,他终于暴毙了。
  看着躺在灵棺里的身体,他沉默无语,资本主义害死人,没有感觉,没有心跳,现在的他只一缕魂魄。
  炎魔大王为他立了一块爱岗敬业,身先士卒的烈士牌子,寂静的灵堂内黑色纱幔随风狂舞,说不出的喧嚣和沉寂,就如他生前一般,沉寂冷漠,身死之后依旧是孤身一人。
  前来看望的人早已散去,现在是午夜时分,就算是地狱,此刻也是极为幽静的时刻。
  鬼灯盘腿坐在灵棺前,细细的打量着自己的灵堂,突然一袭白影径自进入堂内,在空无一人的灵堂内给鬼灯烧了三炷香。
  那白衣人深情很是冷淡,眼眶微肿,眼睛猩红的血丝还未散去,看上去很是悲伤。
  鬼神静静坐在灵棺上,眯眼看着那人的一举一动,看他上完香转过身去,鬼灯以为他要走了,心里没由来有些莫名的委屈。
  哪知那人一转身,就在自己灵棺前的坐垫下坐了下来,眼神空洞,像是在盯着自己的棺犉,又像是透过空气在出神。
  鬼神就静坐在白泽前面,这是两人第一次心平气和的对视,他知道白泽看不见他,可他却能够仔细的看清白泽。
  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仔细清楚。
  别人常说他们两个长得很像,其实在鬼灯看来一点儿都不像,白泽五官更为精致秀气,平常总是笑嘻嘻的眯着一双月牙般的眼睛,看上去人畜无害,只要不说话,完全就是一个温润俊俏的公子哥。
  只不过,记忆中眼前这人似乎就没有哭过,现在是哪般情形,竟惹得他看上去如此伤怀?
  难道是因为自己?鬼灯摇摇头,觉着不可能。
  白泽在坐垫上呆滞了半晌,久得鬼灯都以为他是睡着了。
  一双白皙如玉,手指秀气修长的手透过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的摩挲着灵棺前的那尊刻有‘鬼灯之墓’的牌位,手指流连忘返,似乎是缱绻难忘。
  鬼灯心里咯噔一下,这情况不对啊,他活着的时候明明不是这样的啊?
  难不成两人之间有一条暗恋线未被发掘?!
  “死鬼,你要是敢随便找个孤魂野鬼做老婆,我一点饶不了你。”白泽说着,声音有些沙哑,语气虽是一贯的强硬霸道,但话落之后却满是寂寥。
  鬼灯满眼震惊,就算没有感觉,他也知道此时的心跳是多么快,几百年人生中从未有过的快。
  紧紧盯着白泽的一举一动,鬼灯内心的震撼已经无法言喻了。
  “死了两次,你不可能再次复活了,不过你生前是地狱邪神,平时又摆着一张臭脸,想来也不会有不识趣的找你麻烦……”
  “呵,你个死鬼,我跟你讲这么多废话干嘛,说了你也听不见……”白泽有些自嘲。
  轻轻的抚摸着冰冷的灵牌,白泽将脸贴着灵牌上紧紧摩挲着,好像这样就能离鬼灯更近些。
  此刻鬼灯脑中嗡嗡作响,一片空白,只有一串字飞来飞去,那就是“白泽喜欢我!白泽喜欢我!白泽喜欢我!”
  但是怎么办?他已经彻底挂了,挂得轰轰烈烈,挂得荣誉满身,挂得死后没个容身之地。
  恍惚间鬼灯觉得有什么东西进入了自己的脑海,灵棺内的躯壳正在释放一股强大的吸引力。
  而白泽对那股吸引力似乎毫无察觉,鬼灯却如同漩涡般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铺天盖地的黑暗迎面而来,一个个画面在鬼灯脑海中放映缩回,各种信息充斥着他的大脑。
  良久……
  “鬼灯大人,这还有些公务,你今天要看完吗?”
  “不了,改天再看。”
  鬼灯让唐瓜把那些公务整理好,自己则只身来到饲养金鱼池的院子。
  深吸了一口金鱼草叶的清香,鬼灯这才感觉到自己终于是活着的,真真正正的活着的。
  “活着的感觉真好。”
  自称神棍的系统:“是不是很感激我把你救活了!”
  “……”鬼灯沉默一阵,“如果我没有按你说的收服那些妖物呢?”
