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您的烟 by 胭子 (三)

    一百一十六

 
    白晨暮不是不会开车,而是他开车的速度太快,就像随时随地都要把车摔出去一样,也得益于这一点,白晨暮和家乐只用不到十五分钟便从市中心回到宾馆,安东尼为他们开了门,迫不及待的问道:“白晨暮,你有什么线索吗?”
 
    “为什么这么问我?”白晨暮问道。
 
    “你的手机不是已经收到了视频吗?难道你就一点想法都没有?”安东尼问道。
 
    白晨暮伸手关上了门,想了一会,道:“当时不知道这个是任务,我就没认真看,你现在问我,我其实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没有值得怀疑的一点线索。”
 
    “Yves你怎么能这个样子?!”安东尼对他喊道:“那些都是人命!你竟然亲看看着那些孩子死去的视频却无动于衷!你太残忍了!”
 
    白晨暮歪头打量着他,忽然勾唇一笑,道:“你这话说的真有趣,我的任务是什么,不就是杀人吗?你是警察,就把警察的要求强压在我身上吗?”
 
    “你!”安东尼被他气得不轻,喊道:“你难道就没有一点怜悯之心吗?”
 
    “或许有。”白晨暮看向家乐,下一句话却没有说出口。
 
    托基尔亚看两人眼看着就要上升到暴力运动,连忙走过来拉开安东尼,对他喊道:“你冷静点!”
 
    “你让我怎么冷静地下来!?”安东尼愤怒地看着白晨暮:“那些孩子是因为他死的!你难道没看视频吗?可他竟然是这个态度!你不寒心吗!?”
 
    家乐原本就站在旁边,看到这里的时候终于忍不下去了,喊道:“安东尼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家乐,”安东尼深吸一口气,道:“这件事和你没关系,你让开!”
 
    “我不让!”家乐挡在白晨暮面前,失声喊道:“你知道白晨暮经历了什么吗?你竟然这么说他!你和你的组织都没有资格!”
 
    白晨暮突然睁大了眼睛,抓住家乐的肩膀,道:“你……你在说什么?”
 
    家乐深深地看着他,道:“亚尔林医生都把话和我说了。”
 
    “他凭什么!”白晨暮突然失控地猛锤向旁边的柜子,转身上楼了。
 
    安东尼和托基尔亚都被这一变故吓得没了声音,好一会,托基尔亚问道:“亚尔林医生……把所有的事情都和你说了吗?包括心理暗示?”
 
    家乐回头看着他们俩,神情复杂,虽然知道这是组织上做出的罪状,安东尼和托基尔亚只是其中的承担者,但是毫无疑问的是他们俩这些年给白晨暮带来的伤害,和永远都没有办法逃离的监视。一想到自己刚见到白晨暮时,那个冷冰冰地都不太会说话的少年,他的整颗心都难受地抽痛起来。
 
    “我也上去了。”半响,家乐发现自己对他们竟然也只能说出了这句话。
 
    托基尔亚和安东尼在楼下坐了一会,托基尔亚忽然狠狠抓了把安东尼的头发,道:“瞧你做的好事!”
 
    安东尼捂着自己被抓疼的头皮,问道:“你也觉得我做错了吗?”
 
    “废话!”托基尔亚说道:“Yves实在太可怜了,他直到现在都需要心理治疗,而你竟然活生生的去把他的缺陷公布于众,还把亚尔林跟家乐给拖出来了,你说你活不活该!等着组织的人来吧。”
 
    “我就是气不过……”安东尼苦恼的抓着自己的头发,说道:“你又不是没有看到那些孩子的惨状,我看着都能睡不着觉,而Yves竟然……竟然说想不起来了,你不觉得他很可怕吗?”
 
    托基尔亚看着窗外,道:“Yves再可怕,他也是组织上制造的武器,我们是他的队友,是他是支柱,而你还是他的队长!安东尼,你太令我失望了。”
 
    “对不起……”安东尼低下了头,小声问道:“你说我现在去道歉,Yves能原谅我吗?”
 
    “我不知道,”托基尔亚说道:“不过Yves比起你的道歉,我想更需要家乐的解释,唉,任务先放在这里吧,等Yves解决完自己的问题之后,咱们再问问他接不接任务。”他站起来,摸了摸安东尼的脑袋,看着自己刚才抓的地方,问道:“疼不?”
 
    安东尼摇摇头。
 
    托基尔亚说道:“你要记住,你和Yves永远是不一样的,你接受了正统的教育,你觉得自己身为一个警察很骄傲,同时你也用你的警察的视角去看待四周,但Yves不一样,永远都和你不一样。”
 
    “或许我真的不应该那么说……”安东尼坐在沙发里直叹气。
 
42纸牌游戏(三)
 
    一百一十七
 
    家乐在白晨暮的房间门口站了好一会,他回忆着亚尔林和他说的关于白晨暮的事情,手脚有些发凉。
 
    他怀念着那个最初在绿荫道里看到的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少年,和那件有些闭塞,但是清晨的阳光透进来会变得温暖的房间。
 
    其实,他自己也在怀疑,为什么自那晚之后,什么都记不起来了,而且在父亲死后,他竟然一意孤行地在A国生存,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再次见到这个少年,那种思念日夜缠绕着他,都快成魔怔了,最后更是为了能够在他身边,亲手杀了人……
 
    家乐想着那颗方糖在自己手中被个小盘子装着,递到那个有些热情的女人面前的场景,虽说真正端过去的人是白晨暮,但也够让家乐后怕的。
 
    他一直以为这是因为他对白晨暮的爱,因为在此之前他隐隐对白晨暮已经有哪方面的好感……
 
    “咔擦。”
 
    门忽然被打开。
 
    家乐看着白晨暮露出个脑袋,平静地问道:“进不进来?”
 
    家乐脚步一顿,半响,点点头:“我可以进去吗?”
 
    “当然,随时可以。”白晨暮将门又稍稍打开了些。
 
    白晨暮房间里的一切摆设都是家乐所熟悉的,他这些天都住在这个房间中,坐在椅子上,家乐道:“你不想让亚尔林告诉我这些吗?”
 
    白晨暮没有回答,但沉默已经揭晓了他的答案,过了一会,他问道:“你知道……你认为的喜欢我,是催眠吗?”
 
    家乐点头:“他也和我说了。”
 
    “没什么好说的了,”白晨暮站起来就要出去,家乐跑过去拦住他,问道:“你要去哪里?”
 
    “我想离开这里……你放手吧。”白晨暮低下了头,不愿去看家乐。
 
    家乐猛地抱住了白晨暮的脑袋,双手挤压着他的脸蛋,让他看着自己,一字一句的问道:“你是不是还要抛弃我?”
 
    “你已经不需要我了……不是吗?”白晨暮视线温柔,透明无色的液体却灼伤了家乐的手。
 
    “你不想让我接触催眠,我就再也不去亚尔林那里了!你别哭啊。”家乐瞬间慌乱了。
 
    白晨暮抱住家乐,头压在家乐的肩头上,眼泪越聚越多,他死死压着下唇,不让自己的的哭声流露出来。
 
    “晨暮、晨暮不要哭了好不好?”家乐轻轻拍着白晨暮的后背,小声哄着。
 
    “家乐、我的家乐,”白晨暮侧头亲吻着家乐的露出来的皮肤,道:“你不要走好不好?我没有办法离开你,你知道这三年我是如何度过的吗?我只剩下你了,你陪我一起去死吧,我都想好了,让我们逃离这里吧,我看着你死去,你不会痛苦的,我会陪你一起……”
 1/12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