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红楼之大老爷要抱孙砸》 by 霜娥爱冷 (二)

     第32章 大boss打酱油

    贾赦急急忙忙赶回去,路上大仁同自己讲了,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今天突然之间,邢夫人去了贾迎春那里。邢夫人上下打量了迎春一番,这丫头这些年是长的越来越好了,怪不得人家宁王看上了,不过她也不亏呀。
    贾迎春被邢夫人看的心中有些发慌,眨了眨眼睛,喏喏道“太太,今儿个来可是有事?”
    邢夫人拍拍贾迎春白皙的手,满脸堆笑道“我呀,是来给二姑娘道喜的。”
    贾迎春和林黛玉两人对视一眼,心中茫然,“不知太太所说的是什么喜?”
    邢夫人笑的更加开怀了,道“自然是咱们二姑娘有了人家了。”
    贾迎春听了邢夫人的话,脸立刻羞得通红。
    邢夫人继续对着贾迎春道“这宁王可是人中龙凤,这年纪轻轻的就已经封了王了,他的生母还是如今宫中位份最高的贵妃。等你到了那个府上,自然是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
    贾迎春听着邢夫人的话,脸越来越白,最后已经成了苍白了。
    黛玉紧紧握住迎春的手,“太太,今日来说这件事,舅舅可曾知道?”
    邢夫人顿时支支吾吾了起来,这贾赦自然是不知道的,不过人家宁王可是个王爷,地位又比老爷高,老爷又有什么理由不同意呢!
    黛玉瞧着邢夫人这个样子,就知道此事舅舅并不知道。舅舅先前就说过,必是让自己和二姐姐为人正妻的,决不做那些连自己孩子去留都决定不了的妾室的。“二姐姐的事,只怕还是要 让舅舅做主吧。”
    邢夫人一下子就怒气上涌了,自从贾赦成为了荣恩公,这府里有哪一个敢给她脸色瞧。邢夫人立即道“这事也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老太太也是点了头的。就等着挑一个好日子将二姑娘 送过去呢。”又劝道“你这一过去就是侧妃,等到你生了孩子,这又有老爷给你撑腰,那不就和王妃没有什么差别了。”
    贾迎春的身子立即晃了一晃,林黛玉立即支撑着她,让贾迎春不至于摔倒。黛玉虽然知道外祖母的心中她们这些女孩儿都只是物件,却没想到,外祖母竟然这么不将她们当一回事。
    邢夫人看着贾迎春这个样子,心中也是有了几分的快感。不过是两个小丫头片子,也配做整个荣府的主,她这个荣恩公夫人都没有,这两个小丫头片子也配。这王熙凤也就罢了,好歹也 是原配的儿媳妇,这两个丫头一个是庶出的,一个还是一个寄人篱下的,这管家的权利迟早还是要回到自己的手里的。
    邢夫人一走,贾迎春就立即瘫倒在椅子上,众所周知宁王已经娶妻了,这要是嫁过去不就是为人妾室嘛。迎春眼中含着泪道“黛玉,怎么办?怎么办?”贾迎春她现在早已经是六神无主 了。
    林黛玉压下心中的悲凉,安慰贾迎春,“刚刚听太太的意思,这件事只怕舅舅还不知道。咱们找个人去宫外头等着,只要舅舅出宫就立马同舅舅讲,总会有办法。只要不要将这件事传扬 出去……”若是传扬出去,那就真的只有嫁人和出家两条路。
    贾迎春悲切道“我终究还是连累了老爷。”
    而后,贾迎春她们便找人训了大仁大礼他们,托他们传话。大仁他们听了这件事哪里有不明白的,就急忙来找贾赦了。这邢夫人一向是胆小贪财的,再说就算是王府里的人托人说这件事 ,也不会找邢夫人,反而只怕会找老太太。
    贾赦回去的时候,正好邢夫人正在贾母那里,商量着迎春出门的事情怎么办呢。贾赦听了这话哪里还忍得住,也不叫人通报了,直接自己就进去,怒道“怎么闺女要出门子了,我这个做 爹的还不知道!!!”
