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不辨真假》 by 陆折折 (一)

   ☆、第一章  通话

  陆析又一次拿出了手机。
  他指尖颤抖着按下了那串铭记于心的数字,拇指在拨号键停顿了一秒后,最终快速按下。
  “滴——滴——”
  他阖上双眼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叠音,掩盖了眸中流露出的一丝失望,放下了手机。
  鲜红的血液顺着额角流下,落在了破碎不堪犹如蜘蛛网般的屏幕上。
  他倚靠在岌岌可危的墙角后面,用手轻轻蹭了蹭沾染了猩红液体的屏幕,又将它放在了耳边。
  果然——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您稍后再拨……”
  这是他在这短短的一天里给顾文拨出的第20个未接电话。
  时隔半年,如果顾文不是对他恨意依旧,那便是早已遗忘了他。
  他在那人心里,大概无异于路上擦肩而过的任何一个陌生人,连厌恶甚至是恨的感情都是奢侈的。
  最初的时候,顾文接到他的来电并没有选择视而不见,会时不时的冷言嘲讽几句。
  后来,他再没有拨出过那个号码。不是出于他那可笑的所剩无几的自尊,而是为了护那人周全。
  毕竟他坚持了那么久,直到如今变成了一无所有。
  陆析失望的将手机放回了兜中。他抽出插在枪套里的枪,仔细分辨着四周传来的断断续续的枪声,和不甚明显的脚步声。
  “砰——”枪声猛地响起,他眉头骤然蹙起,子弹撞击墙体的声音清晰的传入耳中。
  陆析迅速起身,贴着墙边俯身前行,他侧头看向对面街角,歪倒的路标旁边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透过透明的车窗,只见一个身着黑衣的人双手持枪,矮身蹲在轿车后面。
  陆析不动声色的举起了手中的枪,对准黑衣人扣动扳机。
  血花伴随着枪响飞溅到车窗上,黑衣人顺着车身缓缓地滑倒在地。
  然而他在回头那一刹瞳孔瞬间紧缩,攥紧握把,飞速向身后花池移动。
  下一秒,方才他藏身的墙体骤然倒塌!碎裂的砖石叠落在他脚下——
  他手按在腹部上,血液顺着手指缝隙渗出,染红了军绿色的外套。
  两个小时前他出门买烟,那些人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附近,隐匿在周边人群中。
  他的警觉提醒了他所处环境的异常,正待他准备悄身离去时,那些人忽然暴起,竟不顾周边居民的安危,对着他疯狂扫射。
  尖叫声此起彼伏,居民四处奔逃。他一边躲闪一边回击,猝不及防被子弹击中。还好他有随身携带枪的习惯,并且他的移动速度向来很快,枪法也称得上精准,才得以脱身。
  不过显然,那些人很快便要追了上来了。
  半年来,从东南到华北,从中国到M国,从亚洲到北美,这场躲闪与追逐终于到了尽头。
  救援信号早已发向了他所在的组织内部,却迟迟没有得到回应。
  滚烫的鲜血一点一点滴在草地上,汇成了一个小小的血泊。陆析捂住腹部狰狞的伤口,缓缓向着离他最近的房子靠近。 
  失血和剧痛使他开始眩晕,眼前发黑。他失力栽倒在了房子后面,仰面躺在地上。
  他垂下双眼,放下了紧握的枪,又掏出了手机。
  手机没有任何的来电提示,不论是来自于组织和曾经的队友,还是来自于顾文。
  他打开了通话记录,点开顾文的号码,这一次毫无迟疑的按下了拨号键。
  ——最后一次了,他明白自己已经穷途末路难逃一劫,他只是想再听一听曾经的恋人温声轻唤他的名字。
  他等待着。
  10秒。
  20秒。
  30秒。
  “你好,我是顾文。”
  电话终于被接通了。
  熟悉的嗓音萦绕耳畔,陆析眼眶微微泛红,他用力的握住手机,语调中带着一丝哽咽。
  “……顾文。”
  电话的另一边静默了片刻,顾文漠然的声音透过手机显得冰冷而机械。
  “你有什么事情么?”
  “……没有,我…我只是…”陆析嗓子莫名变得干涩,他有些局部的想要回答顾文,却被顾文打断。
