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琴生 by 醉里望秋 (三)

   第八十三章

 
  绮罗生的伤势渐渐痊愈,但不知为何意琦行的状态却越发不好了,精神恍惚的症状越发频繁,他甚至还不时会出现短暂的失踪和记忆缺失,这情况已经十分严重,如此也终究再瞒不住身边的友人了。
  “意琦行你究竟如何了?”这天意琦行又突然失踪,回来时一脸的郁色,绮罗生看情形不对,立刻上前询问,“早前便发觉你精神有异,如今你这症状着实让人担心,吾去找柳前辈为你查看。”“不必麻烦,吾无事。”意琦行一甩浮尘,拒绝了绮罗生要找人帮他看看的打算,“一留衣早前又发信,寻吾前去妖界同救一页书,吾已耽搁了许多时间,这便前去了。”
  “哎!慢些……怎得如此急呢,看着正像逃跑似的。”看着意琦行化光离开,逃也似的明显就是在逃避他的关心,绮罗生对此十分忧心,意琦行近来状态委实不好。但听他今日之言却也像是有意不愿告诉他人一般。
  “莫担心,此人身具雷霆之力,功力极高,异体意识寄生之事自有解决之法。旁的人若是胡乱插手,极容易将事情弄得越发复杂。”柳清屏远远从花丛上飘过来,停在绮罗生旁边。先前他们两人的对话,他全听到了。“其实若非他功力受到封印武脉受限,更有天赋能力也同受限制旁置不用,否则那道意识只怕早已泯灭,也不会有如今精神恍惚的状况出现了。”
  “意琦行被意识寄生了?那必要尽快想到解决之法才是了。”绮罗生听了柳清屏的话,并没有安心,反而越发担心意琦行了“他初时或许尚无大问题,但如今他受那道意识的影响显然越发严重了。前辈也知如今意琦行成日里精神恍惚,更常失踪失忆,只怕那失踪之时便是被那意识窃了身体,亦不知他被控制之时可都做了恶事,又可否遇到危险,如此真叫人不能安心。”
  绮罗生本就忧心意琦行近日里的情形,如今听柳清屏说他竟遭到旁的意识借身寄体,更是越发担心了。但听柳清屏所言,意琦行好似还身怀异术,所谓身具雷霆之力他与意琦行同/修多年,却为何从未知晓他身怀此力。更何况意琦行身为七修修首武始通修,虽通悟内七修所有武学,却向来是以高超的剑术闻名,从未听闻他精通旁的术法,却不知他是何时又会了那雷电法术了。“依前辈先前之意,意琦行体内寄生之意识,以雷霆之力便能化去了?”
  “自然,意识体本就被雷霆克制,如今意琦行自身雷霆之力封印不用,便只需另寻雷电功体之人帮忙便可。但似也只有雷电之力有效,所以我才说他自身便有解决之法。他那力量天生而有,自当是遗传而来,想必肯定是亲族皆有雷霆之力,若事真不可为,那便让他寻亲族一解便是了。”
  “亲族之人,吗?”
 
