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18.5爱情故事》 by 八千桂酒 (二)

  19线:好的,过几天你回北京拍MV我给你做。

  然而第二天,文小树就告知他不能再请假了。
  文小树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很有一点威严,和谁相处都是不卑不亢的,从来不会因为看着谁的面子就去做违背自己意志的事,他对十八线这个人没意见,觉得他有点灵气,又肯努力,合作的还算愉快,但是总请假也不是那么一回事,时间是耽误不起的,虽然之前说好了给假,但是谁又知道他这次去了会不会又拖延几天不回来?
  十八线被他说的非常羞愧,想了想,先去找了经纪人,问她拍MV的人有没有候选,经纪人说有,公司里想露个脸又闲的抠脚的新人一抓一大把,十八线就去找了19线,仔细解释了剧组这边的情况,还认认真真地道了个歉,19线那边发来一段语音,温温柔柔地说:“好,我知道了,那我再找别人,还有你说什么对不起啊?和我还这么见外,以后不许这样了,安心拍戏,那我这边忙完了就去看你,好不好?我和小利说了,以后让他晚上给你加餐,对了,你不用对文小树太客气,他那人就是太轴,对谁都那样,天天得罪人。”
  当天下午,19线坐在经纪人的办公室,满脸厌烦地说:“不拍,改剧本。”
  经纪人幸灾乐祸道:“哎呀,为什么你哥不来你就不拍了?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自己非要拍这种gay里gay气的MV公器私用占便宜,你哥不来,你傻眼了吧?”
  “那就把这个MV的剧本改了啊。”
  “你去和别人拍啊,折腾什么?刚火起来就耍大牌,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我去给你哥告状了啊。”
  “反正我是不会和别人拍这个东西的,你看看你找的都是什么人,歪瓜裂枣的。”
  “这不都挺好看的吗!”
  “我不拍。”19线看着她,认真地说:“你饶了我吧,我恐同。”
 
