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鬼 by 麒麟玉 (三)

     ☆、  第三十七章:

        现场太过混乱,轰然落地的大量重物伴随着巨响掀起大片的粉尘,外围的人谁也没有看清楚在那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现场安静之后,不知道是谁先开了口哆哆嗦嗦的说了一句,“总,总经理!”
    “快,快去救人!”
    其实所有的人都看见了,那重物是直奔着总经理的脑袋砸下去的,这人铁定是没救了!
    可是当众人冲到事故中心地点的时候却看见许郡洋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瞪着惊恐的双眼完全没了反应。而那个砸下来的重物竟然落在了离他几米远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堆废铁。
    “总经理受伤了,快叫救护车!”
    这场重大的事故造成两个人受伤,一个是许郡洋,不过检查发现他除了腿上有伤之外其他的地方竟然毫发无损。另外一个就是事发时拉了许郡洋一把的那个职员,也被**的物体砸中,索性也是轻伤。
    被抬上对岸派来的救护船时他还在回想刚才发生的事,事发时二人离的最近不过短短数米的距离,他看的太清楚了,**物是直直的奔着总经理而去的,那一瞬间他还想,完了!人在那种时候都会条件反射的闭上眼睛,就是这短短的几秒他错过了最关键的一幕。
    等睁开眼的时候,**的物体已经跑到了视线之外。这实在实在是太奇怪了,他甚至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看花了眼。这个问题相当的困扰他,困扰到他连自己身上的伤都给忘了。他还不确定的问了医生一句,“我们总经理真的没事?”
    “放心吧,他没事。”
    职员还是不敢相信,跃过一堆医生的肩膀头往那边看了一眼,许郡洋就躺在那边的担架上,几名医生围着他的腿给他止血,其他地方好像的确没什么事。就是脸色很奇怪,面无表情半天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你确定?我怎么看他都没反应了?”
    “他那是受惊过度,吓的。先关心你自己吧,你的伤比他重多了。”
    死神手里逃过了一劫受点惊吓是难免的,不过这只是其中之一而已,真正让许郡洋惊到没反应的是那一瞬间看到的画面。
    **的重物是一块309x310的防滑铁板,如果按照它掉落的方向直插下来瞬间就能把人的脑袋削掉!许郡洋是眼瞅着它直奔自己脑袋来的,可就在它离自己不到半米的时候突然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一样被弹了出去。
    然后,他心惊的看见自己身上出现了一团模模糊糊的白影,好像是个人的形状趴在自己身上,伴随着周围的轰鸣声和掀起的尘土,很快就消失了!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太快了,快的会让人以为那是错觉。可许郡洋坚信,那一刻那一秒他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周围全都是嘈杂的声音,有人在叫他的名字,有人在哭。接到消息赶到医院的父母不停的摇晃他的肩膀,医生在为他的伤口消毒。许郡洋觉得很疼,可是只有腿部的肌肉在动,表情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他知道自己应该说点儿什么好让父母安心,可是说不出来,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就在这时他偶然看见门外的走廊上站着一个人,那个人似乎也在透过玻璃看着他,准确的说是对着他的方向站着,因为他的脸几乎全都被长长的头发挡住了,根本看不见五官,当然也就看不见他的眼睛。
    许郡洋起身就追了出去,而那个人却在此时转身离开了。他走的很慢很慢,可许郡洋一直追到大门外也没有追上,只是眨眼的工夫人就消失了。
    不过许郡洋知道要去哪里找他。
    临近傍晚,天气还是很热,烈日留下的余温还在肆虐,热的简直能把人烤化了。
    许郡洋连着拦了十几辆出租车竟然没有一辆肯停下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集体罢工了,竟然全都拒载,他没办法只能拖着那条伤腿在三十几度的高温下走了好几公里的路。
