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富二代总爱偷偷跟着我》 by 七里红妆 (一)

   芜国。

  城外的荒野边,寒风烈烈。
  慕容锦被大队人马包围了。
  他手提寒刀,身形勇武如天神之兵,头脸上不知从哪儿来的血水却已经淌到了下巴。
  “慕容锦!”敌对阵营里一人高声喝道,“你已是穷途末路,缴械投降,饶你不死!”
  慕容锦傲然笑道:“做梦!蒋争鸣,你可还记得,你虽不隶属于我部下,但当年我领军征战,你也曾与我做过时日不短的同袍兄弟,如今这么快就改头换脸当了叛军,午夜梦回,你可曾羞愧过?”
  那人怔了一下,像被戳中了痛脚,面色一变,复又朗声道,“太子殿下,大势已去,不如快快束手就擒,你尚还有一线生机。”
  “未必,”慕容锦淡然道,“你我虽必有一战!鹿死谁手还未可知,拔剑吧!”
  那人佩服道:“既然如此,得罪了!”说完一摆手,黑暗的山头立即银光窜动,黑压压数百名架好箭弩的士兵冒出头来,将箭尖对了慕容锦方向。
  蒋争鸣拔刀出鞘,大吼一声:“杀!”身后的士兵们纷纷而上,箭雨立刻山如呼海啸般袭来,刀剑光亮照彻夜空。
  慕容锦夹紧马腹,腕口翻转,一刀挥开抵至身前的箭雨,亦高声吼道:“杀!”
  寒夜的火光中,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慕容锦只一人便如炼狱中走来的修罗煞神,以一敌百,神挡杀人,佛挡杀佛,战甲上铺满了漆黑粘稠的血液,战马脚下尸陈遍地。
  他的状态激励了他身后的将士们,亦同他一同搏命。
  忽然,山谷中传来另一队人马的踏蹄声。
  “殿下!”一人高声道,“沈将军来了!沈将军来了!”
  慕容锦在纷战中回过头去,打头那人穿一身银色铠甲,手提长剑,正疾马飞驰而来。
  “沈茴……”慕容锦一晃神,继而怒吼道:“沈茴!我命你驻守皇城,为何擅离职守?!”
  “太子殿下!”沈茴须臾间已至近前,一剑劈开慕容锦身边企图偷袭的敌军,说话的语气一如他这个人,云淡且风轻,“皇城守不住了,不要也罢,我带兵前来支援你。”
  “你!”
  慕容锦被他气得气血上涌。
  然而事实确已如此,沈茴说守不住,那便是真守不住了。
  夜色深沉,天际滚起厚厚雪云,慕容锦仰头望去,一日中最黑暗的时刻也已经来临。
  许是耗得太久,慕容锦已经心神俱疲,他一朝松懈,手中握着的刀柄被人震得差点脱手,沈茴眼尖瞧见,飞马过来,悍然替他击退身前的乱兵。
  “殿下!”他回过头,与慕容锦抵肩而立,眼角一颗浅淡的泪痣在火光中一闪而过,眸中有难得一见的情绪,“还未到弹尽粮绝之时,今日愿与君浴血一战,杀出一条血路来!”
  慕容锦望着沈茴灼灼明亮的眼睛,心中燃起一丝火光。
  然而杀不尽的敌军源源而至,一如这过不完的永夜。
  慕容锦只有一队人马,天将破晓之时,他终于渐渐力竭。
  “殿下小心!”
  一道箭羽寒光从慕容锦的眼前闪过,千钧一发之际,一人扑将过来。
  “噗——”地一声,血肉穿刺的声音如雷鸣般刺痛了慕容锦的双耳。
  “沈茴!”
  慕容锦亲眼望着沈茴苍白着脸伫立在他的面前,然后缓缓倒下。
  慕容锦心神大震,上前一步扶住他即将软倒的身躯。
  “沈将军已死!”不知是谁在人群中高声喊了一句,“破敌有望,众将快杀!”
  “谁说他死了……”慕容锦高声喝道,“谁说他死了?!”
  他以刀尖驻地,蓦然回过头来,朝阳晨光堪堪升起,照亮他染血震怒的脸,格外可怖,生生将他身旁的敌军吓得不敢再前进。
  慕容锦搂紧沈茴,翻身上马。
  他开始发力,挥刀乱,斩,所过之处,血花溅起数丈,和刚才的力竭之态全然不同,慕容锦以命搏杀,竟是带着沈茴生生从前赴后继的将士中杀出一条血路来,策马往深山中奔去。
  不知跑了多久,一直到天上下起了雪,□□战马也再跑不动了,力竭身死,慕容锦这才终于抱着沈茴下来。
  他将沈茴轻轻放到地上,小声唤他:“沈茴,沈茴?”
  沈茴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睁开眼睛,从嘴里吐出一口血沫来:“殿下……恕臣无能,未能尽忠职守……还望……还望……”
  “别说了,别说了……”慕容锦说,“这不是你的错,这江山本就不该属于我……我太傻了……太傻了……”
  沈茴望着他,眸中似有千言万语。
  雪下得大了,如鹅毛般纷扬下来,凝在沈茴纤长的睫毛上,成了冰晶。
  慕容锦下意识地裹紧了他,怕他在冰雪中受了凉。
  沈茴咳嗽了一声道:“殿下……好好活下去,总还有一丝希望……或者回皇城,蒋争鸣虽有些愚忠,但念在往日情分,定然会力排众议保下你,到时候留得命在,再从长计议不迟……”
  “不!”慕容锦说,“皇城我是不会再回去了,沈茴,你跟我走,我们去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我不要那些……我、我们去过无人打搅的日子……”
  沈茴听到他说这话,笑了一下,伸出冰凉的手,贴在他脸上:“殿下,你我缘尽于此,若有下辈子……你快走罢,别管我了,他们快追上来了,你要记得好好的……活下去……”
  慕容锦握住他的手:“不!沈茴!你听我说,你不能死,我……”
  然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沈茴的手便脱力滑了下去。
  “沈茴……沈茴!”
  慕容锦大恸,悲痛欲绝,“哇”地一声从嘴里喷出一了口血。
  丰和三十五年冬,二皇子慕容远登基称帝,太子慕容锦,薨。                        
作者有话要说:  废了好多稿和梗,终于开坑了。
这个开头也是之前废掉的一个梗,重新捡起来改头换面了。
希望大家喜欢,鞠躬!
下一更在凌晨。
 
