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刺客列传之归隐 by 白忍 (二)

   ☆、第 22 章 世外桃源

  他们划着船反回上游,侍卫们都站在船沿,睁大眼睛盯着岸边,寻找可以停竹筏的岸泊。
  船一直行驶至方才启航的地方,两岸都是峭壁,人攀登上去都难,更何况让一个竹筏消失。
  “掉头,再往下游去!” 慕言向船夫命令道,船又沿着河流往下游驶去。
  “慕大人,他有没有可能出海了?”旁边的一个侍卫对他提出疑问。
  “不可能,我们的船比他快三倍,我们从山上跑下来,所用的时间也不过他一小段行程,他不可能快到超出那这座山。”慕言指着前面的山峰,
  “停,停船。”站在船头的执宴转身大喊道:“慕言你看那瀑布。”
  两山间垂下一条瀑布,足有五六米宽,流出几米远后汇入河里。
  “瀑布后有溶洞!”慕言对自己的发现兴奋不已。
  “往瀑布下驶去。”执宴对着船夫喊。
  “王上,要不要先下去打探一下,洒一身水不说,开进去万一撞到山壁怎么办?”一侍卫看着瀑布嘀咕着。
  “万一撞上了,你能与天子一起死也该知足了!”执宴冷不丁蹦出这么一句话,船上的人都爆笑起来,紧张的气氛顿时消失了。
  船驶进瀑布,所有人都拼住呼吸,水泻进船舱里。
  “砰”一声巨响,船身撞到了山石剧烈晃动着。
  “王上,我还不想死啊!”一侍卫闭眼睛叫着。
  “你睁开眼看看,没把握的事本王能做吗,你个贪生怕死的,回宗祠殿陪师傅去。”
  侍卫睁开眼,他们的船已行驶在溶洞中,洞口不怎么宽阔,只容得下他们的船体进入,方才是船蓬撞到了壁顶,行驶出一段便宽阔起来,也看见了前方的亮光。
  “哇,这简直是如临仙境,世外桃源啊!给我住这里,我一辈子都不想离开了。”一侍卫感叹着。
  只见满谷的桃花开正旺,一座座雅致的木屋坐落在山谷间,对面山谷中挂着一条瀑布,飘下的水汽在阳光的照耀下,形成一条彩虹,从瀑布那端连着这边的木屋,与外面萧条的世界有着天壤之别。
  “那你就住下来吧!别离开了!”一侍卫回他。
  “别斗嘴了你们两个,这一天到晚的,把船靠岸,就停这里吧,你们就在船上,我与慕言进去便可。”
  …………
  “师傅,师傅,有外人闯入谷里啦!”千影跑进药房。
  “瞧你带的尾巴。”巽云笙看着千灵,语气带着埋怨。
  “师傅……”千灵满脸委屈嘟嘟嘴,他奔波了这么些天,才刚坐下来呢!
  “来了多少人?”
  “十几个人,划了一小船进来。”
  “该来的总是要来,走,去看看。”
  “请问谷主在何处,能劳烦带我们去见谷主吗?”执宴问一个路人,那路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们,手往那边指去,执宴顺着他的手望去,石板路那头是一座独院木屋。
  “多谢!”执宴拱手谢礼。
  “有客从远方来,有失远迎,在下空灵谷谷主巽云笙。”云笙出门相迎。
  “在下执明,扰了谷中宁静,实在抱歉。”
  “无碍无碍,快进屋坐吧!”云笙把执宴与慕言引进屋里,千影千灵跟随在后面站着。
  “千灵,倒茶。”巽云笙看着他们两人:“为何只有你两人上来?”
  “他们留在谷外的船上了,人多不便进谷打扰,在下前来拜访,是有一个问题想谷主给一个答案,一个叫慕容离的人是否在谷中,来时着一身红衣。”
  “哦,公子言重了,有客从远方来不亦乐乎。”云笙陪着笑容道:“慕容公子确实在谷里,只是身负重伤,仍在休养。”
  “他人在何处,在下可否前去探望?”执宴激动站起来。
  “现下想是在药浴,公子不必担心,这几天他可以下地了,只需静养一段时日便可痊愈,所需的药草今日才凑齐,配制好还需一段时日,公子还是在谷里安顿下来吧,待慕容公子好些才好离去,不然路途颠簸,以他现在的伤势是受不了的。”
  “还是谷主想的周到,就依谷主安排吧!那便打扰了!”
