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花魂》 by 贩卖金小九 (一)

 第1章 楔子

  一琴一箫一百合,两人执手游天涯;
  金国乃乱世之强国,在这金国之中有两处优雅居所为金国甚至是他国也是闻名遐迩。其一为花潜居,其二为潇然馆。居所风景如画,宛如仙境,居所中的人却才是百姓最为悉心乐道的。
  花潜居:百合公子之居所。处于天绝崖之半山,虽海拔颇高,却四季如春,花香鸟语充盈其间,人间仙境也。
  百合公子金在中,天性痴傻,金国上下老弱妇童无一不知。生于皇室,得当今金国国王所独宠,这百合公子冷清面容,却偏偏有一双墨黑泛蓝的灵透双眸,见过之人第一眼被其散发之清冷所逼退,然,有幸望之双目者,却即刻化作木石,一双清透美目实难世间所有,深远幽静,似光芒万丈的千年天然美玉,又似千里难掩其光亮之夜明珠,这一双隐世之目却非这百合公子金在中的传世之主因。
  这百合公子虽痴傻,但却聪明绝顶,说到此处定有人问,既痴傻却又如何聪明,这痴傻乃不识这人世间的人情,这绝顶聪明却是诗词歌赋之能鲜有人敌,且骑射也不在话下,如若非痴傻之小儿,这一下任国王非他莫属。
  国王将金在中安于天绝崖,实乃无奈之举,王室之勾心斗角这单纯之人难以适应,故割舍喜爱之情,作此决定。
  潇然馆:琴箫公子之居所。位于千水湖,处于湖中,烟雾缭绕,似浮于湖中,此乃金国一奇观。
  琴箫公子天下闻名,然世人只知其字萧然,其他一概不知,琴箫公子实然顾名思义,以琴以箫为利器,绕指之间的琴音箫曲足以使人肝肠寸断。有人言之,这萧然为今金国国王与隔岸相望之郑国之长公主之子,也有人云,乱世注定出才俊英雄,这琴箫公子定是救世之主,英雄不问出处,何必深究,然最多的的一种说法居然是最为独特却是民众茶余饭后最为消食解暑的谈资,此说法为,琴箫公子与百合公子为一对神仙眷侣。
 