  ☆、第二章
 
  中午。
  Y城影视城。
  即便不是周末,往来的游客也还是那么多,沈茴刚下了戏,身上还穿着一件粗糙的古装长袍,一在片角落的台阶边坐下,就听见耳边传来一阵窃窃私语。
  沈茴回头看去,见两个穿裙子的女孩儿手里拿着手机,正满脸通红地看着他。
  其中一个女孩道:“小哥哥,我们可以和你合个影吗?”
  沈茴已经不是第一次碰到这回事了,他一脸习以为常地点了点头,站了起来。
  “啊啊!”
  两个女孩儿小声尖叫,飞快地凑过来,下意识都躲在沈茴的身后,笑嘻嘻地举起手机对着摄像头比了个“耶”。
  “咔嚓”一声,照片拍好了,两个女生满脸兴奋地看了下照片效果,很满意,回过头不停地对沈茴鞠躬感谢。
  沈茴没什么表情,点了点头,又坐回到原来的地方。
  天气实在太热了,加上这两天连轴转的工作,沈茴有些蔫蔫的,眯着眼睛正要睡去,又听见有个人在他旁边叫他:“小茴?小茴茴?”
  沈茴皱了下眉睁开眼,见是他熟悉的片场助理姐姐孟曼欣,她手里提着两个盒饭道:“领饭的时间到啦,你又忘了吧?喏,这是给你的。”
  沈茴接过饭盒,道了声谢。
  孟曼欣在他的旁边坐了下来,不等他开口便絮絮叨叨地道:“这么热的天你也能睡得下去?是不是昨天晚上又通宵打工了?说起来你也才刚满十八岁吧,这么拼干什么?”
  沈茴在心里面默默地念了一句,我十九岁了。
  以前家庭条件还好的时候,沈茴也是在学校里面读过书的,只是后来他爸爸迷上了赌博,在外面输了一大笔钱,带着家里仅有的一点积蓄跑路了。
  要债的找不到他,便天天找上门来。
  那时候妈妈一个人不仅要供沈茴读书,还要替跑路的父亲还债,精神压力太大,最后终于累得病倒了。
 1/24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