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我在古代卖零食 by 佐川川 (二)

 第十一章 

  下午,齐庸凡去陈生那里要了一斤猪肉,切成薄薄的小片串进竹签里备用。还有刚买来的新鲜蔬菜,除了茄子稍贵些,别的十几文钱便能买上一大摞。
  如此弄了上百串,一齐由井水淋了清洗干净,放在竹篮里备用。
  这其实就是烧烤嘛,齐庸凡的车里便有个烤架,以前闲了经常停在公园草坪里,约朋友来玩。他的烧烤技术还是蛮不错的,再辅以孜然、辣粉等调料,想难吃都不行。
  晚上将摊位改成酒馆,其实不仅是为了盈利,还是为满足齐庸凡的一点小心思。他看韩剧时特别喜欢那些路边的大棚小酒馆,摆几张桌子,卖酒卖肉,一盏挂灯在夜里显得格外温暖。
  就因为这个,他还花钱去找木匠另外多定制了几张桌椅。
  齐庸凡在现代有个好朋友,上回过生日,捣腾了一个户外party,便借用了他的零食车。以至于现如今车上还存放着遗留下来的一箱粗蜡烛。
  他便寻思着入夜了,每张桌子上都摆个蜡烛,这样既能照明,又有浪漫氛围。
  很快太阳落山了,柳元子在外边收完摊,小跑进来问他:“齐大哥,酒馆何时开门呀?已经有好多人在排队了。”
  齐庸凡整理了一下烤架食材等物,抱起这堆东西往外走,道:“你出去跟他们说一下,马上就开门。只有十张桌子,不够的话须拿号等位。”
  柳元子道了声“好嘞”,便先欢快地跑了出去。
  暮色降临,斜辉穿过山棱洒落在石子路上。煮泡面的锅仍冒着腾腾热气,齐庸凡挪开锅,用铁夹夹出底下尚在燃烧的木炭,扔进烧烤架里。
  而另一边,十张桌子都被坐满了。柳元子正拿着纸笔,挨个记录每桌点什么菜。她不识字,更不会写字,齐庸凡便教会了她如何用炭笔画符号,来区分不同种类的菜品。
  “十串烤白菜,十串烤五花,二十串烤肠外加一杯酒是吗?”柳元子礼貌地询问道。
  桌前坐着个胖乎乎的锦衣少年,点点头,想了想又道:“再加一份酒鬼花生。”
  他是镇上富户关员外的独子,名叫关谷,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前几天关员外斥重金送他去念书,虽然学问没怎么读出来,但瞧这一身膘,便知晓他在书院里定然没少吃。
  他边上的小厮长得颇为眼熟。柳元子多瞟了几眼,想起来此人便是传闻中缠着齐庸凡痛哭失声只为买烤肠的憨子。
  瞧着也不傻,估计是被关谷逼得吧,她心想。
  炭火冒出丝丝白烟。齐庸凡把肉串逐一放上去,刷上油和孜然面。蔬菜要先在锅里炸一下再拿过来烤,不然容易焦。
  烤串很快做好了。他装进木盆子里让柳元子送出去。不得不说做宵夜真的很赚钱,平均每桌消费一两百文,一个晚上便能赚七八两银子。
  角落里放着一个密封的酒坛子。齐庸凡早上将车里的白酒掺了点水加入其中。有人点酒了,他便拿出一个食指般长的瓷杯,打满后送过去。
  坐在第二桌的壮汉看到这杯量,面色一冷,扯着嗓子道:“呔!如此黑心的店家,俺还是第一次见!”
  很快,其他几桌人也不约而同地收到了几乎可以一口干掉的小酒杯。
  他们纷纷加入讨伐黑心商家的行列中。
  “对面的龙游酒馆三百文便可以买上一斗好酒,一斗可相当于整整四斤呐!这所谓的夏星酒馆,区区两口酒就敢卖一百文钱……”
  “店家,给我把酒退喽!”
  “走!咱们去龙游买点酒来配这烤肠吃……”
  眼见形势愈演愈烈,齐庸凡只得暂时搁下手头的烤串,擦了擦额上的汗,走过去道:“诸位客官,请稍等!”
  壮汉喊道:“你这黑心店家还有甚么话要说?”
  齐庸凡眉峰一跳,道:“我为何就成黑心店家了?倒是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诗,叫做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值万钱?”
