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18.5爱情故事》 by 八千桂酒 (三)

 

 
  但拒绝的话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他一方面难受自己因为这种事对19线撒谎,一方面觉得自己混到现在还要去陪笑争取一次机会,实在是失败至极。
  经纪人知道他性格,不住安慰他:“亲,你别多想了好不?那人我了解,又不是什么色鬼臭流氓,挺文艺一个男的,就是想和你见个面吃吃饭,你别搞得好像要劈腿了似的,你这样我也压力很大啊!我又没逼你。”
  “和你没关系。”十八线摇摇头,“怪我自己。”
  “哎呀,这个这个,也不是怪你……反正你这人道德底线也是高点儿,和我们不一样。”
  “算了,不说了,李承风那天在哪儿?”
  “在杭州呀,不会回来的,他妈的,我现在压力好大,你别这么害怕行不行!他能把你怎么着?”
  “他不能把我怎么着,但是我觉得很愧疚,他对我那么好,我——”
  “他对你很好吗?”经纪人一副怜悯的表情,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你别当局者迷。”
  “本来就很好啊,这有什么当局者迷的?”
  “行行行,那咱们今天就来说道说道,你说他怎么对你好了?”
  “……那你说他怎么对我不好了?”
  经纪人烦了,“你非把天儿聊死了?啊?他这么好你就别跟着我走了,回家收拾收拾让他养你吧,他前两天不还闹着要带你解约吗。”
  “别和他生气。”十八线安抚她,“他岁数小,说话不过大脑。”
  “沈桐!”经纪人一拍桌子,“你怎么被他弄的五迷三道的?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
  十八线愣了一下,“怎么?”
  经纪人看看他,似乎突然豁出去了,下定决心似的说:“行,那我就直接告诉你了,李承风想雪藏你。”
  “……你开什么玩笑?”
  “他想带着你一起走,然后随便找个公司挂靠,不让你接戏,或者干脆就让你一直和我们打官司。”
  十八线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
  “他本人和你说的?”
  “本人,亲口,没证据,他每次说这些都不打电话不发微信,找个地儿和我当面谈,我也没录音,你爱信不信吧。”
  十八线消化几秒,迟疑着说:“他没理由这么做,而且那个电影还是他投的钱,如果他不想我工作,为什么还要投钱?”
  “他想睡你,懂了没?”经纪人敲敲自己的头,似乎替他头痛,“那时候他还没把你弄到手,当然要做点事儿感动你!”
  “可他当时就那么多钱,不可能为了我——”
  他说到这儿,突然停下了,经纪人与他对视片刻,把头转开了,似乎不忍心看他的眼睛。
  “你可真好骗。”经纪人低声说:“他到底是什么人,你知道吗?”
  “什么人?”十八线手心里全是汗,他不敢看经纪人,“我真的不知道。”
  “闻国华你认识不?算了,你肯定不认识,可能也查不到什么,但是闻国华的爸爸是谁你肯定知道。”
  她说了个名字,十八线听着耳熟,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常在新闻里听见。
  “你知道了就当不知道吧,李承风不爱听人提这个,我也是意外知道的,圈里都以为他就是家里有钱而已。”经纪人似乎也觉得有点不妥,低声说:“他是闻国华的私生子。”
  十八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经纪人似乎觉得反正已经开了头,索性全都告诉他算了,喝了口红茶继续说:“他对你到底是什么感情,说实话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你以后还是尽量一点一点离开他吧,你惹不起他,你看他现在抛头露面照片满世界传,有人扒出来他的身世吗?没有,知道的人也不敢说,没必要惹麻烦,他对你,还不是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我一看他对你装的那样儿我就觉得很可笑,你知道他在外面是什么样子吗?你知道他平时都和什么混蛋一起玩儿吗?”
  “我——”十八线茫然地看着她,“我不太清楚。”
  “前段时间那个八卦你听过没?卫檬她们公司有个女孩儿被送急诊了,差点死了,因为有个男的带她出去过夜,拿了条项链给她,让她往下面塞,塞进去多少就给她多少,四百多万的项链,那姑娘就差点儿把自己命豁出去了,那男的就是李承风的好朋友,他带你去见过吗?”经纪人问:“他敢带你去见吗?”
