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重生之爱渣成病》 by 殷漠森 (一)

 第一章 

  现在是秋天,深秋。落叶已经开始离开大树,奔向了大地的怀抱。呵呵,还真是萧瑟啊,连叶子都这么三心二意,让人忍不住想要发笑。
  程远清一个人蹲坐在自家公寓楼顶的墙根下,身上的衣服一如既往的还是那么单薄。再这样的深秋,天气早已经变凉,可是程远清却感受不到丝毫的冷意。
  他一个人躲在背风的墙后,一张一张的烧掉之前他们的那些让他看了心痛的照片,还有一些能够烧毁的纪念品。
  此时此刻,程远清的神色安然而又带着些麻木,温和的目光中夹杂着些许冷漠和嘲讽。那如同冰窖的冷空气环绕在他周身,可是他却感觉不到丝毫的寒冷,甚至觉得这里要比那个所谓的“家”还要温暖得多。
  又一张相片被他从相册里抽出来,薄薄的纸片上是两个稚嫩的孩子。看着这张照片,程远清的眼眸一下子变的湿润了。
  这张照片他一直放在相册里面,是他最爱的一张照片了。这本相册,他每天都会翻看,就算是这样还是被他保管的很好。
  这里面有着太多他与他的回忆,曾经他觉得自己可以靠着这些回忆过一辈子。可是,现在看来,是他太天真,太傻了。
  这些东西,只会徒增他的伤痛而已。照片上的孩子,看起来那么年轻,还那么年幼。稚嫩的小脸儿一直挂着灿烂的笑容,这笑容现在看来,还真是刺眼啊。
  程远清在左边乖乖的站着,骆少卓站在右边,一只手搂着程远清的肩膀、一只手向镜头摆了个“V”字,他们的身后是一所装修精良的小学。
  还记得,那个时候的骆少卓就十分的招人喜欢,长的白白嫩嫩的,嘴又甜。一直是纯情少女、成熟少妇、风韵大妈、耄耋老妪的心头至爱。
  小时候的骆少卓总是背着一个限量版的奥特曼的书包,天天炫耀着自己今天又勾搭了哪个女孩子,对程远清也没有多看过几眼。
  要到这张照片,还是骆少卓的爸爸来接他放学回家的时候说想要给自己的儿子照个相,自己则刚好走在他身边又是他同桌,就被一把抓过去当了拍照道具。
  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吧?不小心看到了夕阳下骆少卓的面容,尽管还没有长大却能看出来一个英俊挺拔的轮廓,那双茶色的眼睛清澈到不可思议,嫩嫩的唇扬起干净而呦天真的笑容。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骆少卓就紧紧的“抓住”了程远清的一切。为什么自己当时就那么傻,那么天真呢?
  如果当时的自己能够想象到现在的自己在过着一种什么样的日子的话,还会不会那样傻傻的把骆少卓记在自己心里呢?
  现在在看到这张照片,程远清也说不清楚自己是一种什么样子的心情。或许有些许的舍不得吧?但是,更多的应该该是悔不该当初吧。
  看了照片许久,有些东西,该丢掉还是丢掉吧。就像有些人,已经回不来了。许久的许久之后,程远清才面无表情的把这张照片投入火盆里,接着又抽出下一张。
  第二张照片,那个时候两个人已经长高了不少,已经从小孩子长成了青少年的模样。还是夕阳的景色,程远清在左边乖乖的站着,骆少卓还是站在他的右边微微前屈身体,一只手搂住他瘦弱的肩膀,另一只手向镜头摆出“V”的手势,薄唇抿出一个笑容,自认为帅的一塌糊涂。
  他们的身后是一所有些旧了的小学,雨水风霜让它看上去多了些老旧感——这是他们小学毕业的时候,骆少卓非要抓着他照了这张照片说什么想要做为两个人之间的留念。
  这个时候的骆少卓已经比他高出了一些,看上去也有了那么一些些的小帅,白净的皮相让他很讨女孩子喜欢。
  所以在跟他合过影后,就有大批女同学或者矜持或者不要脸的过来非要跟骆少卓留影纪念,好像以后就再也找不到这么好看的男人似得。
  ——啊......讨厌死了!女生就是麻烦。
  ——诶?麻烦?
  ——是啊,又要把好事让着她们,干活的时候又不能让她们干重活儿,又要哄她们高兴,就连吃个糖都要分给她们诶!
  ——可是,我看你貌似还挺高兴的啊......
