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刺客列传之归隐 by 白忍 (三)

   ☆、第 33 章 昱照奇遇

  执明半夜就溜出了宫,他知道走宫门便会有精兵暗中跟随,所以他是从寝室里的逃生通道出的宫。
  赶到寒潭时天已大亮,他顺着溪流往上游走,一刻钟不要便到了溪流出口处,是一个溶洞,有十几尺宽,只有五六尺高。
  执明看着岸边的几片叶子,走了进去,刚开始还有岸边可走,一段路程后洞口变得狭窄,只能淌着水走,这样走了很长一段水路,水越来越深,举步为艰,才发现前方没了路,水面到洞顶还没一尺高,如果从这里走就必须游着过去,若要现在沿途反回,他也不知可否有力气走得出去,已走了大半天,好不舍就这样放弃,反正衣服都湿了,再湿一点也没关系。
  执明仆进水里,往洞窟里游去,可他越游洞口越窄,方才还有那流萤照着明,现在开始变得黑暗了,他开始不安起来,水流在他脸上肆虐,让他难以睁开眼睛,此时此刻,脑海里只有一个信念督促着他,直到头晕脑胀,才看到了前方有一丝亮光,他使出全身力,拼了命的抓着石壁攀爬,手指已划破了几个口子。
  出了洞窟,到一处宽敞的流域处,执明吃力地爬上一块大石头,躺在上面浑身上下止不住的颤抖,不知过了多久才得已镇定下来,睁眼环顾四周,还身处出溶洞中,不过前方不远处已透着光亮了,那边应该就是洞口了,心里一时间松了许多。
  再次起身脚淌着湍急的水流,步步前行,回头看了一眼那窄小的洞口,磅礴的水流拍打着石壁,水花都溅到洞顶,自己就这么过来了,现在想想都心有余悸。
  好不容易上了岸,可两岸都荆刺丛生,他也只能踏着刺丛沿着溪流前进,水路他是再也走不动了。
  现下是七月盛暑,怎知这里阳光被山峰挡了,风吹着湿透了的衣袍,竟是饥寒交迫。
  支撑着他的是那一路顺水而下的残叶。
  终于到了一处宽敞的山谷,在山脚寻到了一条小路,执明眉头舒展开来,似乎希望就在眼前……
  峰回路转,崖上一座小亭入了眼帘,这昱照山当真是能住人的,随即明白了慕言话中之话,真是可恶至极,竟看他痛不欲生这么久也无动于衷。
  加快脚步走去,很快便看到了一座庭院。
  执明进入屋里,厅房两侧设有两间卧房,看一眼就认出来那一间是执念的,那一间是慕容离的,他一直感觉慕容离就再身边,现下更是如此亲切,一丝甜蜜涌上心头。
  “阿离……阿离……”执明从屋里出来,又进了院里的厨房,慕容离都没在。
  突听不远处传来声响,是练剑之声,执明寻声而去,穿过花草丛生的小道,一眼就看到了一身红衣的慕容离与执念。
  他们正在溪边练剑,两人一样的招式,一前一后,跳跃回转,双双出剑,剑气一时间就把脚下的石头击飞……
  执明怔怔站着,在夕阳照映下,树影斑斓的洒在他们身上,剑气振落一片片树叶,他们潇洒自如的挥剑把落下的叶子削成两半……
  阿离比昔日还绝艳,如此绝色于天地的画面印在他的瞳孔里,恍如身处梦境,这是用了他几世的夙愿才换来的今日重逢?
  脚步沉重得迈不开。
  “阿离……”
  慕容离与执念回头,看到木屋边上站着的执明。
  “师傅,那是王上么?”怎么看着如此狼狈。
  “走吧!回去。”慕容离快步走了过来。
  执明踉跄仆过去抱住他,半个身子挂在慕容离身上“阿离……”
  “王上这是怎么了。”慕容离把萧递给执念,扶住他的肩头。
  执明全身湿透,头发凌乱还粘着枯藤与沙石,衣袍都被藤蔓划开了很多口子,手上脸额上都有几条划痕,渗着血丝。
  “王上你怎么弄成这样了,你快放开,你把我师傅都弄湿了!”活脱脱一个护主的娃。
  “我站不起来了。”执明咧嘴一笑,这一放松下来,力气都被抽空了,全身都发起抖来。
  “念儿,快去烧些热水。”慕容离扶着他往屋里去。
  慕容离解开他的发髻,用梳子梳去杂草与沙土。
  “王上这是从那来的。”怎么比从战场回来还狼狈。
  “沿着溪流上来的,我走了一天呢,你再住远些我可就死在路上了。”执明嘟着嘴诉苦。
  “怎么会,这条小路出去,都不要半个时辰就到山脚了。”
  “我走水路呢!”执明没好气的说。
  “你傻呗!把衣袍脱了吧!”