    实在走累了就坐在路边歇一会儿,歇够了接着走,平日开车不过几分钟的路程,他用了两个多小时,天都黑了。
    到了海边渡轮刚刚离开,下一班还要等半个小时。许郡洋不想耽误时间,他打算租一条船过去。
    正巧旁边就有这么一艘渔船停在那,有个渔夫打扮的人坐在那不紧不慢的抽着旱烟,许郡洋一看,满脸皱纹佝偻个背,这人不就是开寿衣店的那个老头吗。
    “老人家,我想租您的船。”
    老头没理他,吧嗒吧嗒烟嘴,吐出一口青烟。
    “老人家?”
    还是不理人,许郡洋以为海风大他没听见,抬着腿上了船。还没站稳那老头突然起了身,把烟袋锅子往船帮上敲了敲,用很重的客家话吆喝了一句,“客满,起船喽!”
    许郡洋十分诧异的看看左看看右,心惊的发现自己周围竟然有六七个人,可他明明记得刚才一个船客也没有。
    “排排坐排排坐,莫要掉海里去呦。”
    船已经离了岸,许郡洋也只好先坐下来免得真掉海里去。这时他发现,周围那些人很奇怪,他们全都抱着双腿坐在船帮上,一个个神情呆滞,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许郡洋本想问问旁边那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那个人的脸色白的跟纸一样,特别的吓人,许郡洋紧忙把视线挪开了一句话也没敢跟他说。
    为了缓解心理的紧张他回头看了一眼,突然发现岸边那些光亮全都看不见了,周围成了一片黑暗。
    按理说这两岸的距离并不远,就算站在对岸也能看见对面的灯光才对,何况这船才开出去不一会儿的工夫,怎么反倒像进了深海一样,四周雾蒙蒙的什么也看不见。
    撑船的老头好像见怪不怪,划着船在原地打了个转,不知道从哪拿出来一盏水莲灯弯腰放进了海里。很快那灯就顺着水流飘了出去,老头不紧不慢的把浆换了个方向按着灯滑过的水路把船撑了过去。
    说来也是怪了,几乎是眨眼的工夫周围那一团像雾一样的黑暗就消失了,抬眼一看这船竟然到岸了,速度比渡轮还要快。
    许郡洋是最后一个下船的,因为他刚发现自己身上穿的是病号服,兜里没半毛钱,本想和老头商量着回家去取或则明天给他送店里去,可那老头根本就不搭理他,点了一锅烟叼在嘴边撑着船就走了。
    许郡洋觉得很是莫名其妙,还有刚才在海上的时候,怎么好像是从秘境里穿过来的,别的不说,就单看这速度也未免太快了吧?
    不过他也没工夫细想太多,赶紧回家才是最重要的。
    从渡口到家还有十分钟的路程,看着眼前蜿蜿蜒蜒的破路,许郡洋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可是一想到木子青也许就在家里,他又有些激动,扶着墙壁硬是片刻都没休息的一步步爬到了家门口。
    院子里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看来人都没回来呢,许郡洋还想着自己要怎么进去,一推铁门竟然根本没上锁。
    此时此刻他突然有点害怕,万一那不是他该怎么办,万一找不到他该怎么办?
    失望了太多次,他是真的怕了。
    犹豫了许久,他终于给自己鼓足了勇气推开了那道沉重的门。
    
    ☆、  第三十八章:
    
    家里静悄悄的,静的可怕。
    一楼所有的房间他都找过了,二楼的房间也全都找过了,连洗手间都没放过。许郡洋的心渐渐的凉了,他站在走廊里呢呢喃喃叫着木子青的名字,“……你在哪儿?求你出来见我,求你了。子青!子青!”
    回答他的只有寂静。
    “我知道你在,一直也没有离开,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出来见我一面,一面就好……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求你了。”许郡洋颓废的跌坐在地上,心就像被人掏空了一样,连疼都感觉不到了。
    他现在已经开始嘲笑自己,那个人已经走了,为什么还是不肯面对现实。就算没有离开他也不会救我这个负心的人,因为我本来就死有余辜。
    不知道在那里坐了多久,久到月亮都变了方向,突然,从走廊的深处突然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1/11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