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甜不止迟》 by 入眠酒 (三)

 第41章 生日(上)

  男生站在空荡荡的走廊里,除了偶尔从门缝里传来翻动的纸张声以外,几乎没有别的声响。步入冬季后的温度一天天下降,干燥冷冽的风刮在肌肤上,让人忍不住倒退两步。付止桉将高领毛衣拉的更高些,下半张脸掩在衣领中,只露出一双浅褐色的眼。哪怕是冻的脸都要蜕皮,他依旧固执的站在风口,偶尔将冻透的手放在嘴边哈两口热气。
  付止桉虽然成绩好,但却不是最早交卷子的那个,他认为自己很贴心,如果他写的速度又快正确率又高,会打击其他学生的自信心。虽然迟喻听见他这个说法之后不屑的撇了撇嘴,眉梢一扬,凶巴巴的说:“你恶心人真有一套。”
  想到这儿,付止桉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不大不小的笑声回荡在悠长的走廊里,他有些尴尬的抿了抿嘴,重新将视线投向屋内窗边正蹙着眉一脸烦闷的少年。他这次是第一个交卷的,甚至没怎么检查,写完最后一个字便提起书包走了出来。校考是按照考试成绩来分考场的,他在一班,而迟喻在十一班。
  “不要提前交卷,要把卷子写完。”
  迟喻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手往口袋里一揣转身进了考场,仿佛没把他的话当回事儿。但现在过了四十分钟,迟喻还是老老实实的坐在位置上,下巴抵着桌子,冲着卷子上密密麻麻的英文单词叹气。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考场内的人陆陆续续交了卷子走出来,在瞧见冻得鼻头发红的付止桉都是一愣。
  直到铃声响起,坐在位置上的男生才不太情愿的揉了揉头发,目光却依旧停在卷面上。原本揪成一团的眉眼突然舒展,他拿起叼在嘴里的笔,弯着腰在纸上写着什么,嘴角轻微上扬。
  迟喻一打开门,扑面而来的冷风让他不自觉打了个冷颤,他垂眼拢了拢外套,却瞧见不远处干净的白色球鞋。顺着向上看去,对上那双含着笑意的眼。
  “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迟喻看了眼男生的发红的鼻尖还有被风吹的乱糟糟的头发,轻轻嗯了一声。
  和他们相比,王霄显然没什么耐心,早在一个小时之前他就在聊天群里发了无数张美颜自拍,见没人搭理他,又连着发了十几张黄色表情包。然后在十分钟之前,被纪晓晓踢了出去。对于每天伏案做笔记写卷子的高中生来说,能让他们蠢蠢欲动的活动除了运动会就是过生日,不管是不是自己的生日,只要是有生日会,都像是自己过生日一样开心。
  付止桉和迟喻还没走进包间,隔着墙便能听见王霄在屋里不满的嚷嚷:“这俩人是私奔去了吗搞这么久,平时这会儿功夫我他妈三个包子都进肚了。”
  迟喻大喇喇的推开门,视线迅速瞄准坐在对面的胖子,将肩上的书包朝他扔了过去:“你他妈少吃点儿吧你。”
  大概是因为刚考完试,凉菜刚刚上桌只转了一圈便席卷一空,坐在一边的女生轻挑着眉放下筷子,慢悠悠的道:“这菜也太难吃了。”
  迟喻头也不抬,吐掉嘴里的鸡骨头之后才开口:“不吃外面蹲着去。”他说完扭过头,胳膊肘戳了戳身旁的人:“你叫她来干嘛。”
  付止桉擦了擦嘴,余光瞥向一边面带笑意的迟音,弯着眼说:“让富二代来体验下平民的生活是多么艰苦。”迟音似乎对这话很受用,她冲他举起高脚杯,笑吟吟的道:“那富二代祝你生日快乐。”
  王霄顾不上嘴里还没咽下去的排骨,满嘴是油的去摸身后书包里的盒子:“为了表达对学霸的敬意,这个礼物可是我斥巨资。”他擦了擦嘴走过去,把礼物盒塞进付止桉怀里,又补了一句:“我给前女友都没买过这么贵的礼物。”
  “你可滚吧,管动漫里的人叫前女友你丢不丢人。”胡玉山给了王霄个白眼,拎着书包朝付止桉走过去,扬着下巴将书包链拉开,露出里面几摞厚厚的习题。
  “这可是我爸给我搞的内部卷子,我一个字都没写呢全送你了。”胡玉山将书包往地上一扔,双手抱拳:“今后你飞黄腾达了可别忘了哥们儿啊。”
  付止桉只是弯着唇角笑着看王霄和胡玉山打成一团,直到感受到怀里的重量。女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身边,将手里的盒子扔给他,居高临下的瞧他,最后憋了半天才干瘪瘪的说了一句:“生日快乐。”