  第八十四章
 
  意琦行自去同一留衣闯妖界救一页书了,却隔了不久便回来了,绮罗生见其神色间十分不对,追问之下才听他言虽最终赶到,最后一留衣却在强入黑狱内部救人时被困入虚空地,意琦行因近日来多逢伤心之事,又有意识侵占身体所以状态十分不好。两边都是兄弟,细思之下绮罗生便不顾伤体与意琦行一同去闯了虚空地营救一留衣。彼时云深飘渺之人,除了身为魂体的柳清屏,旁的都在别处并未注意他们,因而等柳雪檀注意绮罗生不见的时候,他已经走了有一会儿了。
  “师父,兄长伤势还未好全,你怎么能眼见着他离开呢,怎么也先阻上一阻啊,再不济我们去帮他救人也好啊。”柳雪檀急的团团转,虽然绮罗生伤势恢复的非常快,其实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柳雪檀的担心却不会因此就少上多少。
  “他们自有自身的劫数与缘法,生为命数死亦是命数,你总是插手他们的事情,却时常忽略自身的劫数。你可知道他们的劫数暂时或许无关性命,但你自己要面对的却是生死大劫。我早已听闻,你最开始与人定约借时得了转世重生的时间,代价就是你原先的部分记忆,如今对你而言最重要之事,从来不该是追着旁人的事情不放,而是该去寻找那个与你定约之人,赎回缺失的记忆。要知道他人之劫你为他们强抗多少,未来定然原数返回多少,你无法改变他们的命运,自身却还需背负强抗天命的代价,你原本命里便劫数重重,你可还背负的起其他。”
  柳清屏对自己徒儿的性子自认十分了解,他看似十分疏情却其实重情太过。绮罗生与他救命之恩,他便豁命相助兄长相称。还有他与那殢无伤之间,旁人或许会觉得是他总在逃避,配不上对方全心保护,但实则他其实早已不能离开对方身边。他的确时常忽略殢无伤的存在,但同样的殢无伤亦能无论何时都停在他的身旁。虽然醉酒之时他看似毫无防备,但其实却依旧留有一份警觉,若怀恶意自是无法近身,但惟独对殢无伤却没有,毫无防备全然放心,此种信任却是连他这个师父都无法享受的待遇。
  “我没有忘记渡劫之事。”对柳清屏突来的情绪,柳雪檀有些意外,渡劫的事情,说真的迟迟不到劫来他都快有些忘记了,但若说寻那个最初借时之人的事情,他却是从来没忘记过的。虽然他失去了很多关键之事的记忆,但关乎约定的主要内容他却依旧印象深刻,他以自身部分记忆封印的代价,换取未来某事转圜的契机,同时借以时间之力重生之躯帮对方保护他想要保护的人,并保管他对于那人的全部记忆。
  原本只等他们两者再次相遇,互相保管封存的记忆便会回归恢复,约定的内容也便真正生效,那人许诺到那时他便能拥有完全属于自己的时间,可到了如今他却觉得自己被骗了。记忆因为交换的原因总是在关键之处缺失一部分,让他做任何事都抓不住重点,而那人口中要自己帮忙保护的人,他却直到此时都尚还不见踪影。他总在想既是要他保护那人,那为何却连个身份信息都不告诉他,这是要让他到哪里去寻那个需要他保护的人啊。
  柳雪檀自己心里明白其实师父是在关心他,但他经历诸事后却其实并不想让师父知道太多。柳清屏为了他成了无依的魂体,他又怎么忍心让他再为自己操心,劫数命数,总归他一定会寻到解决的方法。
 
  第八十五章
 
  绮罗生伤势未愈就和意琦行跑出去救人,柳雪檀其实是很担心的,但柳清屏的话,却也给了他警视。他本是不属于此境的人,命运劫数都该是与此界全无关系的,他也不该与此境之人有过多交集,否则必然影响他人命数。但自他来到苦境之后,却对诸人命运多有影响和改变,虽然能一时救得友人,却也为他们的未来埋下了隐忧。
  蝴蝶效应在哪里都是效果强烈的,而他就是此地最大的那只蝴蝶,因他的出现如今身边之人命运皆是大改了。就比如原剧之中有多人死于恶骨之手,但此时恶骨身为他的弟子,从最开始就教养在他身边,性格不付原剧那般阴暗偏执不说,随意杀伤人命之事更是从未出现。而忌霞殇本应死于她手,却因为她性格的改变,从她仇视之人变成了她思慕的人。更有风光未死妖应新生,殢无伤与他相交,甚至是绮罗生和意琦行的运数也因他多有变化。应死之人未死,寿数未尽之人却多有伤亡,诸人运数被篡改至此,只怕此间所造的业障最后也会全数让他背负,变成他日后所历劫难中的一重了。
  不过也正如师父所言,他命中原本就劫难重重,即便业障叠加让他日后在劫难逃他却也是不太在意的,左不过是将这条借来的命再还给天地便是了,但……他转过身看向靠坐在谷口石壁上的人,心中却无端起了无数忧思。劫难他的确是不怕,但殢无伤他却是如何也无法轻易就放下的。
  云深飘渺景色特殊,常年薄雾弥漫,谷口之地更是凝霜似雪,笼了一地似落雪一般的晶莹之色,所以即便此地并无雪茸飘絮之景,但若让他日后长留此地隐居,他大约也是愿意的,若未来自己真因劫数而亡,凭此地天然结界,他留在这里也能更安全些。“日后留在此地隐居可好?”站到那总显得孤寂苍白的人影身旁,柳雪檀感觉自己就连气息都变得渐接温柔了,“这里虽然没有你喜欢的雪茸花,但景色却也甚是美的。”
  “雪落时吾总望着它掩了满地苍凉白土,如今雪融了,吾却又不知该望着何地了。吾虽是喜着那雪茸飘絮,但若留下是汝之期望,那吾便为汝留下。”汝眼中神色闪烁,却如此对吾说话,是以为吾看不出汝留下吾的原由吗。殢无伤转过身,他不是不知道柳雪檀心中真正的打算,但他既然不愿意和自己多说,那他便也假装自己不知便是了。双双无言并肩依靠在谷边石壁上,远处却渐渐传来人声。
 1/12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