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不辨真假》 by 陆折折 (二)

   ☆、第三十一章  争执

 
  会议结束后,陆析快步窜过阶梯会议室一排排的座椅,跟上走向总裁专用电梯间的顾文,疑声追问:“顾总,为什么给我升职,而且还……升这么快?”
  顾文没有回答,他沉默的盯着液晶显示屏跳动的数字,在电梯到达一层后,对着陆析扬了扬下巴,两个人相继走了进去。
  “顾总……?”
  “公司的总裁助理其实是个虚职,只需要帮我处理部分文件以及给我提供一些生活上的帮助。”顾文淡淡的说,“市场部的工作不是很适合你,其他职位你的业务能力也达不到要求。”
  “……所以这是明升暗贬?”陆析由于激动过度发热的头脑逐渐冷静下来,呐呐的说道。
  “如果你不想做这个工作可以回到你原来岗位上。”电梯恰好停在了顾文办公室所在的楼层,他带着审视的目光掠过陆析,抬脚走了出去。
  陆析跟在他后面咽了口吐沫,不停的否认:“没有没有。”
  “一会把你的东西搬到隔壁的秘书办公室。”顾文扶着金属门把手,推开了那扇紫檀色的门,“然后来我的办公室把这些资料归纳一下。”
  陆析眨了眨浅灰色的双眼,卷曲的睫毛随着他的动作轻轻颤动,目光炯炯的打量着两间办公室的距离,脸上绽放一抹显而易见的笑容。
  “好的!顾总!”
  十五分钟过后,陆析抱着纸壳收纳箱站在他日后工作的办公室前。
  他轻轻推开虚掩的门,发现办公室里没有人,靠近墙壁的办公桌上整齐的摆放着电脑以及分类标注的文件和档案,而另一侧窗户边的桌上空无一物。
  陆析走进了把手中的东西放在了桌边,坐在皮质的转椅上晃悠着腿,回忆起之前工作的格子间里,不禁感叹了一下这个环境真是天差地别。
  ……就是不知道工资会不会涨。
  他整理好杂物后对着立镜轻轻整理了皱起的衬衫,然后敲开总裁办公室的门,得到熟悉的应答后走了进去。
  “顾总。”
  顾文目不转睛的浏览着电脑屏上的网页,没有看他,只是抬手点了点桌角的那摞文件。
  陆析上前一步把它们抱起来走了出去。
  顾文从屏幕前移开了视线,盯着他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的脸上划着一丝冷厉。
  他回想着方才宋栎文发来的那封邮件,微微勾起了唇角。
  陆析趴在办公桌上,有下没一下的翻着那些纸张,双眼看着窗台上那盆绿色的植物,愣着神。
  他还是对今天发生的一切有一丝的不可置信。
  居然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来到了顾文身边?
  是因为在x市那次意外使顾文改变了对自己抑或说是Chinning的看法?觉得他也不是一个一无是处道德败坏的人渣?
  可是想起来回到g市顾文的态度,他又摇了摇头。基本上还是同以前一样,只是少了点厌恶和嫌弃。
  不过这也是进步!
  陆析抿起薄唇表情变得坚定,他坐直了身子开始打足精神继续完成顾文指派给他的任务。
  “Chinning,顾总问你有没有整理好那些文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带着高度近视镜有些微胖的秘书走了进来。
  “快了马上!”陆析把最后一本材料归类后,抬头看向秘书,“现在送去吗?”
  “对,顾总一会要用。”
  陆析点头带着那堆东西走向隔壁的办公室,离近了却听见似乎有争执声传了出来。
  陆析有些疑惑的敲了敲门,室内突然变得安静,过了半晌顾文漠然的声音响起。
  “进来。”
  陆析走了进去,他看见有一个身披白色小西装脚踩红色高跟鞋的女人站在顾文面前,她卷曲的咖色长发垂在腰间,妆容精致的眉眼不知为何带着一丝愠色。
  ……这是什么情况?
  陆析心中有着浓重的好奇和讶然,但他面上仍旧保持着镇定,开口问道:“顾总我把……”
  “你还要当着我的面谈工作?”女人上挑的凤眼中带着怒意,她迅速打断了陆析,眼眶泛红,“请柬都发出去了,顾文,你告诉我订婚要延期到明年?”
  请柬?延期订婚?
  一个个信息量巨大的词语让陆析难以抑制住脸上的惊诧,他惊疑不定的打量着面前陌生的女人。
  这是那个传说中顾文的未婚妻?
  女人似乎感受到了陆析在直勾勾的看着她,她锐利的目光瞬间扫到了陆析身上。
  “你看什么看?”女人瞪着陆析,砰的拍了下办公桌,“滚出去啊!”
  顾文眉头微蹙,声音隐含着警告:“白茵茵。”
  那名叫白茵茵的女子怔了片刻,眼泪慢慢涌出顺着眼角滑下,再开口带着浓重的哭腔:“顾文,你竟然……”
  “东西放下,你先出去。”顾文对着呆立在原地的陆析说道,他起身走向哭成泪人的白茵茵,抬手擦掉她脸颊的泪珠。
  陆析放下文件,木然的走出了办公室。
  他的脚步在走廊里有一瞬间的停顿,脚下如同被钉在地上般站在墙边,隔着没有关紧的门听着两个人的交谈。
  “你爱过我吗?”白茵茵声音微微颤抖。
  顾文低声说了些什么,陆析没有听清。
  他垂头看着脚尖,感觉自己这种听墙角的做法很是低劣。
  正待他准备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时,却突然听见白茵茵提高音量,尖锐而刻薄的冲着顾文喊着:“你是还在想着几年前那个姓陆的死人吗?”
  陆析蓦然顿住,脸上刹间失去了血色,浑身变得僵硬无比。
  他脑中浑浑噩噩的仿佛蒙着一团迷雾,然而内心深处却在焦急的等待着顾文的答案。
  “啪——”玻璃破碎的声音骤然响起。
  陆析抖了抖,扶住墙壁,像是失去了支撑自己的力气。
  “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他。”顾文声音带着强烈的怒意和戾气,他顿了顿像是在压抑住自己极度不稳定的情绪,“出去,不要逼我骂你。”
  门猛地被推开,白茵茵狼狈的捂住脸快速跑了出去,高跟鞋击打着地砖发出凌乱的声音。
  陆析浑身上下如置冰窟瞬间变得寒冷,血液慢慢冻结凝固。
  他机械的抬手擦去眼角的泪水,一步一步的转身离开。
  所以他永远也不会知道在墙的另一边,顾文蹲在四分五裂的玻璃杯前,一只手颤抖着狠狠的抓着头发,另一只手紧紧捂住双眼,哽咽的低喃。
  “因为我爱他啊……”
  这一墙之隔,终究是横在两个人之间永远无法跨越的天人永隔。
作者有话要说:  小声bb,接下来大概,也许,可能是糖,嘘。
坏笑.jpg
 
