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撞进你怀里1924》 by 无尾北北 (一)

 第一章 国民时代

  在省城里,有四大家,惯称:文武财神!
  路巷深秀,声名赫赫!
  文家,世代书香,不只是在省城,在全国也是甚有名望。
  吴家,祖上便是黑三代,这里的“黑”是指务农,后来机缘翻身,从泥腿子翻身做了枪把子。
  柴家,一家子不知更迭多少代,听闻是商周开始,就学会了生意经,一念几千年,如今是财势逼人。
  沈家,倒不是因为定为神就是个搞掐算的,其实是个什么都会沾一些的,这是明面儿上的,实际上主要是与外国佬做生意,主要做对外贸易,外国货好啊,走俏省城直至上海地界!
  说白了,这四家,钱权财政,一把抓。
  在整个省城里,可谓是说一不二。
  除了文家是世代累积声名,其他三家,黑白两道,明暗两路,不管是上三路还谓下三路,都是条条通畅,路路顺遂。
  虽说沈家是搞对外贸易的,但是,因为和外国人关系“铁”,省城各界都会给点脸面。慢慢的,人脉与钱财的路子越来越广。
  沈家长子,沈长运,正是这一界省政府的财政司司长。沈家人不只会赚钱,最会算钱。左手钱倒右手,绝不会少一个子,往往要翻几翻。
  按照沈家人的说法,不能让出手的买卖白漏了这些个档。沈长运,不只会赚钱,还会当官。自从他做了财政司司长,他的上司不用愁钱,他的同级不必担心被追银子的事。
  沈家二子,沈亚亨,大亨典当行的东家,大亨典当行涉及典当、拍卖以及地下黑市生意。其实沈亚亨最赚钱的还是做的国外生意,现在的中国人喜欢外国货,外国佬喜欢中国的东方味道。
  沈家三子,沈季文,人如其名,爱文学文,史地学贯通古今,诗画书琴,无一不精。年幼时,沈家出了血,跑断了腿,才能拜文家如今当家“文五爷”为师。不辱师命,成绩斐然。
  沈家四子,沈四言,很少人知道,纨绔一个,本来送他去留法,学了一口流利的英语回来,法国语还不如西班牙语讲的利索。刚回国,正舒坦着。
  沈四言,自从懂事起,就自己作主,把名字改成了两字,沈言。
  坐在餐桌前,端起一个只绘彩边儿的珐琅杯,通体纯色,工艺精湛,只在突出位置勾勒彩线。珐琅杯装着大半杯牛奶,他还拿在手中晃了晃。沈言用的这一套珐琅瓷餐具,是他从法国带回来的,甚得他意,时不时用上一用。
  “小言,还在摆弄你的餐具呢,这都几点了,怎么才用早饭!”
  沈三爷沈季文,对于自己四弟的不规律作息很是不满,见他一次就要说上一两句。
  沈言看见三哥沈季文从外面回来,就像没看见这个人似的,继续摆弄他的早餐。
  在沈言眼中,沈三爷就是个老学究一样的人,学识倒也深厚却学成了二傻子,娶个老婆还是个严格规矩的“天主教徒”。这样的俩人过日子,就差拿尺子比着,一寸一厘分毫不差。不管做什么,愣生生要讲究规矩。
  “小言,你的就餐礼仪也不怎么样,改天让你嫂子好好教教你!”
  沈言不想与对面这个拿尺子生活的人多讲半字,继续吃着面包,慢慢咀嚼着。
  沈言17岁离家,如今27岁,法国十年,与家人甚是疏离。十年当中,没有回来一次,书信倒是常有,但是,沈家三哥很不满意他这种不重视家族家庭的做法。
  “你也都这么大的人了,也别整天闲着,给你找了份工作!”
  “干什么的?”
  沈言像是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致,放下手里吃了一半的面包,拿起旁边的丝绢,擦了擦嘴。
  “你怎么不多吃一点,这么大个人,半杯牛奶和半个面包,身体需要摄入的营养能够吗?”
  沈言自椅子上离开,又走了两步,却停了下来。
  这时的沈言很想离开餐厅,但又想了想,这才停下脚又仰起头,顿了一下才转过身子。可他的双手非常不耐烦地放在了裤兜里。
  “什么工作?”
  沈季文对于沈言的放浪不羁很是无奈,把手里的袋子扔在他的怀里,见他伸手接了才放开了手。这次是沈季文先离开了餐厅,走到门口时才回沈言的话。
  “我托了不少关系,人家才要你这种除了英语什么都不会的!”
  省城南校,一所男校,师范男校,英语老师。
  西服革履,却不耐烦地把衬衣头一个衣扣解开,又系上,又再解开。沈言觉得快被憋死的时候,教导主任终于接见了他。
  “沈先生,请坐,不必客气!”
  沈言在听到教导主任的脚步声时,立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非常的得体,礼貌又绅士。
  沈言伸出右手与教导主任轻握了一下,不轻不重,手掌温软,教导主任看得出沈家四爷教养良好。教导主任姓傅,名曰:傅全程。
  当时听了这样的名字,沈言出乎意料地未有露出什么异样的表情,因为显得太平常,事后却惹得沈季文暗自嘀咕了一阵。
  “傅主任,您好,鄙人沈言,从法国谦谦归来七日整!”
  沈言用词尚有技巧,归国之子,思乡之人。诚如沈言所想,傅主任在他履历上只是扫了一眼,就对他相当满意。
  “沈先生不必谦虚,沈家渊学即深,沈三爷又是咱们省城有名的文墨客首,对于你,我看着是很满意的!”
  傅主任三言两语间,敲定了下沈言的工作,沈言更没有多问,为什么没有见南校之校长之类。
  这是一所男校,沈言很清楚。
  沈言慢慢走在校园里面,桦树林被微风吹过,阵阵“哗哗”声,不断传进耳朵里面。
  “哎呀!”
  “对不起,对不起!”
  一双如稚童般黑珠一样的双眼,撞进了沈言的心里头。
  “彭彭彭!”
  沈言听得到心脏跳动的声音,他不由地抚在了心口处。
  “这位先生,很是对不住,您是哪里不舒服?”
  沈言听到了一个少年人年轻的喉音,在他耳边响彻。
  撞过来的人,沈言抬头看过去,果真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人,衣着黑色校服,手中拿着刚从地上捡起的几本书。
  少年人把书挨个甩了几下,像是个极爱书的,又再朝着沈言连连鞠躬道歉。
  沈言不由着笑了起来,越觉得很可笑,声音却越发地大。
  “呵呵......”
  “哈哈......”
  沈言的笑声,引得这个少年人站在原地愣住了。
  “原来,你是个爱笑之人!”
  “哦咳,那个,我的意思是,那个,你很有绅士的魅力......”
  这个少年人许是知道自己孟浪失礼,又是一阵脸红,又是一阵歉意。
  沈言与文诺,相识的第一天。
 
