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不辨真假》 by 陆折折 (三)

   ☆、第五十二章  手术

 
  顾文握着病危通知书坐在抢救室外面,颓然的垂着头。
  经过紧急的电击除颤后,陆析的心脏恢复了跳动,然而在他刚刚松了一口气后,医生告诉他陆析的自主呼吸又停止了。
  整整一个晚上,手术室里灯火通明。
  他连续收到了三张病危通知书。
  白纸黑字,都是普普通通的汉字,然而将它们连在一起,顾文却看不懂它所代表的意思。
  他也不愿意懂。
  他一直在心底祈求那个人能活过来,不论变成什么样,他一生都会陪伴在他身边。
  只要陆析能活过来。
  顾文握着病危通知书的手逐渐用力,不断溢出的汗水已经将纸张弄得褶皱不堪。
  他期盼着手术结束,但他更害怕当手术室里灯熄灭后,医生告诉他的是噩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窗外的夜幕逐渐淡去,星辰散去,他却没有等到温暖的阳光和炽热的太阳。
  天空中只有灰白色的乌云,层层低垂,仿佛压在他的心口,让他喘不过气来。
  “顾文。”青时走了过来,高跟鞋的步伐有些凌乱,打破了走廊里的寂静,“……怎么样?”
  顾文睁着满是红血丝的双眼看着她,对她挥了挥手里薄薄的纸。
  青时眉头皱起,她犹豫了片刻后说:“他伤的……很严重吗?”
  顾文点了点头,将脸埋在手掌里,俯下了身。
  青时轻轻拍着他颤抖的肩膀,叹了口气。
  “咔。”手术室的门突然开了,顾文猛地抖了一下,站起来看向走出来摘下口罩的医生,声音中带着期望,却也有着细微的绝望。
  “医生,他……”
  “你是病人的家属?”
  “……是。”
  医生看了一眼他说:“病人多处内脏大量出血,腕骨,腿骨和肋骨都有骨裂骨折现象,同时双手肌腱断裂通过治疗也只能恢复百分之七十左右的功能,家属要有心理准备。”
  “那他还有生命危险吗……他不会再……”顾文有些说不下去了,他狼狈的搓了搓脸,声音嘶哑干涩。
  “随时都有可能有生命危险。”
  顾文滑坐在地上,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陆析手术结束后便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虽然顾文想无时无刻都留在他身边,但是ICU的探视时间每天只有短短的半个小时,他只能透过门上狭小的窗户,看着那个一动不动躺在病床上的人。
  第一天探视时,顾文换上了隔离衣,他轻轻的走了进去蹲在了陆析身边。
  陆析全身上下都包裹在纱布下,只露出了没有受伤五官和左侧脸颊。氧气罩下他的鼻翼缓慢的收缩着,胸口的起伏微不可见。
  “小析。”顾文抬起手想触碰他的侧脸,但是在离那苍白的皮肤只有一厘米时,他收回了颤抖的手指。
  顾文深吸了一口气,仰起头不让眼泪流出来。过了很久,他才看向那个昏迷不醒的人,眼眶很红很红。
  “那时候我不知道Chinning是你……小析。”
  “我明明察觉到了你的那些习惯,那些喜好,但是我……”
  “没有想过,那真是你。”
  “我做过很多错事,不论是从前还是现在。即便我本意是想替你报仇,可是我……”顾文微微哽咽,“最终伤害的还是你。”
  “我知道你恨我,我也恨我自己,可是只有你醒来,你才可以报复我。”
  “所以……你醒来好不好?”
  床上的人依旧沉睡着,英俊的眉眼一如往日沉静,然而包裹在纱布下的,却是千疮百孔的身体。
  终究一切都变了。
  寂静的病房里,除了顾文的低喃,只剩下了医疗器械不时响起的提示音。
  另一个人就像是陷入了一场没有期限的梦境,不知何时才会结束。
  也许会在下一秒,也许会是永远。
  顾文擦了擦眼角,看了一眼表,对着陆析露出一抹牵强的笑容。
  “还有五分钟我就要离开了,小析,今晚我不在的时候,你一定不要放弃。”
  “还有……对不起。”
  “我爱你。”
 
