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牛郎店打工日记》 by 卡门 (二)

 第62章 

  罗密欧迷惑不解,于是我把缘由——即大背头土豪要包养我的事说了一遍。
  我是靠大学生名号才从众多牛郎中脱颖而出被大背头选中的,不能就这么放弃,好歹弄个假证尝试唬弄一下,万一成功了呢?
  罗密欧靠在枕头上半躺着,点了一根黄鹤楼,默默吸了几口,脸上阴晴不定。
  抽了一半,他才说:“那他是要你搬过去住?”
  我一愣,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下意识地回答:“这个没提过。”
  罗密欧点了点头,说:“也是,你还没有拿出学生证。”
  那些有钱人,随便玩玩的话什么样的货色都行,但如果要包养,还是要包大学生才有面子。
  包初中生犯法,包高中生家属会闹,硕士博士太老,所以要包还是包大学生最合适。去挂名入职什么的,估计大背头的意思是通过这种方式委婉地让我验明正身。无论谁空口白牙说自己是大学生,他总不能都相信吧。
  “我可以帮你找找,但是你这个不好弄。”
  联系了几个从事假证行业的“技术人员”,都验证了罗密欧的说法。不好弄,弄不了。
  学生证是每个学校特有的专属证件,不同于身份证之类全国统一的公共性证件。每个学校都不一样,而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有两千多所,这些技术人员不可能有每个学校的证件资料,都是收集到几家就做几家。多的能提供四十多所学校学生证,少的只有十几所。更有的只推荐一所,因为是从那所高校里通过渠道流出来的空白证件,填个名字资料做个假章盖上去就成了,本子本身确实是真的。
  所有购买假学生证的人都是为了旅游时买票打折,根本不在乎是具体是哪所学校的,甚至会买好几张,被发现了就换一张用。因此,这些技术人员不会去收集所有信息,因为没必要。他们要做的就是维护好手头有的这些学生证,有的甚至制作了高仿网站,把持有他们卖出的假学生证信息录入进去。
  这些人手头的资料里,偏偏没有S大的。
  他们不可能为了我这一个生意专门去弄一本。除非我出的价码足够高并且有真货给他们当样本的话,他们也会乐意弄。可惜我这两个条件一个都做不到。
  其中一个技术人员说:“买票的话哪个大学不都一样吗?你面相嫩,弄本高中学生证得了。”
  我说我是为了找一份中文系的工作。
  他说:“S大的中文系是不错,但毕竟是地方性的,也就是在华东有点知名度。出了这一摊,谁认识啊。要在中文系装逼,直接上北大啊。”
  呃,我没有罗密欧那种抗着剑桥名号都能面不改色的心理素质。
  他说:“要不就拿这个Z大的吧。这个我有网页,可以查到学生信息。保证妥妥的。”
  我泪目,我也想拿啊,可惜拿来没法用啊。我一直都是报的S大,现在突然拿个Z大学生证出来,难道要说“不好意思我记错学校了啊哈哈”?
  我问罗密欧有做剑桥生的假证吗?
  罗密欧说没有,他并没有什么假证件。
  “那难道没有人要你出示剑桥毕业证书吗?”
  罗密欧说:“我只是拿来撑门面的,并没有拿来求职。以后我也没打算用这个来找工作。”
  找“技术人员”做假学生证的事情算是搁浅了。
  我无聊地翻着手机。好不甘心,怎么办呢?
  要不要这么做呢?上二手市场从S大毕业生手里收购一张学生证,让“技术人员”把照片处理一下改成我的照片,同时给我做个和学生证上姓名相同的假身份证。
  正胡思乱想,突然看到联系人里的马哲老师。
  手指在他的头像上停了停,我点开,发了个哭泣的表情过去。
  过了一会,他回我:“怎么了?”
  我:“上次听了您说的,我觉得有道理。于是我想试试去找别的工作。”
  显示对方正在输入,消失,又显示,几次后,信息才发过来:“挺好。能尝试别的工作,这一小步将是你人生的一大步。”
  我:“我看了很多招聘信息,好不容易有个合适的。我去面试,却失败了。”
  他:“是什么工作?”
  我:“办公室助理。”
  我:“面试的还有另外一个人,可是老板要了他,没有要我。”
  我:“因为我学历不够,而他是大学生。”继续配了哭泣表情,“我不甘心,我明明做的比他好。”
  我:“您之前说,您会帮助我的。”
  过了一会,他回复:“你过来,详细说一说吧。”
 
