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末世黄粱 by 由毒

 第1章 好戏开场

  简余觉得自己该去看看医生了,他已经连续一个月没有睡过好觉了,梦里光怪陆离,醒来后几乎所有的都忘,只记得7月7日是世界末日,人类变成了丧尸,往后的一切,就都不记得了。今天就是7月7日,他原本是不想出门的,连同事的打网球邀请都给拒绝了,还却还是没办法克制自己走出家门的**。他排着队等待付款,低头看了看购物车里大包小包的生活用品,不知第几次叹气,这是这个月第四次购物了,这个月才过去七天,他觉得自己应该是被自己的梦影响到了,可都已经下午五点了,外面还是一片祥和,街上来来往往的人还是人,不是丧尸或者其他什么东西。买的东西有点多,他捧着超市五毛一个的购物袋在路边慢悠悠的走着,今天休息,不急。
  “哇,你看看血日。”
  “什么血日啊,不过就是太阳红了点而已,大惊小怪什么?”
  街对面的一对情侣的话引起了简余的注意,他不再关注对面马路的红灯什么时候结束,偏头去看那远处的太阳,简余待的位置很好,是这个城市最开阔的十字路口,阳光没有任何阻拦的照亮马路的尽头。像那女孩说的一样,真的是血日,不知是不是简余的错觉,太阳好像大了一轮,它缓缓地落下,由于视觉错觉,远处的地平线像是海平面一样被落日映红,那血红的太阳,带着一股股特殊的魔力,让简余忘记了一切,甚至是自己,就这样看着,一直等到太阳落下,黑夜降临。简余才想猛地回过神似的抱紧购物袋往家赶活像身后追着一群丧尸一样。
  晚上他早早的上床,准备明天去应付上个星期堆积的工作。夜很静,连小区内流浪猫的叫声都显得格外清晰,简余有些无奈地翻了个身,他一直到现在都没睡着,甚至来那个梦都不做了,脑子清醒的令他害怕,就像在提醒着他什么一样。就在他准备起床喝口水的时候,一声刺耳的汽车警报声响彻云霄,接着,尖叫声、哭声、呼救声接踵而来,像是被一个信号点燃一样瞬间爆发出来。接着简余家的门就被拍响了,那种剧烈而急促的拍门声透着股歇斯底里的惊恐与绝望,或许还有求救声,但外面太吵了,简余不能确认。他只是从床上坐了起来,用太空被裹紧后就捂住耳朵拍门声很快就消失了,过了一段时间再次起来,他开始思考上个月搬到自己家隔壁的到底是四口人还是五口人……
  总是要天亮的,简余维持着捂耳朵的动作,维持了一夜终于肯下床活动了,他走到窗口往下望,小区往常一样,除了地上有几滩血迹以外,一切都没有变。然后,他就看到一个男人鬼鬼祟祟的靠近花坛,猫着腰往前走,却突然被一个黑影扑倒,连惨叫都没有就被拽下了脑袋,血像柱子一样往外冒,血染红了大半树叶,简余一下子找回了害怕这种情绪,他疯狂地将房间里的所有窗户关上,窗帘拉上,拉卧室窗帘的时候,对面楼的一个人看到了,他猛的拉上窗帘,有些神经质的啃咬右手的大拇指的指甲,这是他的小习惯,只要一紧张或者情绪激动都会做这个动作,也是他每次剪指甲的时候都会忽略右手大拇指的原因。
  【怎么办?他看到我了。】
  简余很是不安,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害怕成这样,他跑到客厅打开了电视。没有信号,所有台都没有信号,无论怎么换台都只能看到没有信号的标识,简余不知自己在坚持什么,也不知自己该如何放弃,只能不断的来回换台。终于,一个台有画面了,简余不常看电视,只知道那是某个地方台的新闻主持人。演播间空荡荡的,镜头也只待在原地,让人能看清整个演播室还有那个坐在中间小小的人,然后那人开口了。
  “我不知道这个能不能播出去,只是想试试。说起来我还没直播过呢,不知道该先打招呼还是先做点别的,呵呵,我怕是傻了,这个时候谁有闲心看我呀。对了,妈你在看吗?对不起,我不应该图方便没回家,不然也不会被困在这。妈,我有女朋友了,是我的导播,她是个好女孩儿……”
  那人突然像脱力似的滑倒在地,然后那人一点一点的从桌子后扒了出来,他少了一条腿,血流了一地,随着他爬行的动作在他身后画出浓墨重彩的一笔。
  “妈,她是个好女孩,但她拿走了我的一条腿。我也回不去了……妈,对不起,对不……”
  画面的最后是一张狰狞扭曲的脸和全是眼白的眼瞳,信号又没了,
  简余机械的啃着面包,他不知道到底过了几天,只知道他一共吃了十次饭还都是饿急了才肯吃点,水和燃气都没停,但他不想开火做饭,只肯吃些面包饼干之类的,就在他准备啃第二块面包时门响了,不是风吹的,是真的敲门声,不轻不重,不缓不急,他像是突然活过来一样,跳下沙发,在玄关处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自己随手放在玄关的网球拍。门打开了条缝,没有人。简余轻轻一推,门敞开了大半,过了一会儿,一个人影从门后冒出,简余毫不犹豫地往前挥舞网球拍,那人往后一跳,大大咧咧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妈呀!大哥,你这是要杀人啊!”
  简余不说话,网球拍停在半空,只是直直地指着面前的青年,青年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大哥,你别生气,我没有要耍你。之前有人在家养丧尸,谁去敲门就放丧尸,我也是被逼无奈啊。”
  青年说的诚恳,但简余不为所动,他冷着脸道“脱衣服。”
  “脱、脱衣服……哦,大哥,你真谨慎!放心,我没被咬。”
  “脱衣服。”
  可能是简余的语气过于绝对或者是脸色过于可怕,青年乖乖开始照做,他利落的脱掉上衣还专门转了个身以便简余查看,但简余依旧冷着脸“脱下面。”
  “不是吧,这么狠?”
  “……内裤可以留着。”
  青年照做之后终于得到简余的许可进门了,而简余在青年穿衣服的时候慢慢放下了网球拍,他的手有些抖。
  “拿着。”
  “天啊,面包!大哥,你人真好,我家没什么吃的,早就弹尽粮绝了。”
  说完便不再废话,开始大口大口吞着刚才简余要吃的第二块面包,青年好像是个自来熟,他一边吃一边说着“大哥,五天前就看到你了,当时你在拉窗帘看到我跟看到鬼似的,后来我没办法出来找幸存下来的人,第一时间就想到你了。”
  “你不该下楼的。”
 1/19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