  ☆、第五十三章  信件
 
  顾文第二天走进重症监护室前,医生告诉他陆析的心率比昨天更加稳定了一些,只是自主呼吸依旧很微弱,依然需要借助呼吸机。
  他点了点头推开门走了进去。
  陆析依旧昏迷着,没有任何清醒的迹象。
  顾文眼中带着黯然,但是却努力的让声音听起来轻松一些:“小析,医生说你比昨天恢复的要好一些。”
  “明天会比今天好一些。”
  “后天会比明天好一些。”
  “所以……”他深深的凝视着那道身影,轻轻的说,“你要坚持住。”
  “陆析,你还记得以前你曾经对我说过你的梦想吗?”
  “你说,你想周游世界,看看其他国家的风土人情,想去北极看极光,想去非洲看沙漠,想去世界最东端看日出,想去最西边看日落。”
  “等你醒来以后,我会陪你去。”
  “公司我不要了,我其他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你。”
  他伏在陆析的手边,低声的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我只要你。”
  顾文走出ICU时,青时站在门外等着他。
  他看到她微微一怔,问道:“怎么了?”
  青时低头从手提包中抽出了一张叠成了一个小方块的纸,递给了他:“这是……陆析的信。”
  顾文的手不自觉的抖了一下,隔了好久他才接了过去。
  他将那封信握在手里,低声说:“谢谢。”
  青时摇了摇头,她看着衣衫凌乱,疲惫不堪的顾文柔声说:“回去休息一下吧,你已经在医院里两天了。”
  “我怕他醒来时我不在,只有他自己。”顾文透过门上的玻璃窗看着那个自始至终都保持着安静的人说,“我不会再丢下他了。”
  青时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顾文坐在医院花园中的石凳上,小心翼翼的拆开了折叠起来的信。
  信上的字体行云流水一如往昔,和顾文记忆中一模一样。
  他几乎可以透过一刚刚文字看见陆析伏在桌前,用手撑着下巴,叼着笔沉思的样子。
  可笑他竟然一直以为Chinning是在模仿陆析。
  顾文自嘲的笑了笑,垂眸看着信上所写的内容,他的表情肉眼可见的黯淡下去,最后变成了刻骨铭心的悲痛。
  泪水滴在纸上,蕴开了墨水,熟悉的字体一点一点变得模糊。他猛然惊醒擦掉眼角的液体,最后伏在了石桌上。
  他可以确定,那的确是陆析。
  写封信上的内容,打消了他最后的疑惑。
  也带走了最后的庆幸。
  其实他想过,如果是青时弄错了该多好,那么承受这一系列背叛,诛心,酷刑的人便不是他最爱的人,而是那个理应遭遇这些的凶手。
  他宁愿陆析真的死在了两年前的加州。
  那样便不会再遇见他,再回到他身边,再受到无尽的折磨。
  他闭上哭的酸胀的双眼,几乎可以背下来那封信的内容。
  “顾文,我是Chinning,同时我也是陆析。我知道你不会相信这句话,不过我想请你看完。
  半年前,我在Chinning的身体醒来后才知道已经过去了两年,当年我真的没有背叛你。我曾调查过,有另一个藏在暗处的人一直泄露着公司的秘密,然而我不知道他是谁。很遗憾在我即将查出来时候被迫终止,所以顾文如果你现在还没有把他抓出来的话,一定要小心每一个人
  如今我没有想到的是Chinning竟然是金蛇埋藏在你的公司中的棋子,前一段时间你交给我工作后他们有向我打探消息,但是我把材料中关键信息更改后重新打印了一份给了他们,你要相信我可以在他们面前做到天衣无缝,我会尽力周旋其中。
  以前我们曾经一起经历过很多往事,你帮过我很多次。那次雨后爬华山时,天梯太滑是你拉住了我。那年冬天在雪乡滑雪时,从高破摔倒后是你护住了我。在内蒙骑马时,我跌落马下也是你把我从马蹄下救了出来。这些我都记在心里,顾文,以后换我来护你。
 1/14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