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鬼 by 麒麟玉 (二)

     ☆、  第二十三章:

        刘佳人的父母家在市郊的别墅区内,去那里要经过一段僻静的公路,因为事发时已经深夜十分,发生车祸后有一段时间都没有人察觉,幸好几十分钟之后有一辆车路过好心的报了警,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人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昏迷不醒,直接被推进了手术室。
    许郡洋一边找船回市里一边用电话通知了刘佳人的父母,赶到医院时刘家的人已经在手术室的门口聚集了一大帮。
    女儿遭此横祸刘母已经哭昏了,刘父也是老泪众横伤心欲绝若不是被人掺着怕是站都站不不住了。许郡洋这才知道,刘佳人的伤远比他想象的要严重的多。
    因为没有目击者,谁也不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人推出手术室之后也一直都没有恢复意识,直接送进了ICU。
    事发过程许郡洋还是第三天到警局查看监控才知道的,从录像上看车子好像突然就失去了控制在路上拐了几下之后直接撞上了路边的树,几十年树龄的一棵银杏树都被拦腰撞断了,车就更别说了,当场报废。不过,警方随后对那辆车调查得知,车子的刹车系统并不存在任何问题。
    也就是说,这场意外不存在任何疑点,单纯的车技问题。
    但录像上显示,在车祸发生不久之后后面的门突然自己打开了,而且还不是那种一下子弹开的,而是缓缓的打开,就好像有一个人开门下了车,可画面上看根本就一个人也没有。对于这个诡异的现象,警方的解释可能是因为撞击导致了门锁出现了问题所以才会自动开启,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可不知为何许郡洋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隐隐之中心神不宁。
    他在医院连续守了几天几夜没回家,今天刘家的人坚持要他回来休息一下,他这才有时间回祖屋去。
    就在离家还有半条街的地方,偶然听到旁边的巷子里有奇怪的动静。这个时间已经很晚了,各家各户关门闭灯早睡了,会出现争吵的声音自然很奇怪。
    许郡洋本来没想多管闲事,人都走过去突然听见其中有个声音很熟悉。
    回身跑过去一看竟然是齐青,他身上还穿着校服呢,显然是刚从学校回来。有几个小混混打扮的人把他堵在了墙角,正在动手动脚的似乎是要打劫。
    许郡洋一股子火就冲上了头,连问都没问一句上去就动了手。
    换做平时他也不是这么不冷静的人,从小到大也没打过几次架,今个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疯了似的打的都红眼了。
    齐青就一直面无表情的在旁边看着,一个字也没说。
    直到许郡洋把那几个人打的趴在地上起不来,他的表情才变了变,可依旧是冷的要命。
    二人肩并肩的回了家中间一句对话也没有,齐青一回屋就把门关上了,后来还是许郡洋耐不住性子敲门进去找他。
    齐青已经换好了衣服,背着身正在系扣子。
    “刚才是怎么回事?”
    齐青回头冷冷的撇了他一眼,“你管的太宽了!”
    许郡洋实在是搞不懂他到底为什么跟自己稚气,“别这样行吗?我到底哪儿惹着你了?”
    齐青看他的眼神都能砸下冰来了,把许郡洋看的浑身发冷,就好像自己做了亏心事一样,自己的口气先软了,“我只是担心你。”
    “我不是小孩子了,用不着你来关心!再说,你是我什么人,凭什么关心我。”
    “至少我还是你的房东。”许郡洋叹了口气,“你好几天都没回家住了吧?”
    “是,我这几天一直在宿舍住。”
    “为什么不回家?”
    “有些私事要处理。”
    许郡洋冷哼了一声,心里酸酸的不是滋味,“女朋友?还是男朋友?”
    齐青的表情非常的不满,“许先生,你不觉得你这个问题很失礼吗?”