  “既然你没有事情,正好我有些事想和你说一下。”
  陆析怔了怔,心中蓦然浮现出了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什么事?”
  “我希望你尽快来我们曾经居住的公寓里把你的东西搬走,这栋房子我很快就要卖掉。”
  顾文的嗓音一如往昔般清冷,这一刻却让陆析如置冰窟。
  腹部的伤口带来的疼痛愈发剧烈了。
  陆析听见远方追杀他的人叫嚷声越来越近,夹杂着不知何处的国语方言以及带有加州南部发音的英语。
  他咬紧牙关,另一只手提起枪挣扎着坐起来,汗水瞬间从额角沁出,混合着血液顺着脸颊滑下。
  他无力的依靠着房子的墙壁,听着手机另一边久久得不到回应的顾文对他说,“陆析,你不要以为你不回答就不用来搬东西,我们早已经分手了。”
  混乱的脚步声近在咫尺,他丝毫不敢发出声音,泪水却无声的溢出。
  “陆析,我希望你做事情能像当时出卖我一样干脆。”说到这里顾文冷笑一声,“如果这周之内你不来的话,我会直接叫人把那些垃圾扔掉。”
  陆析用衣袖擦去眼前模糊不清的泪水,他静静的听着,摇了摇头,无声的说着:“我没有。”
  但是顾文注定听不见了。
  这一瞬间陆析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双黑色皮靴!
  “砰——”他的左腿被击中,猛然袭来的剧痛让他单膝跪倒,他紧闭双唇压抑住差一点脱出而出的惨叫,来不及思考他便反手持枪狠狠的打向来者。
  那人手臂中了子弹,枪从手间掉落,他抬起头时湛蓝的双眼闪过一丝狠绝,向陆析极速冲来!
  陆析狠狠的咬了下舌尖,痛觉冲击着大脑,他强打精神,举起颤抖的右手冲着那个人头部又打了一枪。
  子弹沿着既定的轨迹穿透头骨,偷袭者向后栽倒,眉心喷射出了血液夹杂着脑浆。
  陆析身形晃了晃,跌坐在地。
  他知道自己真的在劫难逃了。
  ——因为那人在中枪之前便大声呼喊:“Here!Here!He is here!”
  不远处陆续传来了他的同行者呼应的声音。
  “……陆析?陆析!!你在哪里我为什么听到了枪声?”
  陆析用枪撑着地,垂头捡起了方才掉落在地的手机。
  通话没有断,他左耳听见顾文略带惊诧的嗓音,有着不易察觉的焦急。
  右耳是纷乱的脚步声和接连不断的枪响。
  “噗——咳咳,咳……”不知从哪里飞出的子弹没入他的胸口,喉咙涌上的鲜血忍不住吐了出来。
  他剧烈的咳着,血沫喷溅在了空气中。
  “陆析!你说话!你在哪?你到底在哪?”
  “陆析……”
  顾文的声音越来越急躁。就像是在那好久好久以前,他们初次相遇时,那人撑着担架跑向救护车,贴在他身边他一直说着,“你醒醒,不要睡!我们快到医院了,不要睡!”
  陆析唇角勾起了一抹浅笑,仿佛对那个藏在心脏最深处的人有着无尽的温柔和眷恋。
  他的眼中渐渐的失去了神采,瞳孔逐渐涣散。
  他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挂断了电话,被紧握在手的手机从脱力的指尖滑落。
  他躺在地上,身下的血水染红了镶嵌着白色的鹅卵石的浅灰色水泥地。
  身着黑衣的追杀者瞄准着他从四面八方围绕而来。
  一枪又一枪的打中在他的身上。
  肩膀,手臂,胸口,腹部,双腿。
  身体是撕裂般的疼痛。
  这是他感受到的,最后的世界。
  
 
  ☆、第二章  钱宁
 
  “Chinning,Chinning,钱宁!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他听见嗓音轻柔的女声在他耳边呼唤着什么。
  紧接着,又出现了一个年轻的男声,仿佛在对着女人说话。
  “你不应该这样叫他,他听不懂吧。”
  “可是他分明…”女人略带诧异的想要反驳,却被男人打断。
 1/22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