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皮肤饥渴症 by 半瓶可乐

  第1章 

  水桶打翻在画布上,一切都是灰蒙蒙的。
  倾盆大雨里,午休时分的校园愈发冷清,没人会想在这样的天气里踩水花脏掉一双白鞋玩玩儿。天色也只留了一点光线照亮y-in翳,好在广播站仍在运营,隔着尚未冲刷殆尽的薄尘,远远放送一首歌谣。
  一首接一首,在这般天气里,更显倦怠。
  体育馆就落在校园最东边,独独一栋楼,平日里有人来往尚不觉得,此刻无人问津,却显得寂寥过头,只有几个学生还在场馆里拍着篮球。
  砰砰砰——一下又一下的。
  跟男厕所里祝燃的心跳节拍重叠。
  祝燃太阳x,ue突地跳了一下,他起誓,有生之年里,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和钟渊在这种场合下也能搞起来。
  察觉到他的神游,身后绕过来一只手,抚摸上他的腰,像是不满,要将他飘走的思绪拉回来,这么一个轻飘飘的动作,却教祝燃愉悦得陡然软了腰,动作之间把自己的后腰连同全身最脆弱的开关都往身后抵在他x,ue口的性器上送了送。
  钟渊的声音紧跟着贴上来,缠在耳边,情欲渲染下低哑撩人,然而哪怕钟渊此刻也硬得充血,在床上逗弄和嘲讽祝燃对他而言仿佛依旧是件无与伦比的快事,“这么想要?”
  “c,ao你妈,不做就滚,别这么多……”
  脏字眼还没从喉咙里吐出来,大到不讲情面的y-inj-in-g,就猛然捅进了他柔软的后x,ue里。
  方才一首歌曲的时间里,钟渊已用手指充当利器,将他从里到外认认真真地c,ao了一遍,偏偏祝燃这个不争气的,最避不过他的手指,后x,ue软得都快滴下水,这会儿直接张着后面的嘴把对方的性器整根吞了下去。
  祝燃趴在隔间门板上,雪白的t-u,n片撅起来,很快被钟渊整个人c,ao开了,身后人撞得他从头顶到脚趾统统毫不留情地发麻,隔断板平滑得过分,令人找不到一个支点,全靠扶在腰上的手吃力。
  早在z_u_o爱之前,他就被钟渊扒了校服衬衫和裤子,整个人只剩了条内裤,松松垮垮地挂在胯骨上,以往打架时留下的伤疤好像上帝在这具肌r_ou_均匀、修长又漂亮的身体上落下的吻痕,覆在无人知晓的私密处,只留给最亲密的**窥见。
  裸露出来皮肤和前端被c,ao干得翘起来的性器一下一下摩擦着冰凉的塑料隔断,冰火两重,痒得人心慌,对于祝燃而言,这是**里最无法忍受的酷刑。
  祝燃喘息着往后摸索,“钟渊……”
  很快气息就贴上来,“嗯?”尾音里带着酒后沉溺的薄醉。
  “痒。”祝燃手指摸索到两个人紧密结合处,摸得钟渊闷哼了一声,重重顶了他一下,顶得祝燃险些没忍住,又想到外头场馆里还有人,只得半途咬着手指把浪叫声吞下去了,“好痒。”
  两个人打了那么多次炮,钟渊比祝燃自己还要心知肚明他身上的敏感点,嘴唇压在他耳边低语,祝燃一声哥哥叫出去,对方手指握住他前端的性器,这才算正儿八经的开始。
  祝燃整个人软得像刚出生的猫儿,也只这时候最乖,听话地被钟渊把控着转过身,单腿勾住了对方腰身,落地承力的那条腿蜷着脚趾,后x,ue像新盛的花骨朵,被c-h-a进最深处的r_ou_刃撑到最开,他扬着脖颈线条承受c,ao干,视线从眼前冷玉似的一张脸挪到天花板上,一切都是灰蒙蒙的,只那双桃花瓣似的眼是有颜色的,又冷,又艳,一眼,性欲偾张。
  ——祝燃被这张脸和这张脸主人的抚摸上r_ou_身触感吃得死死的。
  他鼻尖上挂着汗,一对上那双眼,又忍不住哑着声音犯浑,“会长哥哥,你说……嗯……这要是被别人撞见,你在,呜……你在这学校里名声是不是就算废了……”
  漫过来的快感让他的声音断断续续,偏还要坚持着撩拨,赶着对方不喜欢听的话说。
  钟渊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游弋过他全身,指尖此刻停在他r-u尖,用力掐了一把,欢愉之际,声音里也和那张脸一样,带着玉石的冷感。
  “那我就先把你c,ao废了。”
  祝燃被这和温柔全然沾不上边的粗暴动作掐得狠狠一哆嗦,后x,ue跟着张开后猛然一收缩,绞得钟渊掐紧了他的腿根。
  方寸里浮起一片燥热的喘息,秋雨里微凉的水分子被他们的粘腻情欲和j_iao 欢动作点燃,隔着被c,ao干得腾起水雾的虹膜望过去,仿佛都能透过薄薄的门板,看见雨丝飘飘摇,几欲沸腾。
  “祝燃。”
  做到尾声,祝燃将到顶峰,眼角泛红,听到这么一声叫,迷蒙地哼了一声,紧跟着,被钟渊拽着发顶把脖子按了下去。
  “看看。”耳边的呢喃摇晃中竟然有了三分残忍温柔意,“你说你s_ao不s_ao?”
  薄薄的泪光外,r_ou_刃进出,x,ue口和他眼角一齐泛红,泥泞不堪,风光无限。
  祝燃被激得肠道一阵痉挛,体内粗大的东西就着这股劲照着最深最敏感那一点碾过去,**声实在咽不下,祝燃索性投降,不顾廉耻就不知廉耻了,低等动物就低等动物了……
  偏偏此时,门口的脚步声戛然而止,篮球被传到同伴手里。
  “帮我拿下篮球……”
  “行,你快点儿的啊……”
  下一秒,喉咙里将迸发的声音被死死捂住了,悉数落尽钟渊的手心里,窒息的快乐和s,hej-i,ng的快感海啸般一同席卷,一滴眼泪砸在钟渊手指上,对方在**后的喘息间伸出舌尖,恶意地、轻轻地舔了舔他的掌心。
 1/19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