  是一块手表,看起来好像不便宜。付止桉没推脱,他笑着看向纪晓晓,点了点头轻声道:“谢谢。”跟在纪晓晓后面送礼物的林川显得有些尴尬,他这个月的零花钱早就花的差不多了,可既然来了总得带点什么。
  付止桉看着掌心里的黑色中性笔,末端是红色加粗的四个大字:逢考必过。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坐在一边看着的迟音却噗嗤笑了出来,她冲着付止桉眨了眨眼,站起身朝他走了过去。她双手空空,却突然俯**,凑在他耳边轻声道:“姐夫,祝你生日快乐。”
  迟喻离得远些没听见,只瞧见了付止桉脸上舒展的眉眼和逐渐放大的笑意,直到迟音重新落座,他才冲她举了举杯子:“你比你哥上道。”
  “过奖。”迟音笑着抿了一口橙汁,不去看身侧那双黑漆漆的眼。迟喻搁下筷子,戳了戳身旁人的肩,皱着眉问:“她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付止桉盛了一勺凉拌核桃仁放进他碗里,努了努下巴慢悠悠的开口:“多吃点,补脑。”对着付止桉那张笑眯眯的脸,迟喻只觉得憋了一肚子火发布出来,他索性搁下筷子站起身,怒腾腾的加入了角落里王霄和胡玉山的战局。
  原本扭打成一团的两人见到黑着脸的迟喻便迅速分开,甚至十分友好的握了握手。
  “不打了?”迟喻把卫衣袖子卷起来,露出结实的小臂线条。
  “友谊赛友谊赛。”王霄舔了舔嘴唇笑笑,和胡玉山交换了个眼神便压着脑袋重新回到了座位。付止桉笑着转过身,对上一脸暴躁的迟喻,冲他招了招手。
  “操。”男生低声咒骂一句,夹杂着怒气依旧迈开步子向他走来,向下耷拉着的眼尾透露着有些莫名其妙的委屈。黑色的筷子尖拨开他盘子里的核桃仁,又重新夹了一筷子苦瓜放在他面前。
  “吃点苦瓜,降火。”
  对上男生弯弯的笑眼,迟喻冷笑一声,他转过身扬着眼尾:“你再这样,信不信老子搞死你?”
  付止桉搁下筷子转过身,两个人掩在桌布下的膝盖撞到了一起,他单手撑着下巴,笑眯眯的轻声道:“好呀。”满身的戾气好像突然软了下来,迟喻挪开视线,嘁了一声后低头吃掉了碗里的苦瓜。
  有王霄活跃气氛大家的兴致都很高,不知不觉就吃到了饭店打烊。王霄骂骂咧咧的搀着不胜酒力的胡玉山,歪七扭八的走在大街上。街道上的圣诞气息很浓,商场门口的圣诞树上挂着五颜六色的彩灯,映在相拥着的情侣脸上,很是好看。
  街心广场人多的吓人,王霄凭着自己傲人的身材为其他人开路,硬生生在最中间的位置为他们辟出了一片空地。还有五分钟就过了零点,广场上满是等待圣诞节的情侣,付止桉瞥了一眼身旁兴致缺缺的迟喻,歪着脑袋低声问:“困了?”
  迟喻没看他,只是不开心的抿了抿嘴,将头偏到一边嘟囔着:“没有。”
  “5,4,3,2,1……”
  “圣诞快乐!”
  人头攒动的广场上是嘈杂但却整齐的呼喊,夹杂着几声焰火升空的响声,蹿上夜幕的火光开出七彩斑斓的花。围在四周的情侣不顾寒冷的拥在一起,哪怕柔软相贴也掩不住上扬的唇角。迟喻木着脸盯着漫天的烟花和拥吻的情侣,垂在身侧的手突然被人攥住,一点点分开他握成拳的手指,直到十指相交。
  好像没有人注意到,抬头望向夜幕的两个少年越贴越紧的肩头,还有藏在大衣下越握越紧的手。
  直到人潮逐渐散去两人的手才松开,王霄打车去送醉醺醺的胡玉山,迟喻便把纪晓晓和迟音托付给了林川。他从钱夹里掏出几张红票子塞进林川手里:“别坐黑车。”当所有人都离开时,付止桉原本想去拉迟喻的手,却被躲开了。
  迟喻只是看了他一眼便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打开车门后便自己钻了进去,一个眼神都没给他。后面座位很宽敞,可男生却缩成一团贴着车门,只留下了气鼓鼓的后脑勺。
  “去哪儿。”司机透过后视镜往后看,他刚打算开口,却听见身旁男生语气不善的道:“公安家属院。”说完这句话,又把头偏了过去。付止桉不知道迟喻这莫名其妙的火是从哪儿来的,直到下了车,他跟在迟喻身后却发觉他走的方向并不是家属院。
 1/15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