  ☆、第三十二章  请求
 
  经过上次在办公室听见顾文和他的未婚妻争执后,陆析开始有意无意的避开顾文。
  有时需要他处理的文件他会请秘书顺便帮他交上去,上班下班的时间他也会尽量和顾文错开,甚至午饭时他都会留在办公室里订外卖而不去员工餐厅。
  只有在接收工作任务时他才会和顾文有简短的交流,然而每天这短短的几分钟内,他却惊讶的发现顾文对他的态度转变了许多。
  比那是在X市住院时变化还要大,甚至可以用……温柔来形容。
  温柔这个词语用在顾文身上真是充满了违和感,让人胆战心惊。
  陆析惊疑不定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回忆起方才顾文一系列令人费解的举动……
  他慢慢的抬手,轻轻的拍了拍陆析的肩膀,声音温和的问他近来工作可还习惯,有没有什么难以适应的地方,是不是工作量有点大,如果大的话会酌情减轻……
  陆析:“……??”
  他一脸茫然的看着顾文,顾文却微微一笑,告诉他下个月发放工资时不仅会加薪还会连同月初的出差补偿和受伤补助一起发给他。
  “……然后我就要被炒鱿鱼了吗?”陆析呆滞的问着。
  顾文摇了摇头,低头将陆析翻起的衣领抚平,他笑着对他说:“不,我很满意你的工作态度。”
  陆析越想越觉得如坐针毡,浑身冒着冷汗。
 1/14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