  十八线脸色难看极了,似乎一时之间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他垂死挣扎,亦或者是想给自己一点勇气走出这间屋子,勉强冷静地说:“可是无论如何,他没有做这种事,而且可能……可能有误会。”
  “好的,他很单纯很善良,那我问你,你们俩第一次睡了那天,我是倒数第二个走的,他那时候还没事人一样在你卧室帮你铺床呢,你后来不是和我说他喝多了吗?他喝什么了,两罐啤酒?烈性洋酒放点冰他当水一样喝,两罐啤酒就酒后乱性了?”
  经纪人说了这么多,似乎觉得舒服多了,她看着十八线,伸手搓了搓自己的脸,疲惫地说:“我对不起你,我不该给他机会接近你,但是事情我控制不住,之前我不说因为我怂,我不敢,我怕他弄我,今天我全和你说了,爱怎么着怎么着吧,他玩儿你一百个都有富余,再重来一百次他想让你心甘情愿地给他睡,你还是会给他睡,你要是觉得这种人不可怕,那就当我什么也没说,还有,你要是觉得他真的喜欢你尊重你,就应该听听他怎么和卫檬说的你。”
  “他为什么要和卫檬说我?”十八线呆呆的,“卫檬不认识他。”
  经纪人叹了口气,“前段时间卫檬不是去找你了么,他不高兴了,用你的手机给卫檬发了条短信,说的很难听,卫檬没回,后来有一次我带着他参加活动的时候和卫檬遇到了,当时后台就我们几个,卫檬多看了他两眼,他就注意到卫檬了,我挺紧张的,想把他拉走,但是他就直接过去和卫檬说——”
  “说什么?”十八线气都要喘不过来,难受的要命。
  “他说,你以后别他妈想着睡沈桐了,他现在也就被我上的时候能硬起来。就这样,原话,我当时都惊了,所以记得很清楚。”
  经纪人说完了,趴在桌子上,伸手去拨弄桌上的多肉植物,过了会儿,她看看十八线,“哎,你别这样,想开点。”
  十八线扶着桌子起身,竟有些摇摇欲坠,他说:“没事,我先回去了。”
  家里没人,阳台上的鱼缸里两条金鱼游来游去,被阳光照出绚烂的色彩,十八线伸手去碰鱼缸,一不小心把它打翻了,金鱼在地上跳来跳去,十八线无措地伸手去捞,大拇指被割了长长一道伤口。
  经纪人第二天发微信问他,还去不去见那个制片人了,实在不行推了也可以。十八线回复她去,经纪人发来一个抚摸的表情,十八线没再回复。
  他很想现在就去见19线,但他第一次这么直观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幼稚和懦弱,如果有选择,他想把此刻的时间延长到无限长,不要见面,不要做选择。
  不要知道更多不堪的真相。
  好在19线这几天也很忙,只偶尔在微信上联系他,他有时候回复,有时候不回复,19线问他在忙什么,他就说自己在学做饭。
  转眼间已经到了周三,十八线被经纪人带着去了个私房菜馆,装修的很有意境,但他没心思看,对方不是独自来的,带了个助理,还带了个投资人,对方果然如经纪人所说,是个看起来文邹邹的人,从头到尾连一句出格的话都没说,最开始与他聊了聊电影,又问了问他过去的经历,十八线心不在焉,说的前言不搭后语,对方也并没介意。
  离开之前,十八线去了趟卫生间,他刚要拧开水龙头洗手,19线就把电话打了过来,对方在那边问:“哥,干嘛呢?”
  “吃饭呢。”
  “和谁啊?”
  “夏姐。”
  “没别人?”
  十八线顿了顿,低声说:“没别人。”
  “好吧,哥,你想我了吗?”
  “等会再说,我——我去付账。”
  19线没答话,把电话挂了。
  一顿饭食不知味,十八线与对方互相留了联系方式,经纪人开车带他回家,十八线与她道别:“再见。”
 1/14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