 
第二章 国民时代
  文诺在南校刚开学头一周,主修西方文化与欧美艺术修养,他希望在国乱时期能够更多的学习西方文化,以学致国。文诺对于学业的认知与追求,得到了父亲的大力支持。
  文家,儒学治世,十几代人传学根本,以学治家,以学致国。
  文诺的父亲,文华信,文家上一代幼子,文采最是出色,自然成为这一代文家的当家人,祖父文礼哲,已经退居避世。一心著作研学,不管家中之事,更别说外面的乱事。
  文华信自掌家来,更多地与外界相连交互,名声极旺,外人尊为“五爷”!
  文五爷有两女三子,尤其是两女,十多岁时都送往国外学习。目前,已然是省城数一数二的新派女子代表。
  文五爷长子二子,分别名为泽雩与泽霁,泽天下,以致行。五爷对于二子期望甚深,平日多携于身边。
  文五爷大女二女,名为零露与零霊(ling),美人之意。二人早些年学已归国,嫁予省城权势人家。可谓志得意满,生活幸福。
  省城之中,不大有人知道文五爷还有个三子,文诺,传闻是文五爷曾经风流一夜得来的,其生母只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儿,生了文诺不久,便得病去了。
  还在襁褓中的文诺,被文五爷抱回文家,记在太太名下,但名字不能与正经嫡系子女同一排列。
  对于自己的出身,文诺自从懂事起,也慢慢从太太的态度当中领会了其意。
  文诺只能称太太为“母亲”,也从未见过其对己有甚关怀之意。
  文诺的大姐二姐,叫法即多样,又显可亲,文五爷的太太听来总是开心得不得了。
 1/25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