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我被好兄弟盯上了》 by 蠢萌的猫儿 (一)

 第1章 第1章

  “大哥,那就是侯家二少爷。”
  戴着黑色帽子靠墙站着的壮实男人微微抬了下头,眯眼看着对面酒楼的二楼窗边,靠在躺椅上老神在在磕着瓜子的侯文清,左右看了看,抽出揣在袖子里的双手,垂下头压着嗓子说:“叫兄弟们准备一下。”
  “是!”
  今天是旺兴县城近两年来最热闹的日子,因为两年前被征走服役后又加入民间剿匪团的汉子们要回来了,这天几乎半个县城的人都挤了过来,忍受着酷日撒着热汗翘首以盼。
  偏偏在一众焦急等待中有个例外。
  那就是侯家二少爷侯文清,这位爷从小被宠着长大,生的唇红齿白比女孩子还好看,换做一般男子绝对会以自己的长相为耻,可他偏不,他偏以自己的长相为荣,但凡有人说他细皮嫩肉没有一点男子气概,他都要炸毛怼回去,偏还出口不成脏,只说的对方哑口无言、面红耳赤,只得愤然离去。
  这位爷家里未婚的男丁除了他就只有他那位已经年满三十的大哥,按理说应该兄弟两有一个要被征走,可偏偏侯家有些关系,这事就被按下了。
  那侯文清这四不着的家伙在这人山人海的地方凑什么热闹呢?
  家里没人被征走,可他还有发小竹马呀!以侯文清的话说,从小一起长大,怎么也得来捧个场。这不,带着小厮揣着纸扇茶水瓜子就这么来了,偏还运气好,占了个好位置,打眼一瞧,还以为是来看戏的。
  “少爷,没茶了,我去给你添点。”
  侯文清摆摆手,耷拉着眸子居高临下的关注着城门口,人挤人的什么都看不见,几不可闻的轻啧两声,闭上眼睛,继续磕瓜子,谁成想,他一包瓜子都要嗑完了,说是去添些茶水的路子还没回来。
  “路子!”喊了一声没得到回应,侯文清皱着眉起身,踩着一双专程夏季穿的胶皮拖鞋,慢慢悠悠地溜达到楼梯口,想看看能不能把路子给捡回来,哪知刚溜达过去,迎头就是一个黑布袋,肚子更是反应不及的被狠揍了一拳。
  “你谁,敢动……唔!”剩下的话被一块带着腥臭得破抹布堵在了喉间,侯文清恶心的快吐了,偏偏嘴被堵着,还吐不成,他怒气冲冲的想抬手拿掉破布,后颈就被狠狠敲了一记。
  壮实男人扶住侯文清软下来的身体,趁着四周无人注意,速度极快的将人塞进了木头箱子里,推到一旁坐在其上等待着兄弟们的好消息。
  他并没有等太久,前后不到五分钟,穿着粗布麻衣满脸麻子的瘦小青年蹬蹬瞪上了楼,眼中满是隐藏不住的喜色,“大哥,已经开始进城了。”
  “走!”
  两人合力搬着装着侯文清的箱子下楼,酒楼里所有百姓的注意都在进城的汉子们上,他们一路顺顺利利抬着箱子到达集合点,中途甚至没有任何人多看他们一眼。
  早就等在屋内的几个土匪兴奋地围拢,迫不及待推开箱盖,脑袋还套着黑布袋的侯文清歪倒在箱子里,身上做工精细的衬衣已经皱成一团,土匪猛地盖上箱盖,激动的摩拳擦掌,“盯了这么多天,总算逮到手了!”
  “赶紧把人装上车,趁着他们进城注意力都被吸引走,立刻分开出城,我去给侯家送信。”
  虽说服役归来的汉子们进城是大事,可也不能一整天不让百姓出城,于是便在城门口专程为出城的人拦了一个小道,保证不会与他们有所冲突。
  “听说这次回来后,不愿意再出门的男丁都可以选择留在家里。”
  维持秩序的警察惊讶扭头,“真的?你从哪里听说的?”
  “我跟你说了你可别多嘴出去。”见小警察点头,这才神秘兮兮的告知,“我那天听到局长打电话时说的,不过也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咱们这旺兴城又该好好热闹热闹了。”
  羡慕的将视线从面前昂首挺胸进城的汉子们身上挪开,中年警察扭头看了眼正在出城的百姓,忽然喊了句,“站住。”
  推着木板车正准备出城的瘦小青年堪堪停住,扭头一脸怯懦的看着中年警察,小心翼翼询问,“官爷有事?”
  “你这推的什么东西?”