    “我只是想认识一下你那位朋友而已。”
    “我想没这个必要吧?”
    许郡洋已经乱了,脑子里太多的东西纠结在一起,乱的跟团麻一样,“抱歉,说了不该说的话,我脑子现在不清醒你别往心里去。”
    齐青闷了会儿说了一句,“我没有朋友!”
    “那……”多说多错,许郡洋想还是别再多问的好。“怎么没有朋友,我不是吗?”
    “朋友?”齐青不知所谓的笑了一下,很冷,有些嘲讽的意思夹在里面,“……那块玉还在你身上吗?”
    许郡洋一愣,顿时尴尬无比,又心道,他怎么知道那块玉的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是不是被你借花献佛送给别人了?”许郡洋被他问的哑口无言,还没组织好语言又听齐青说道:“那块玉虽然并不名贵,却是我自小贴身而带从不离身的护身符,对于我来说意义非凡。”
    齐青一句话让许郡洋惭愧不已,虽然并不是他主动借给刘佳人的,但他也难辞其咎,尴尬的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当你是知音赠你贴身之物,你却转送他人,许先生,我这个朋友对你而言又值几斤几两?”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借她看一看,何况……”
    齐青抬手止住了他的话,表情拒人千里之外,“有什么差别?我说过那枚玉牌可以保你平安,不可以离身,你当我说笑吗?”
    总算知道他为什么生气了,许郡洋已经无话可说了,低下头说了句,“明天我就拿回来。”
    齐青冷笑,“我一番心意,你却如此轻视,看来许先生是名贵的东西看多了,不削我这份薄礼。”这句话说的可太谦虚了,那块玉价值几何许郡洋心里一清二楚,又岂是薄礼,“既然如此就请许先生还给我吧!”
    意思摆明了是要恩断义绝啊,许郡洋没想到那么一件小事竟然惹的他这么生气,一时间慌了手脚,“我现在就去拿回来。”说着当真就要往门外走。
    手搭在门把上突然一愣,心说,对了,那块玉呢?刘母翻看刘佳人的包时里面好像并没有那块玉,玉哪去了?许郡洋想着想着脸色都变了。这玉只不过借给别人看一下齐青都不干,要是丢了,他还不气死!
    “渡轮早停了,你还是明早再去吧。”
    这个时间渡轮的确已经停了,想回市里除非租船,可是外面已经下起了雨怕是根本租不到船了。这就是住在岛上的坏处,实在太不方便了。许郡洋有点心虚,“……明天一早我就去。”
    “哦,对了,我忘了提醒你,那块玉一但落在别人手里就会变成不祥之物,会为别人带来厄运!”齐青似乎并没有发现他脸色不正常,擦身而过时又说了一句,“许先生既然不能妥善保管,还是放在我这里稳妥一些。要是拿回来了就赶紧还给我吧。”说完拉开门,摆明了是要送客。
    齐青根本没原谅他的意思,许郡洋理亏也不知道怎么哄他才好。不过这些现在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块玉的下落,要是找不回来费再多口水都是白费。
    为了亡羊补牢,第二天刚蒙蒙亮他就顶着雨赶往了码头,可是没想到因为预测有台风的关系所有的渡轮都停了。就连平时一些靠摆渡为生的私人船只也都休息了。
    许郡洋实在想不出任何办法,眼瞅着雨越下越大,风也越来越急,一层卷着一层的乌云压在头顶,低的仿佛随时会掉下来一样,看这样子这雨短时间内根本就不可能停了。
    还能怎么办,只能先回家再说。
    许郡洋出门走的急,没找到伞,这会儿全身都湿透了,雨水顺着下巴成了流儿的往下淌,风再一吹冻的他浑身哆嗦。
    到了那个坡下抬头一看,齐青打着一把黑色的雨伞站在家门口,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他的眼神,比砸在身上的雨水还要冷!
    
    ☆、  第二十四章:
    
    “渡轮停了,看来得明天才能回市里了。”
 1/16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