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刺客列传之归隐 by 白忍 (一)

   ☆、第 1 章 改国为郡

  第一章
  高耸的瑶光王城下,慕容离立于城门前,一袭红衣在绵绵细雨中飘逸摇曳,长长乌发沾着点点雨珠,如画面容如往日般颜色自若,深邃空幽的眼神疑望着兵临城下的千军万马,如今他与他竟也走到了兵戎相见的地步……
  执明着一身战袍,骑于马上,挑眉看着城下孤身一人的慕容离,一段段往事涌上他心头,从初识至今日,悲欢离合,患难与共……
  他用脚一蹬马肚子,只身上前,在慕容离眼前停下。
  “慕容国主这是演的哪一出?难道瑶光只需你一人迎战?”执咬着牙的说。
  “你还是不相信我。”慕容离悠悠开口。
  “相信你什么?和平共处?共享盛世?”执明扬起头,发出冷笑。
  “我早说过,我想要的不只是这个天下。”如今再说劝阻之话为时已晚了。
  “你要什么我不想知道……”执明大嘶吼着从马上跳下来,拔出剑指着慕容离。
  慕容离抬起手示意在城墙上埋伏着的方夜,不要轻举妄动。
  “你说话啊……”执明大声吼叫着,挥舞着他手中的剑,几招就把慕容离逼着靠到了城墙上,执明的剑指着他的胸口。
  “你若想进我瑶光,就从我身上踏过去吧!”他多说已无益。
  “你真以为我不敢吗?”他厌恨他对他的挑衅。
  慕容离突然上前向剑上撞去,执明神色一凛,赶紧把剑抽开,但还是晚了一步,只见剑尖有血滴滑落。
  “你想用死来换取我今生的铭记,你休想……”执明情绪已然失控,扭曲着面孔,歇斯底里的吼叫着。
  “不是,我只是希望你看在我的情分上,善待我瑶光子民。”慕容离抽出萧,燕支剑弹了出来,瞬间往脖颈上抹去。
  执明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伸出手中之剑把玉萧弹了出去,萧弹在城墙上发出清脆的声音,然后滚落在地上,扬起少些尘灰。
  慕容离脖子上出现一道血痕,一串血滴落了下来。
  “到这最后一刻,你还在算计我的心。”执明留下一串眼泪。“我一颗真心在你心里还抵不过你的口中的瑶光子民,我不想再看到你,别靠近我天权半步,我与你势不两立。”执明放下狠话,转身跨上马,驰骋而去。
  雨还在淅沥沥地下,顺着慕容璃的眼角流下,落入心底,无比凄凉。
  阴霾笼罩在瑶光城上空……
  …………
  御书房里,执明呆呆的坐在御桌前,桌面放着一幅丹青,画像的人微微侧身,偏着头抬起眉眼,眼神饱含□□,嘴角微微上扬,额前一缕头发遮住一小半边脸,梭角分明,一脸纨跨傲娇,着一身黑衣华服,系着蓬蓬的黑色羽毛领披风,手握一团白色羽琼花,似有生命一般,光华流转,顾盼神飞。
  “王上,鲁将军到了。”一个内侍进来通传。
  “宣进来吧”执明伸手把一本册子覆盖上了那副画像,抬头看向门口。
  “见过王上,传唤老臣有何要事吗?”
  “本王想了很久,还是归顺慕容离吧,打来打去,本王累了。”执明面无表情,眼神深邃。
  “王上,你怎么能把自己的江山拱手让人呢,还请王上三思啊,王上”鲁将军一时情急,话语都有些发抖了。
  执明从御桌前站起来,踱步到鲁将军面前,伸手拍在鲁将军的肩膀上“鲁将军以为眼下的局势该怎么办?将军认为一山能容二虎吗?”
  执明收回手,转身站到一侧用牛皮制成的悬挂的地图面前,上面标有各国的山河界限,如今的中垣也只剩下两国了。
  “那慕容国主一直与王上交好,这次吾国又助他攻下开阳,想必不会对我国发难,再说吾国与他刚签下了交好文书。”鲁将军一脸的急切。
  “那公孙钤还是他的挚友呢,对他有恩之人,他亦是亲手把他送上了黄泉,那毓骁还助他复了国呢,同出血脉之人他也可弃如草莽,他对谁又何曾留情面,他想要的只有这天下,谁档他的道他就杀谁。”
  执明眼神在地图上游离冷冷说道“如今这天下的一切都尽在他掌控之中,将军以为我们能改变这个大势吗,他还未发难只是时候未到,如今我国的兵力还剩多少?他现下拥有中垣四国家的兵力,你认为我国与他慕容黎抗衡胜算有几分?”