 
第2章 正文 第一章 不讲理公子
  千水湖无边无际,远望如一望无际蔚蓝天,曼妙雾气环绕,即使相隔仅一丈之遥,也是虚幻景象环绕,分不清水的界限,只能痴痴呆呆的望着一抹素净的楼阁空置与湖面之上。
  湖心的微波不断荡漾到岸边,一波一波,阁楼之中的二层延伸出来的小亭,一翩然素衣少年执手身后直盯着那微波荡漾不断,随着少年眉头紧锁的愈演愈烈,那微波震动的更甚之。
  清凉的嗓音终于忍不住的向着身后摇椅之上静心喝茶的另一紫衣少年吼出,“为什么总是说我和他是一对,那些个劳什子闲人都是吃饱了撑的无事可做吧!我沈昌珉上辈子是欠了什么人的,十万八千里的隔着,都能扯出这种闲言碎语,什么百合公子,定是卑鄙无耻艰险小人,一定是他传的这污言碎语,吃饱了撑的吃饱了撑的!”
  碎碎念不停的素衣少年不是别人,就是那传的天花乱坠的救世英雄琴箫公子,然,传言真是害死人,这泼皮少年就是那神仙般的人儿,这个无情的事实定让无数以一曲悠然梦的琴谱就陷于粉色桃花**无比的爱情美梦的少女肝肠断裂,且欲哭无泪。
  “表哥,我说了这是那些个无知民众的饭后胡诌,你可别诬陷人家百合公子!”
  紫衣少年是沈昌珉的伴读,也是沈昌珉的表弟,姓崔名珉豪,俊朗相貌气度不凡,除这点和沈昌珉有着血缘至亲的相同之处外,两个人还有着无数的相同爱好,但有一点崔珉豪胜过沈昌珉,就是此人可以与之讲理。
  换而言之就是,沈昌珉此人,不讲理。
  沈昌珉双眼惊讶的盯着崔珉豪半晌,“珉豪弟弟,你吃了什么药,竟然帮着外人说好话,我可是你亲表哥!”
  崔珉豪一副了然的表情,跟此人如何能讲理,既然如此,转移话题兼胡搅蛮缠乃上策也。
  “亲爱的表哥,表弟我错了,叔父说了下月初的诗文盛典要我陪你去,据说这次圣上要携百合公子共同出席,届时表弟一定跟你一个鼻孔出气,那百合公子是龙是虫我们就会知晓了!”
  崔珉豪略微的献媚,这可不是这十五岁少年心甘情愿要做的事,实在是被他的他的刁蛮表哥逼出来的!
  “他定是只虫灭错!”沈昌珉这厢下了断言,对一个从未谋面的人下了如此的断言,即使对于泼皮般的杂耍惯了的沈昌珉来说也是第一次,这沈昌珉生活了十六年未曾里开这千水湖,离开这潇然馆,让本来洋溢于心中的些许激动之情竟然被一个百合公子打散飘然随风而去。
  沈昌珉之父是个孤傲之人,其乃金国第一文学士,性格孤傲不说,这学问之上的问题更是千年被岸拍打也不会出现水痕的岩石般,他就是相信他就是真理,其他人都是谬论。
  沈昌珉是他第五子,从出生之日子就被他安排在这千水湖潇然馆,不是因为这里风景秀丽为自己的儿子好才做如此决定,而是,这沈昌珉的生母身份低微,配不上这沈大学士的身份,这千水湖地处偏僻,昌珉的生母喜欢清幽雅致的地方,怜之爱之,也算给他们母子无名无份的一个交代。
  出乎这沈大学士意料的是,沈昌珉音律极通,也有着一身生母传其的修身内功,这琴也好,箫也好,在沈昌珉的练习之下,难掩凌厉。即使是隐于世,却还是渐渐的传入百姓间,再后来诸位也就知道了,两公子的神仙般的传说也就越演愈烈,无论当事人是如何,但在百姓心间,美好的不容别人添加任何的瑕疵。
  沈昌珉十六年间从未离开过,每日抚琴吹笛过着的真切实神仙般的日子,但是这性子,从崔珉豪来了伴读之后就越来越嚣张跋扈,小小的隐士公子越来越像混世与街头的泼皮无赖,其实,沈昌珉这十六年来最向往的最想成为的,就是个小流氓,当然,这一切都是拜崔珉豪所赐。
  细长瓶颈鹤嘴玉酒壶,雕百合嵌露珠绿翡翠酒杯,沈昌珉端起一杯就往嘴里送,顺手将过油炸酥的花生米向嘴里一抛,话匣子也随之开始滔滔不绝,“快跟我说说你最近听到的新鲜事,上次你讲的翠红楼俏娘子一哭二闹三上吊要嫁朴家大少的事,嫁成了没,要我说啊,一定是没成!”
  崔珉豪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表哥,叔父交代让你好好练习,说是一定千万不能丢脸,听说这次是在当今主上面前表演,既然叔父让你出去,你还不好好准备一下,等你出去了,我这些市井小民的故事,你该没兴趣了!”
  扑闪着自己的长睫毛,用他无比清澈加魅惑的大眼睛对着崔珉豪一阵的散发可怜的目光,“其实我不想去!”
  “恩?为什么?表哥,你,不是一直都想出去的吗?”
  “道理是这样没错,但是下月初是我娘的生辰,她一直都在佛堂,生辰也该出来见见我了,我才不要去给沈老头撑面子,再说,他也根本不认我是他儿子!”沈昌珉话说的坚决,一满杯的清香酒酿下肚,“珉豪,帮我回了他吧!”
  十六岁的少年满面愁容,仿佛方才插科打诨细数他们糗事的少年根本不存在,崔珉豪给了沈昌珉一个拥抱,“我知道了,我会和叔父说的!”
 
 
第3章 第二章
  崔珉豪一月之中来潇然馆十日,每一次都是在沈昌珉的胡搅蛮缠下嘴巴说干,像这样轻易的就被放走的时候着实难得。
  从潇然馆到沈宅需要2日的路程,等到崔珉豪到了沈宅之后才发现,自己这一次,真真的帮不了沈昌珉的的忙,回绝沈父这件事,他根本就无法开口,开了口,就是要了沈家上上下下五百多口的命。
  还未进门的崔珉豪就被明晃晃的牌匾闪了个眼晕,沈老爷迈着方步闪到崔珉豪身边,帖耳附上一句,“珉豪,主上在府上要老夫带他去见昌珉,欺君之罪后果你也知晓,切记不可胡言乱语!”
  崔珉豪毕竟年幼,又喜在市井闲逛自由自在,一听金王在此,还要去见昌珉,当下两颊就被汗水浸湿。忙点头答应,顺手扬起长袖擦汗。
  见了金王行礼,头不抬眼不睁的一句小人告退,就奔去找自己养的白鸽,挥笔写下要对昌珉说的口信,夹带在白鸽的爪子上,扬起手放飞鸽子。然后双手作揖,祈祷沈昌珉看到这一切早作打算。
  沈父的暗示就是让崔珉豪管好嘴不得透露沈昌珉的真实身份,虽沈昌珉的脾气不会认他这个父亲。但是沈父还是要崔珉豪转告沈昌珉,金王你要见,并且这诗文盛典也一定要出席,否则沈家一干人等都是灭九族的下场。
  千水湖潇然馆
  沈昌珉手握崔珉豪带来的信纸,气的直咬牙。“好你个沈老头,拿着人命逼我就范,可是你不想想,你们几百口人就一个崔珉豪跟我相干,其他人是死是活我根本就不在乎,我这就去绑了崔珉豪与我一起,你是死是活我才不稀罕,不对,你死了最好!”
 1/7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