  “无碍,那先带两位去房间如何,那船上的人呢!”
  “哦,既然要住些时日,便让他们先行回去吧,人太多也不好安排。”
  “也好!千灵,带两位公子去房间。”
  “师傅,去哪一个房间?”他们这里一直没有外人进入,所以没有客房。
  “就在慕容公子旁边那座吧,去收拾一下。”
  “是,师傅。”
  泡了几天的药浴,感觉身体轻松了好多,卧床一月有余,都没能看到他所处的环境,千影总是关门闭窗,怕他再感风寒,不过他在房里也能闻到桃花的清香,特别是晚上一阵阵花香扑鼻而来,且随时都听到鸟儿欢快的鸣叫,他猜想这是一个开满桃花的山谷。
  走过去推开门,映入眼帘的便是对面山谷倾泻而下的瀑布,还有满谷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树,眼前便是满院的桃花,一团团粉色的花开的正旺,和谐的阳光柔柔的亲吻着谷里每一朵桃花,蜜蜂在花瓣上嗡嗡的飞舞着,弄得花瓣翩翩飞舞。
  “桃之夭夭……”
  “阿离”一声轻声低唤。
  慕容离偏过头,看到站在桃花树下的执宴,一身白色华服,眉眼尽露藏不住的的美好。
  落花缤纷,恍然如梦。
  “王上。”慕容离一个踉跄,扶住了门框。
  “阿离”执宴跑过去扶着慕容离:“谷主说了,阿离还不能走动,快到屋里去吧。”执宴把他扶到床上坐着。
  “王上什么时候来的?”慕容离看着他。
  “刚到,就在你旁边的那座屋子,慕言在收拾房间呢”
  “啊!你怎么起来了,快些躺下。”千影端着饭进来,赶忙把饭放到桌上,扶慕容离靠在床栏上,给他盖上被子。
  “不是要吃饭了吗?”执宴站旁边笨手笨脚的欲帮他。
  “吃饭也要躺着吃,来,你来喂他吧!”
  “我?”
  “是啊!有问题吗?这一个多月都是我在喂,现下我也该歇一歇了吧?”千影把饭碗放到他的手上。
  “阿离,来……”执宴挑起几颗米饭,递到慕容璃的嘴边,他这辈子从来都没有想过会给他人喂饭,笨拙生疏之余还带着些难为情。
  “还是我自己来吧!”慕容一抬手去接饭碗。
  “别别别……病人就该享受病人的待遇。”千影按下慕容璃的手:“我先去吃饭啦,你喂好饭也过来吃。”
  “知道了,有劳了!”
  制药房里。
  “师傅,这个好香。”千灵捏起一颗药丸闻着。
  “能不香么,取天地之精华,师傅毕生所学都在里面了。”云笙取了一个瓶子把药装到里面。
  “这么邪乎。”
  “好话不会说。”云笙抢过他手里的那一颗。
  “师傅,这叫什么名字?”
  “还没名字。”
  “这么香,叫它臭丸可好?”
  “又欠揍了。”云笙抓起桌上的捣药罐,千灵一遛烟跑远了。
  “这药丸每日一粒,要记得服用。”云笙把药递给执宴。
  “知道了!多谢谷主。”执宴收了起来。
  云笙坐到床边给慕容璃把脉:“这几日恢复的不错,再泡几天药浴,从今日起可以出门了,到外面走一走,在屋里呆这么久,定是闷坏了。”
  “这段时日让谷主受累了,慕容离感恩于心!”
  “公子不必介怀,医者仁心,不分贵贱,公子好生歇息吧。”云笙退出小屋。
  ……
  慕容离扶着窗棂,月影流离,疏影横窗,暗香流动……
  这里的空气清新,星空也广阔,时刻得到旁人的关爱,让他感到无比温暖,这种平凡的生活是他梦寐以求的。
  “阿离”执宴站在他的窗下。
  “王上来了!”他绕到门口走出来。
 1/15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