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甜不止迟》 by 入眠酒 (二)

 第二十二章 

  “付止桉?”
  少年身子一僵,他抬起眼,褐色的瞳孔中带着几丝迷茫。教室里瓦亮的日光灯照在他的脸上,显得他眼下的那团乌青越发明显,付止桉的心不在焉,连王霄都看出来了。
  他手里的黑色水笔握的很松,在迎上王霄有些担忧的眼神,付止桉笑笑,在选择题的题号前写上了个字母。
  “放学记得来排练啊,陈琳脑子有毛病,你他妈演个树人排个屁啊。”王霄看着付止桉这样子也有点儿不狠心,可文艺委员是个轴的不行,哪怕付止桉没有台词只是站在那儿演个大叔,可还是一定要他到场。
  桌子上一摞一摞的卷子几乎挡住了男生的大半视线,这几天付止桉做的卷子多的吓人。除了每天固定的作业之外,还有不知道从哪儿搞来的真题,他几乎伏在桌上没怎么抬过头。
  王霄看了一眼侧后方空荡荡的座位,他笑着道:“迟哥不来,你可以先把东西放他座位上啊。”
  付止桉只留给王霄一个黑漆漆的脑袋,黑色水笔在卷子上写写画画,嗓音清淡:“他要不高兴的。”
  王霄心上突然一钝,但他摸不准自己到底为什么这样。自己小小年纪心宽体胖,大事小事从不往心里搁,在学校和同学插科打诨,在家和爸妈斗智斗勇。付止桉这个大学霸坐他后面快一个学期,平时听着他和迟喻斗嘴,早就习惯了。
  可迟喻已经快一个星期没有来过学校了,付止桉原本话就少,可现在更夸张,只剩语气词了。对于迟喻的无故旷课,班主任解释为:病假。但王霄觉得不对,迟哥旷课从来不需要原因,也不会跟老师请假。学校操场边上新来了一匹施工队,据说迟喻他家又给学校捐了一个小型体育馆。
  他想张嘴想对付止桉说点儿什么,可张了张嘴,只道:“没事儿,迟哥肯定不会转学的。”
  男生手里的笔一顿,笔尖迟迟没有抬起,在薄薄的纸张上洇出一个黑色的墨点。
  话剧的排练过程确实不太需要付止桉做些什么,他只要站在舞台边缘,跟着剧情的进度时不时转个身就可以。明明这么简单,可付止桉已经错了七次了。
  熙攘的街道和刚铺好的柏油马路,一切看起来都不是那么令人满意。可少年耷拉着的眼角和鼻翼边的褶皱,又让付止桉觉得恰到好处,恰到好处的妥帖和喜欢。在心里埋了好久的种子,终于不再顾忌汹涌和荆棘,朝着那个明晃晃的太阳,那么大喇喇的挤破了缝隙,肆虐生长。
  然后,乌云就来了,太阳跑了。
  不知道谁碰了碰他的胳膊肘,付止桉从窗外回过神,看着舞台上有些发愣的同学。
  “抱歉。”
  王霄看着站在台阶上的付止桉,宽大的校服几乎是挂在他身上,隔得老远也能看见他消瘦的肩头和隆起的膝盖。可能是付止桉白净又好看,激起了王霄许久未起的怜香惜玉。
  “你先走吧,回去睡一觉。”王霄在台下扯着嗓子喊着,他给了陈琳一个白眼,接着道:“也不知道屁词儿没有让人家排个屁,知道的明白在排练,不知道的还他妈以为学霸在这儿罚站呢。”
  陈琳嗓门没有王霄大,她偷偷瞥了一眼不远处白皙干净的少年,结结巴巴的道:“我这也是为了排练效果好,要不大家投票,看用不用付止桉留下来!”
  白雪公主里光男性角色就有八个,演小矮人的本来心情就不怎么好。这会儿见有提反对意见的机会,一个比一个蹦的高,声音大的像在开什么改革会议。持反对意见的几乎占了一大半,陈琳觉得没面子,她拉了拉纪晓晓的袖子。
  “我无所谓。”纪晓晓的目光落在付止桉身上,她挑眉接着道:“他站那儿我还觉得碍眼。”
  纪晓晓话刚说完,原本蹲在地上的林川也猛地站了起来,红着脸跟着道:“我也觉得付止桉站那儿碍眼!”
  结果就是付止桉拎着书包走出了排练厅,同学们的善良超出了他的预料。尤其是王霄,恨不得给他找个轮椅推着回家。即将入冬的夜晚,空气中都带着湿润的气息,倒数第三个路灯昨天晚上坏了,这会儿一闪一闪的,就像某个人的眼睛。
  脚步停在离校门不到十米的地方,付止桉拉着书包的手不由自主的攥紧了些。
  穿着白色线衫的男生站在铁门外,他怀里抱着个黑乎乎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活物,可能是姿势不太舒服,这会儿在他怀里扭来扭去。少年似乎极为不耐烦,他低着脑袋骂了半天,可手上却善解人意的给它换了个姿势。
  “我说了,狗不能进学校,你这孩子咋就是听不懂呢?”门卫双手插在口袋里,动作都带着无奈。
  “我说了我抱着它呢,我就进去找个人。”男生话里都带着强硬,他把怀里的小狗举起来,一边举着一边瞪着眼:“我抱着它它就不会乱跑,不能乱跑的能叫狗吗?”
  又是莫名其妙的歪理,他那颗脑袋里不知道都装了点儿什么。
  门卫又叉着腰说了点儿什么,后来估计觉得实在说不通,索性走进门卫室锁上了门。
  似乎感受到莫名的视线,男生一脸不悦的抬起头,撞上他明晃晃的视线。付止桉觉得纳闷,只要视线落在他身上,自己的视力好像就突然涨到了1.5,好像连他脸颊上的绒毛都能看得清。
  没想到冷不丁的就碰见了,男生脸上带着不知所措。他低着头抿了抿嘴,脚似乎僵在原地,一步也走不动了。他手上的劲儿使得大了些,怀里那只脏兮兮的小狗又挣扎了两下,好像在控诉命运的不公。
  迟喻深吸了一口气,他重新抬起头,付止桉的视线依然胶在他脸上。就像很久之前,他的目光总是落在他身上的。
  付止桉不是不想靠近,他不敢,害怕自己稍微动了一下,他就跑掉了。
  于是他只是看着,看着少年似乎鼓足了勇气抬起头,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别扭的皱着眉头。他小心翼翼的举起手臂,两只手高高举过头顶,手中的小狗不明所以,瑟瑟发抖。
  “那个。” 迟喻语气中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似乎怕他看不清,他伸直了胳膊。
  “你看,我捡了只狗”
  作者有话说:
  这章我真的真情实感了(谢谢仅有的几个姐妹给我的留言还有鱼粮 有人一直在看真的太好了)
 