 
第33章 
  “我恐同。”
  “你恐什么?!”经纪人脸上一僵,“再说一次?”
  “反正我不可能拍的。”19线认真道:“我哥会不高兴。”
  “你这会儿怕他不高兴了?之前找记者写通稿怎么不怕他不高兴?”
  之前和女歌手的通稿是19线让她联系媒体发的,那阵子两个人炒cp炒的太过火,经纪人其实心里也有点没底,一是怕两个人假戏真做,二是怕卖腐这事儿过犹不及。但是如果贸然去发通稿,肯定会挨骂,不是骂单身的那个装gay倒贴,就是骂谈恋爱的那个装gay吸血,粉丝又不傻,流失了就很难再回来,两个人又没什么好作品,没有基础吸引新粉,怎么看怎么应该冷处理。
  没想到19线联系她,让她找人发个通稿,女歌手那边他去搞定。
  经纪人在认识19线的第一天就知道他什么来头,19线也很早就对她交了实底:不图名利,只想要人。
  十八线虽然是个扶不起来的扑货,但是经纪人很喜欢他,带了这么多年没火起来,她觉得自己也有责任,对他的感情很复杂。当时19线对她交了底,她就凭白生出一股反感,公子哥砸钱泡妹子,你情我愿的没有问题,来泡十八线,就像泡她的傻儿子一样,她做不来拉皮条的活儿。
  19线没用多久就说服了她,他没说别的,只问她觉得十八线还有多久好混的?哪怕观众能等他,市场能等他,他自己等得起自己吗?19线对他除了喜欢,还有欣赏,他愿意为他付出自己能做到的一切,至于两个人到底在不在一起,那就不是他能控制得住的了。
  经纪人没办法掌控他,只好捏着鼻子忍了他的存在,炒cp,上综艺,拍电影,都少不了对方的推波助澜,经纪人无奈之下只好自我安慰:至少19线当初没对自己撒谎。
  然而她非常不喜欢对方玩弄十八线感情的做法,比如去和那个女歌手传绯闻。19线入了行以后就经常去混饭局,他有钱有人脉,非常吃得开,认识不久以后就和那个女歌手熟络起来,女歌手对他拉着自己传绯闻这事儿居然没什么意见,而经纪人是知道十八线当时有多不高兴的。
  面对她的指责,19线只说:“我这是在让他认清自己对我的感情。”
  真的是这样吗?经纪人每次想到这句话都觉得十八线有点可怜,他一直都活得有点封闭,情路也不顺,事业一直都没什么进展,应该是很孤独的吧,这样的人突然遇到了一个对他这么好的人,会动心是一定的,但是如果以后两个人的感情出了问题,他会像对方一样处理的游刃有余吗?
  在得知两个人居然搞到床上去了之后,她差点没气晕过去,然而两个人你情我愿,她总不好说什么。
  十八线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可怜了,剧组赶进度赶的火急火燎,文小树在要求速度的同时也没有放松质量,一个镜头拍个十几二十次是常事,这种工作强度对人的体力和心理承受能力都是巨大的考验,好在十八线糊了这么久,并不觉得有多辛苦,他也不想折腾了一通,最后拍出来的是个垃圾片。
  演到后来,他越来越能体会到林逐的心情,他觉得林逐喜欢唱歌,就像自己喜欢表演一样,也许两个人追求的不同,林逐纯粹是想做出好的作品,他觉得自己做的是伟大的事。而十八线则是希望通过他人来找到对自己的认同,他想拍出好的电影,他希望有人评价他是个好演员,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触动到别人,只有这样他才觉得自己的工作是有价值的,他才没有浪费这么多年的青春。
  一想到林逐还没有完成自己的伟大梦想就死去了,他就觉得很绝望,他很怕自己最终也会一事无成。
  19线经常与他夜谈,两个人捧着手机聊了很多,十八线偶尔会提出自己的忧虑,19线每次都会安慰他:不要害怕,你一定会成功的。
  会吗?十八线很迷茫。
  高强度的工作下,剧组众人都有点吃不消,抵抗力下降的后果就是一场流感传染了很多人,十八线也中招了,一场学校里的对手戏,他和商小月对着擦鼻涕,他还要好一点,有小利盯着他吃药。商小月比他严重多了,有一次一喘气冒出来一个鼻涕泡泡,搞得周围人跟着狂笑了十分钟。
  19线挤出时间来探班,又是给工作人员买咖啡又是招呼导演和监制他们过来吃自己从北京打包过来的私房菜,十八线不跟着凑热闹,坐在一边喝咖啡,小利和他挨着,默不作声打王者,旁边热热闹闹,他们俩活像两个社恐洗脚婢。19线寒暄完了,拎着专门给他准备的餐盒走过去,小利反应快,一边打游戏一边起身走到一边给19线让座,十八线看看19线,低声说:“干嘛?”
  “给你送点好吃的。”19线打开了餐盒,汤还冒热气,他很得意地说:“他们吃的是菜馆打包过来的,你这个是我亲手做的。”
  十八线是个老实人,别人对他好一点,他就觉得感动,要记在心里。他接了汤过来喝,喝了一半,他说:“有时间我也去学着做菜。”
  “不用了,有时间就我做,没时间就买着吃嘛。”19线自然而然地拉着他的手帮他暖,“你手怎么这么凉?”
  十八线吓了一跳,赶紧把手抽回来,19线有些不高兴了,“干什么?”
  “别人会看到的。”十八线说。
  19线心想他们不看到就不知道了吗?你也太天真了你,但是这话不好直接说,他转转眼珠子,突然说:“哥,你嫌弃我。”
  十八线:“……我没有。”
  “你就是嫌弃我,你不想别人知道咱们俩什么关系。”
  “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就是那个意思,我大老远过来看你你还这么嫌弃我。”19线说:“伤心。”
  他闷闷不乐地走到一边去骚扰小利,十八线手足无措,心想自己难道不应该这么做吗?
  这天收工的早,八点半众人就散了,19线打发小利出去找商小月的助理开黑,自己坐在床上刷手机,十八线过去亲他,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仍然板着一张脸。
  老实人十八线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只好挨着他坐下,主动去牵他的手,又去吻他的脸,19线玩儿够了,把手机扔在一边,把他抱在怀里,摸了摸他的头发说:“这就算哄我了吗?”
  十八线点点头,与他拥吻,19线含糊道:“去洗澡。”
  两个人一起去洗了澡,十八线坐在床上让他擦头发,微微垂着头,像只乖乖的小狗,他反倒有些不忍心再作弄十八线了,擦干了头发,19线说:“早点睡觉,你睡衣呢?”
  十八线愣了一下,问他:“不做吗?”
 1/12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