  众人:“……”打扰了,他们都是文盲。
  就在此时,另一边,关谷仿佛没听见大家的闹腾似的,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再配上涮了甜辣酱的烤肠和烤肉,简直美滋滋。
  小厮劝道:“少爷,你也去将酒退了吧,这价格着实太坑了……”
  关谷:“区区一百文钱罢了。”
  小厮语重心长:“蚊子再小也是肉呀。”
  关谷肉肉的脸颊泛起红晕:“此酒着实甘爽,不愧于它的价钱。便是我爹前年花高价买来的御贡佳酿也不及它的一半……”
  话音刚落,他整个人摇摇摆摆,明明正坐在板凳上,却“啪叽”一声犹如一滩烂泥歪倒在地上。
  小厮面色一变,旋即抱着关谷的身体嘶吼道:“救命啊!快去找郎中!我家少爷喝酒中毒啦!”
  他撕心裂肺的嚎叫转移了众人的焦点,于是大家都围到他身边,七嘴八舌地议论。
  “天呐,竟是喝酒成这样的?”
  “幸好我没喝……”
  “速让官府来抓这黑心的小老板!!”
  齐庸凡无奈抚额,推开人群走过去,大声道:“他只是喝醉了。”
  “喝醉?”有人怀疑道:“仅仅那样一杯酒,便能醉成这样?”
  壮汉一拍胸脯,道:“俺孙老汉连饮三斗酒都未曾醉过!”
  齐庸凡在心里默默算了一下,三斗酒相当于12斤,而古代的普通米酒度数跟啤酒差不多,这孙老汉12斤喝下去,难道不会膀胱爆炸?
  他淡淡道:“我家的酒便是如此,刚才忘记说了,此酒名为‘一杯倒’,在场若有人喝了一杯后还能保持清醒,我自掏五两银子赠与他!”
  他既是这样说,众人也就相信了。再看那瘫倒在地上的关家少爷,面色红润,双嘴微张流出哈喇子,分明打起了呼噜,一点儿也看不出中毒的痕迹。
  而往常他们买的酒大多浑浊不堪,此杯中的酒却无比透明,隐隐散发着一股诱人的酒香……
  壮汉当仁不让,端起桌上的小酒杯灌进嘴里,同时笑道:“嘿嘿,想不到今日出门喝趟酒都能赚上五两银子……”
  然而他的面色以肉眼可见变红,仿若天旋地转,瞬息间便软倒在地上。
  众人:“……”
  接下来买酒的人都陆陆续续尝试了,绝大多数人醉倒在地,还得由亲友拖回去。少有几个没倒的,却都神智不清胡言乱语起来。
  这天晚上的生意被搅得一团糟。柳元子奔来跑去照顾那些醉汉,竟在大冬天里热出了一身汗。
  齐庸凡很无奈,心想下次要多在酒里掺些水,否则大家全都一杯倒,还怎么赚钱?
  不过夏星酒馆开张第一日,勉强还算得上是人气爆满。虽然都是一群醉汉……
  ……
  与此同时,龙游酒馆。
  掌柜在家吃过晚饭后便来酒馆照看生意,最近客流少,他怕总店的人知道了责骂,想尽办法拉拢客人。
  他一走进去,瞧见空荡荡的桌椅,顿时冷下脸,歪着嘴叫道:“小二呢?给我滚出来!”
  小二忙从厨房跑出来,摸了把嘴上的油,道:“掌柜的您叫我?”
  “人呢?”掌柜怒气冲冲道:“为何一个客人都没有?”
  小二瑟缩了一下,后退两步,指了指门外,道:“他们……都去夏星酒馆了。”
  “什么?”掌柜更是怒发冲冠,“对面何时开了酒馆?”
  小二老老实实道:“是卖面的那小老板开的,他如今白天卖面,夜里便开酒馆。今日刚开张,说是喝了他家酒如若能保持清醒,便送五两银子。于是大家都蜂拥过去了……”
  “岂有此理!”掌柜道:“他一个小毛孩怎会掌握制酒配方?这其中定有猫腻!”
  酒方是每家酒馆赖以生存的看家本事。龙游酒馆之所以能红遍越川县,便是因他们家的龙游酒,香醇劲道!
  “我哪里晓得。”小二打了个哈欠。
  掌柜厉声道:“马上去那什么夏星酒馆买酒来!”
  小二往外张望了两眼,道:“他家关门了。”
  掌柜僵硬回头,却看那清俊少年,在一群人的包围下竭力想冲出去,并叫道:“别拦我!我要回家睡觉了……诸位,明日一定天不亮就来卖!!!”
 1/12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