 
第二十三章 
  两个好看的男孩子并肩走路上,总是会引起许多目光。穿着各色校服的女孩子,时不时回头张望几眼,又扭回头和身边姐妹压低嗓音小声嘀咕着什么。
  付止桉离他近了些才看清他怀里的小狗,白色的卷曲长毛因为长时间没有清洗,这会儿一缕一缕的黏在一起。头顶连着耳朵的乳毛上还沾着一个口香糖,紧紧的扒在它的耳朵上。
  迟喻的白色线衫脏了一大片,可他似乎完全不在意,反而垂着脑袋重新调整了一下手臂的姿势,希望它怀里的小东西能不要再一脸生无所恋。
  “这小玩意儿跟个弱智一样。”迟喻突然开口,声音不算大,一字一句却十分清晰。“趴在马路中间,动也不敢动。”
  付止桉偏过头,对上小狗圆溜溜黑漆漆的眼。
  因为怀里抱着狗,公交车和出租车都不太乐意让他们上。迟喻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又死活不愿意放下怀里的狗,只能走过一条条长长的马路,最后站在流浪动物救助站前。
  付止桉站在门外,透过巨大的玻璃窗可以看见那个身形颀长的少年。他小心翼翼的把狗放在台上,从兜里摸出钱包,掏出十几张红票子扔在桌上。
  只是几天没见,迟喻好像瘦了一圈,垂感线衫勾勒出他好看的肩胛骨,还有刀削一般的肩头。
  安顿好小狗之后,迟喻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出来。他和付止桉并肩站在玻璃窗前,看着那只小白狗歪着脑袋冲着他们叫,迟喻低头抿了抿嘴。
  “关于你为什么……为什么会喜欢我这件事。”迟喻双手插在口袋里,目光落在屋里正挣扎着不愿剪毛的小狗身上,继续道:“我想了好几天。”
  “我没有遇到彻头彻尾喜欢我的人,他们嘴里都说着喜欢,可路才走到一半,人就都不见了。”
  付止桉侧过头,看着少年精致好看的侧脸。他嘴角上翘,长长的睫毛时不时颤动两下,这样好看的脸,落寞这样的神情实在不适合他。
  “迟越狄最喜欢的是他自己,迟音最喜欢的是她妈妈。”
  “温华她最喜欢的也不是我。”
  迟喻转过头,黑漆漆的眼亮的吓人,似乎有什么就要涌出来了。他吸溜了两下鼻子,鼻尖皱起,他背靠在玻璃窗上,姿势懒散又随意。
 1/14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