  ——那是因为爸爸说要对她们好点,说不准以后谁就是我的老婆了~爸爸说作为一个男人,应该要绅士,不能做地痞流氓。
  ——老婆?
  ——嗯!我爸爸说了,老婆呢,就是可以一个帮你做饭刷碗洗衣服收拾屋子的漂亮女人!爸爸好说了,我长得这么帅气,以后肯定也可以找个特别特别特别漂亮的老婆呢!
  ——......哦......
  ——诶?是我的错觉吗?为什么你感觉上去好像非常的失望啊?难道说,你想做我的老婆吗?我告诉你哟,这也不是不可以的!
  ——......我可是男孩子去......
  ——男孩子怎么了?反正没差多少吧?你能帮我做饭写作业买零食、还能陪我踢球打游戏、关键是你长得也很漂亮啊~
  ——......切,你、你那是什么理由啊......
  ——啦啦啦~我有老婆啦~
  ——喂,站住啦!骆少卓你不要乱说啦!
  程远清还清楚的记得那个时候他的脸一下就红了起来,好在骆少卓一口气跑远了他没追上,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掩盖过去。
  程远清小小的脑袋里,一瞬间就想象出来骆少卓长大后的样子。他的身形一定还是那么的挺拔、西装革履的,举手投足间有着不可抗拒的魅力。
  想着等到了那个时候,他在下班回家后,又会颠覆了那种社会精英的形象,耍着赖让自己去做晚饭,然后回来陪他打电游。
  于是,那天晚上,偶然路过夜空的流星承载了这样一个愿望:在未来的某一天,让骆少卓娶程远清当老婆,然后他们一辈子在一起恩恩爱爱。
  如果流星能看见许愿的一个男孩,它一定会惊讶于他那双如同星辰般璀璨的眼中满满当当都是期盼和真诚。
  然而,随着流星的**,程远清的心愿也一并沉没不见踪影了。呵呵,他现在都觉得好笑。真不知道当时的自己为什么会相信这些片面之词。
  程远清想得有些出神了,手指稍微的一松,那张珍贵无比的相片掉入火盆中,几秒内就被那近乎绝望的热度烧成了灰黑色的空气污染物。
  轻微的气流一拨撩,灰烬就这样散开来,像不存在过一般。程远清背靠着墙,微微扬起头,这样他才能忍住不让眼泪掉下来。
  有些事情,是到了该给它画上个句号的时候,虽然说这个句号并不圆满。回忆这种东西真的很靠不住,只有少数的傻瓜才会珍惜什么回忆。
  过了一会儿,手机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程远清并没有去接,任由那小小的人造机器在手边吵闹着,盖过了楼下的车水马龙,盖过了天上的风声肃肃。
  那一刻,世界是如此的安静,程远清听不见其他的声音,除了回忆中骆少卓的声音以外,他现在什么都听不到。很不幸,他程远清就是那少数的傻瓜之一。
  下一张相片还老老实实的躺在那本相册里,等待着程远清去自欺欺人的销毁它的存在。相片上是骆少卓在初一的时候,他打校篮球赛的样子。
  黑色的发丝略略遮住了骆少卓的眉眼,红而薄的唇微微张开吐着热气,汗水从他的额头沿着俊俏的脸颊蜿蜒过白皙的脖颈,最后沾湿了他身上的那件篮球服的衣领,黏在他高挑结实的身体上。
  骆少卓的一只脚在前,另一只脚在后,侧着身单手运着球,刘海下的目光死死盯住篮筐,神色专注而凶狠,宛如一个尚未成熟的暴君。
  程远清还清晰的记得,在骆少卓那个三分球入网的那一秒,全场的观众都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为他欢呼起来。当然,当时程远清也在其中。
  该怎么说呢?那个时候,他真的就觉得骆少卓似乎就是为了站在聚光灯下而生的男人,只要他出现在有人的地方,那么周围人就绝对会被他吸引。
  “那是......怎样优秀的人啊......”
  程远清自言自语的微笑着用指腹抚摸过那张照片,神色温柔而腼腆,好像可以看见当时他的少年轻狂。
  他一直以来都是骆少卓的观察者,他是那样接近于痴迷的观察着骆少卓的一切,从而忽略了他自身的优点。
  还记得,骆少卓曾经在床上告诉过他,当初吸引他的就是那一双深潭般的眼眸。一眼望过去,整个人都会被他深深的勾住,再也摆脱不了那种,可以说是成瘾一样的感觉。
  要是搁现在,程远清甚至可以百分之一千的肯定,他骆少卓在别人的床上的时候也是这么说别人的,一定是一字不差。
 1/24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