  系统明媚一笑,“那也没关系啊,大不了再死一次嘛,反正你已经死了两次了。”
  “……”
  当鬼灯再次睁开眼的时候自己正坐在办公桌前处理公务,有一瞬间,他以为自己没死,不过是睡了一觉而已。
  白泽的那些哽咽那些不舍,只不过是自己梦境里幻想出来的,并不是真的存在。
  可当他问起白泽时,唐瓜很是惊讶,说他们两人昨天才大吵了一架,原因是白泽铲了鬼灯院子里最肥的一棵金鱼草。
  这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而且,唐瓜为什么这么小,他不是狱卒吗,怎么成了自己的助理?
  系统的解释是:你回到了刚成为鬼灯的时候,也就是你第一次死亡复活的时候,未来的一切事情都会因你的行为而改变,所以历史将不再是历史,而是未来!
  鬼灯知道,这个时期三界还没有明显的划分,各界秩序大乱,各种妖魔鬼怪横行。而系统让他复活的任务就是降妖除魔。
  以前他作为鬼灯的时候,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治理好地狱的一切,后来他确实做到了,并且为之死得彻彻底底,死得世上再没有他的容身之地。
  尽管炎魔大王把他的身后事办得风光体面,并给予他无上荣光,可死了就是死了,要这些有虚荣什么用?
  一个死过两次的人,本就是有违常理的存在。
  他并不后悔为地狱作出这么多贡献,他以为他死的心安理得,可当他化成一缕孤魂,看着那一身白衣清瘦的人哭坐在他的灵棺前哀悼悲痛时,他从未有哪一刻如此迫切的希望自己活着!
  当异世的系统突然闯入他已经凋零的生命,当自己再次睁开眼的瞬间,他想:这次,我一定宠爱他,纵容他,把他护在手心里。
  静谧的院子里只有孑然一身的鬼灯,满院子摇曳的金鱼草,以及看不见的系统。
  半晌,系统:“我觉得你不太高兴?”
  鬼灯深呼一口气,眼眸低垂,“因为我不知道重来一世他还会不会喜欢我?”
  系统:“这个简单,他若还喜欢你,你就操/他;他若不喜欢你,你就撩他,撩到他喜欢你为止!”
  鬼灯:“……”听起来好有道理。
  重活一世,鬼灯不想把自己搞得太累,但也不会撒手不管,各种事物该处理的还是要处理,最重要的还是把炎魔大人辅佐起来。
  由于系统的任务,他必须向炎魔大人请假外出执行任务,而且假期时间不确定,假期期限也不确定,一切全凭系统的安排,否则他就会被排出系统,打回原形,再次嗝屁。
  当然,嗝屁一词是听系统说的。
  ……
  宽阔的青石板路上,有人骑骏马飞驰而过,疾风扬起路旁的杨花,似雪花般纷纷扬扬。
  看着落到自己黑色衣袖上的白色绒絮,鬼灯不动声色的轻酌了一口自己面前的清酒。
  整个茶馆鸦雀无声,人们似乎都在忌惮这个看起来奇怪阴戾的少年。
  鬼灯通身黑衣便服,只余领口袖口处是明艳的正红,面色不威自怒,眉间眼睑处妖异的红色印迹更是说不出的诡异。
  红霞散去,太阳落山,黑夜慢慢袭来。
  所有的鬼怪都将于黑风惨淡中一同出现在这世界上。
  夜,才是通往极乐的开端。
  饮下杯中最后一口清酒,将一颗通体透亮的玉珠放在桌上。
  系统:“你太高冷了,这样不好交盆友。”
  鬼灯:“我不想交朋友。”
  系统:我怎么就选了一个跟自己没有共同话题的高冷男神T^T。
  木屐声“咚咚”作响,入耳的声音虽然清脆,却莫名让人心生畏惧。
  漆黑幽长的小巷中明明不见来人,却似乎总有一种木屐声“咚咚咚”,幽幽回荡,夜色如墨般浓稠。
  整个城镇的人家都自觉的将门窗关好,以免什么不干净的鬼魅无声无息的悄然进入。
  幽蓝的火光在街道上肆意飘荡,总有那么些故意使坏者趴在人家的窗户上偷窥,并时不时吹两口阴风。
  凡是还没入睡的人,只要有心透过窗棂的薄布,就能模糊的看见街上兴奋乱舞的幽幽火光,并且听到类似于开心大笑的“咯咯咯”刺耳声。
 1/23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