  执明转身看向鲁将军“不过是生灵涂炭罢了,知道这个结局将军还要置我国的百姓不顾吗?”
  “王上……”
  “无需再说了,本王意已决,将军下去拟好降书吧,明天早朝宣告于众臣。”执明打断鲁将军,刚果决断,毋庸置疑。
  “臣先行告退,王上早些休息。”鲁将军拱手退出了御书房。
  执明还站在地图前,摇曳的烛光将他的身影映在上面,显得孤独冷清。
  他想起两年前,他还一脸不屑的说:阿离想要什么就和本王说,本王都给你拿来,想要本王的江山你拿去就是了……
  人心之境,当真可笑至极
  谁能不负初心……
  ………………
  朝堂上
  “各位众臣还有什么话要说吗?”执明望着满堂怨言众位大臣。
  “恕老臣直言,王上怎可做出这等投敌卖国之事,将吾国江山拱手让人,这样恐有负王室列祖列宗。”说话的是经历了两朝的元老丞相大人,与太傅是挚友。
  “鲁将军,我们现在还有多少兵马和粮草?可否再一次开战?”执明问道。
  “回王上,除去伤兵,精兵不到10万,粮草还够一次大战,且不论成败,如果开战只会让吾国粮草耗尽,兵力衰败,民不聊生。”鲁将军回道。
  “那慕容黎刚签下交好文书,难道他这么快背背信弃义出战不成。”说话的是鲁将军的左将鲁义。
  “他慕容黎有统一天下的决心,如今中垣仅存两国,开战是迟早之事,吾国要做好开战的准备。”执明说道。
  朝堂上顿时窃窃私语,各种摇头、各种叹息……
  “要是他慕容黎打来我们迎战便可,我国还怕了他不成,由犬子随鲁将军出战,一定不负王上厚望,肝脑涂地,誓死效忠……”丞相愤愤有词,将近发怒。
  执明打断他的话:“然后呢?我们会打胜仗吗?如果我们打胜了,他慕容黎就会放弃下一场战争吗?他过段时日势必又卷土重来?我们还有能力再打一场吗?”
  执明又问:“刚才丞相说肝脑涂地、誓死效忠,是否隐约也觉得我国会败?那怎么能逞一时之强,把自己的儿子推向战场,置生命于不顾,置我国士兵的生命于不顾。”
  “王上……”丞相一脸焦虑和痛心。
  “眼下有两种选择。其一,举倾国之力抗来衡慕容黎,如胜,我天权便是中垣共主。如败,我天权从此灭亡。其二,成为瑶光附属国,改国为郡,换一个称号,从此君还是君,臣还是臣,百姓可安居、士兵可休养生息……”执明停顿了片刻,用犀利凛冽的眼光扫视了台下从臣。
  “本王是天权的王,本王要保全我权子民的性命,本王选择第二便是第二,此事无需商议,退朝。”
  执明豁然起身,拂袖走出朝堂,把那些议论纷纷的大臣甩在后面。
  …………            
  执明坐在案几前,手握一杯早已凉透的茶,案上放着一幅画,他的眼光从不曾离开过。
  “王上,这是哪位画师画的?画的可真像,你看这□□,简直和王上一般模样。”小胖看他盯着那幅画也有大半日啦!从他收拾东西开始他就在看那幅画。
  “这可不是什么画师画的,是从南宿国带回来的。”执明眼皮也不抬一下。
  “南宿竟有人对王上如此知根知底,并且能临摹得出来,”小胖嘀咕道。
  “你懂什么!笨蛋。”执明说着嘴角往上扬了扬,心里甜甜的。
  本来不笨都被你骂笨了,小胖在心里嘀咕着。
  “王上,我可以带我的弟弟一起走吗?我怕我走了,别人会欺负我的弟弟。”小胖走过来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什么时候有弟弟了,我怎么不知道。”抬头见他傻傻的期盼,只好说:“带吧带吧,不就多个人吗?”
 1/25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