  “就是一些面粉。”为了让中年警察相信,瘦小青年主动在其中一个布袋上割出一条小口子,里面果然是白花花的面粉。
  “你这茅草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装这么多茅草。”
  瘦小青年的视线跟着在板车周围转悠的中年警察,陪笑说:“官爷你也知道,最近多雨,我就做点小本生意,万一在半道碰上雨,还能因着茅草的遮挡缓冲缓冲。”
  “林队长也来了!!!”
  人群中忽然传来一阵阵惊呼,中年警察一听,也顾不得对方有多可疑,立刻激动跑过去围观,那可是林队长啊,带着区区几十人击退了几百土匪的林队长啊!
  瘦小青年松了口气,和同伴一起马不停蹄地推着板车走了,两人一路狂奔,走了足有上千米才喘着粗气慢下速度,“艹,吓死老子了,这鳖孙子平时没见他这么认真。”
  旁边的中年男人喘的跟得了哮喘似得,跌坐在地连连摆手,赫哧了半晌才勉强顺通了一口气,道:“赶紧的把面粉搬开,别把那小子闷死了,死人可换不来几个钱。”
  瘦小青年赶紧动手把上面的茅草扒开,没有茅草的遮挡,只要仔细瞧瞧就能看到被面粉袋压在下面的脚和衣服,连忙把面粉袋搬开,伸手探了探侯文清的鼻息,松了口气,“还活着。”
  “走,去和大哥汇合。”中年男人从地上爬起来,用茅草将侯文清盖上,和瘦小青年一起推着板车,满脸兴奋的朝约定的地点跑去。
  旺兴县城三面环山,通往外界的只有一条大道,寻常百姓基本不会独自走上大道,因为这周围的山里,有不少拉帮结派的土匪,这些土匪虽然不杀人,可也凶得很,连警察碰上他们都要犯怵,基本从这条道上走过的百姓,没有一个没被土匪敲诈过银钱的。
  于是这条道上除了土匪,基本不会有单枪匹马的百姓出现。
  可今天却有两个例外。
  蹲在小道上的罗百山翻出一个无语的白眼,吐出嘴里的杂草,用不可思议的声音道:“你特意脱离大部队,就是为了来找这玩意儿?”
  被罗百山盯着的青年,有着一双浓眉大眼、挺拔鼻梁,眼角横着两三厘米伤疤,这伤疤丝毫没让他看上去很凶恶,反而觉得他整张脸都充满着阳刚之气,青年满手泥的从田里走上来,对罗百山鄙视的语气浑不在意,提着满竹篓子的战利品走到罗百山身边,“你懂个屁。”
  “嘿……就你会讨媳妇儿欢心咋滴?有个媳妇儿了不起咋滴?我跟你说,我还就不稀罕,我一个人自由自在……你别走!常胜!你那泥鳅分我几条呗。”
  “想要泥鳅?”
  罗百山拼命点头,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当了两年战友,这小子的手艺他是清楚的,曾经包括他自己在内很多战友都疑惑过,这小子一大老爷们,怎么做菜的手艺比那大姑娘都好呢?
  常胜停下脚步转身看着罗百山,慢吞吞的把竹篓子往他面前递了递,眼看着就要靠近罗百山的手,猛地收回,潇洒的继续往小山坡上爬,“自己逮去。”
  罗百山气的险些直接照着常胜那嚣张的后脑勺一鞋拔子,“你他娘的,媳妇儿是媳妇儿,战友就不是战友了?你这是差别对待!”
  吵吵嚷嚷的上了大道,常胜弯腰把手上得泥擦在草地上,穿上自己那双破破烂烂针线歪七扭八的布鞋,大步流星的往旺兴县城的方向走去,远远的看着迎面而来的板车也只是扫了一眼就目不斜视。
  “你说这一票干完,我们能分到多少票子?”
  中年男人一脸得意洋洋地伸出两根手指。
  瘦小青年路都走不动了,瞪直眼睛停下,望着中年男人伸出的手指发愣,咽着口水压抑着兴奋低吼,“两块钱?”
  中年男人用没出息的眼神看了瘦小青年一眼,“至少二十块!”
  “卧槽!这,这也太多了吧,大哥会同意?”
  “没出息,你以为这是谁?他家里人不拿出一万块休想赎人,这么多钱,我们分到的能少?”见小崽子还是一脸不敢相信的模样,中年男人猛地一巴掌拍向他后脑勺,“大哥的好多着呢,你以后就明白了,赶紧走,别让大哥等急了。”
  瘦小青年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脸,赶紧用力推着板车,嘴里还在不停的询问是不是真的。
 1/16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