 
第63章 
  按照约好的时间地点,我再次来到了S大。
  马哲老师果然在等着我了。
  他又听我说了一遍,说:“如果你真的有心,我可以帮助你。但这是一条非常艰辛的道路,很多人花了比正常更多的时间才完成。五年,六年,半途而废的也不在少数。”
  我点着头,目光热切而赤忱,努力让全身散发出“教练!我想打篮球!”般的呐喊气息。
  他让我跟他走,进了某座大楼上楼兜兜转转,最后在某个门前停下,门上牌子写着:招生与学生管理科。
  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喔噢!
  办公室里有一个胖乎乎的男人,有五十来岁了。五缕头发横在头顶光滑的头皮上,横的很艺术,跟白切鸡的摆盘似的。面相倒是很慈祥,笑眯眯的。
  马哲老师说:“张老师,这就是我跟您提过的那位学生。”
  我乖巧地鞠躬:“张老师。”
  依照要求,我拿出自己拥有的相关证件和学历证书,给那位张老师过目。
  他翻看着,很慢。我有些紧张,出了点白毛汗。
  他问我:“这是你的最高学历?”
  我硬着头皮回答:“是的。”
  他沉吟:“这初中……”
  我低着头。太低了,我知道。
  “不要紧的。”马哲老师说,“自考对年龄和学历背景并没有限制。初中生也可以报名。”
  “自考考试报考是没有要求。但是我校助学班最低是高起班,要求是高中、中专或同等学历。这不符合招生要求。”
  “所以这不是来找您了嘛?”马哲老师说,“现在的学生很多浮躁的很,爹妈辛苦供养他们读书,他们却逃课、睡觉、打游戏,染发涂黑眼圈、书没好好念,打胎倒打了七八次。还搞什么援助交际,给有钱人包养,做小蜜、当二`奶。”
  我听得冷汗潺潺,只能干笑。绝对不能让他知道我找他帮忙的目的就是为了换取有钱人包养这回事。
  他说:“一方面正式统招来的学生不珍惜自己的青春年华,另一方面真正有心向学的人却被条条框框挡在求学大门之外。我无力改变这种现状,但是我希望让有心向学的人能获得进修的机会。”
  张老师笑着点点头,说:“得。我就给你填进去吧。”开始在电脑上操作,似乎是在填表格。
  我有些疑惑,不禁看看马哲老师:这算是成了?
  马哲老师轻轻一推我,我会意,赶紧大大鞠了一躬:“谢谢!谢谢!太感谢您了!”
  张老师一边打字一边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自身。学校能提供系统的教学,但能不能取得毕业证书得靠你自己。只有初中基础的话,基础太薄弱,很难跟上。保不齐学费就打了水漂。”
  马哲老师说:“我会辅导他的。”
  他表情很严肃,很认真,不是说笑的。那架势,我很怕他下一秒会搬出一套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之类的玩意。
  于是,我真的成了S大文学院的一名学生,专业汉语言。只不过,班级是全日制助学班高起专本套读,形式是自考,和经过高考的统招生毕竟是有区别的。
  还插了个班。因为等下期助学班要明年了,马哲老师拜托张老师让我插班进现在的助学班里,算是提前适应一下。
  助学班不需要入学考试,因为自考宽进严出,难的是怎么才能拿到毕业证书。如果基础差加上不好好努力,最终就是白白给学校送了学费。
  虽然是自考生,但如果报了高校全日制助学班也是有学生证的。真正的、盖着S大钢印的学生证。只是会注明是自考,格式也略有不同。当马哲老师把S大的学生证和一卡通交到我手里的时候,他说:“加油。只要能通过所有课程成功毕业,就能获得国家承认的本科学历。自考本科也是本科,能获得学士学位,一样能考研究生考公务员。”
 1/14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