  “手抬不起来了!”执明看着他,像个撒娇的小孩。
  慕容离犹豫了一下,伸手帮他解开衣袍。
  执念提水进来倒入浴桶里“王上先泡着,我还在烧着水呢。”
  “王上自己来吧!我先出去了。”慕容离从柜子里取了里衣给他。
  “我手都抬不起来了,怎么洗头,再说我也不会。”执明小声嘀咕着。
  “你先进去。”慕容离说着出了门。
  少顷,慕容离提着水进来,把水倒到浴桶里,去梳妆台那边点上烛火,然后过来给他冲洗头发,给他擦身。
  他身上有多处伤痕,肩头处的伤直通向后背,还在结痂,被水泡得泛白,那是他的燕支刺的,因为就医断断续续,所以一直都没痊愈,慕容离歉疚的看着,心疼的抚了一下。
  执明不加掩饰的盯着他看,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他从来没想过,那个嫡仙如画的慕容离竟会为他做这些。
  慕容离涩情的避开他的目光“好了!你自己来。”慕容离把帕子丢进水里“快一点,要吃饭了。”说着走了出去。
  “我如说不会穿衣,你可会来帮……”执明又小声嘀咕着。
  …………
  执明梳洗好就躺在床上睡下了,慕容离做好饭回来,收拾着屋里的东西。
  “王上,你睡了么?”执念伏在他床头,双手处着下巴。
  “你要吓死我么?”执明一惊,他刚睡着就听到有人在耳边说话。
  “吃饭了!今天的饭可是师傅做的哦!”
  “平时是你做的?”
  “王上真聪明!快点出来吧!”
  “不吃了!不想起来,也起不来,我全身都痛。”
  “念儿先来吃吧!等一下再端进来给王上。”慕容离唤着他一道出了去。
  等慕容离端着饭进来,执明又睡着了。
  “王上,吃些东西再睡。”慕容离把椅子放在床边,把食盘放在上面,轻声唤着他。
  “阿离……”
  “来……”慕容离把他扶起来靠着,端起碗来喂他。
  “阿离真好……”执明被关照得不亦乐乎,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嘘寒问暖,贴心的服侍着他,就这待遇,之前的跋山涉水也不值一提了。          
  “阿离还要去哪?”执明坐了起来。
  “我去看一下念儿做晚课,王上先睡吧!”慕容离说着端着食盘走了出去。
  慕容离久久不来,执明呆呆的看着门口,心里念着:该是不回来了吧!难道与那小孩同寝了不成?
  “王上怎么还不睡,快睡吧!”慕容离进来走到梳妆台前坐下来,拿起书册看着。
  “阿离与我说说话可好?”
  “明日再说吧,夜很深了。”
  “阿离是不愿景我说话么?”
  “不是。”
  “哪阿离与我说话非隔这么远么?”
  “王上就不要贫了,早些休息吧!”
  “睡不着,我与阿离说说话。”执明知道慕容离这是要坐到天亮,他这个鸠占鹊巢之人怎么能安心入睡,执明做势要下床。
  “别动,不许下来。”他走了一天水路,必是疲惫不堪。
  “那阿离坐过来些。”
  慕容离没法,只好走过来“王上躺下吧,坐着着凉。”慕容离帮他拉起被衾盖好。
  “阿离靠着看书吧!”执明向里面挪了挪让出位置。
  慕容离看着他,再多说也无益,便坐在床边靠着床栏,抬起书看着。
  执明怔怔看着他,也不说话。
  “王上别看了,睡吧!”
 1/14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