    邢夫人一惊,连忙起身给贾赦见礼。
    贾母也是一愣,没成想贾赦这么快就回来了,这迎春的庚贴还没有送过去呢。贾母笑了一声,对贾赦道“还没有来得及恭喜老大呢,这迎春出了门,那以后可就是王妃了。”这事是宁王 托人来说的,这老大在皇上面前再得脸也不会越过了自个儿儿子吧。
    邢夫人也笑道“这宁王殿下丰神俊逸,深得陛下的疼爱……”说了一串子宁王的好话,想让贾赦相信这是一门好亲事。
    贾赦盯着邢夫人道“如今你这个太太做的真是越发有威严了,现在连我这个老爷都不放在眼里了。”
    邢夫人听了这话立即就白了脸,“老爷,这怎么会呢。”
    贾母刚说句“老大!”想要制止贾赦。
    贾赦冷笑道“邢氏,老爷我看你还是会邢府吧,我这荣恩府可留不下你这尊大佛。”
    邢夫人立即瘫软在了地上,拉着贾赦的衣袖,苦苦哀求,这时候什么雄心壮志,什么美梦都没有了,邢夫人哭着道“老爷,您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老爷。”
    贾赦对于邢夫人也是有着略微的愧疚感的,但是这愧疚感不足以抵消她所做的事情,贾赦已经下定了决心,不会让邢夫人留在荣恩府了,不过他也会给她衣食无忧的下半辈子。贾赦想到 这里狠狠甩了衣袖。
    邢夫人一下子就被甩到了地上,她看着贾赦这么决绝的样子,心底越发的灰心了。邢夫人突然看着贾母,死马当作活马医,邢夫人跑过去,跪在贾母身边,哭道“老太太您劝劝老爷吧, 您劝劝老爷吧。”
    贾母虽然不喜欢邢夫人,但是现在她和自己是一条绳上的,贾赦这般对待邢夫人,不也就是在扫自己的脸面。贾母劝道“老大,俗话说一夜夫妻百日恩,老大媳妇再怎么说也伺候了你这 么多年。再说迎春的婚事又不是不好,宁王已经许诺过了,迎春一进府就是侧妃,这可是上了玉碟的,可不是那些寻常的妾室可以比拟的。”
    贾赦可不觉得她们是好意,侧妃说的再怎么好听也就只是个妾室,还不是要在宁王妃面前俯首做小,事事听从他人的安排。贾赦半点都不给她们留面子道“老太太要是真觉着好,那就让 老二的女儿嫁过去好了。”
    贾母抽了抽脸皮,她还没有蠢到这宁王为何要娶迎春的理由都不知道。不过现在也只有这一条路了,宝玉得罪了皇长孙,日后要是太子登基,政儿他们只怕是讨不了什么好处。要是宁王 就不一样了,宁王的生母出身甄家,甄家和贾家是老亲,自然是亲近的,贾家的女儿要是再许给宁王,那就是更加亲近了。贾母道“老大,我也是为你考虑的。这日后就算是太子登基了,你 也不过是一介臣子。要是宁王,你日后可就是国丈,迎春也少不了一个妃位。”还有一句话贾母没有说出来,那我贾家也可以恢复从前的荣光了。
    贾赦听了贾母的话,整个人都快要炸了,什么叫就算是太子登基了。你刚刚算计我的闺女,现在又来诅咒我的儿子,你什么意思!!!
    突然贾赦觉得眼前一花,最后看见的就是贾母和邢夫人惊恐的样子。
    徒简站在贾赦的房门口,看着贾赦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心中就是一片的慌乱。因为贾赦他从来不会这么安安静静的,哪怕是睡着的时候,他也会伸胳膊蹬腿,一点也都不安分。
    从房门到床边这么短短的一段路,徒简却觉得走了很久,走的千难万险。徒简几乎是颤抖着伸出手在贾赦的鼻前一探,忽然徒简就送了一口气。还好,有气,还有气。
    徒璧在那一刻突然觉得其实父皇和爹的中间自己压根就插不进去。
    戴权立马将带来的御医带上来,让他给赦爷把脉。
    这御医历来只是照顾皇上的身体。如今,这还是他当御医头一回给别人请脉呢。金御医在皇上,太子,戴内相还有小贾大人的重重目光的注视下,有些胆战心惊的给荣恩公把脉,这一把 ……
    许久之后,金御医立即跪下了,“微臣学艺不惊。”
    徒简一下子就暴躁了,就差点一脚给他踹出去了。
    徒璧赶紧安抚徒简“父皇,义父的身体重要,还是让金御医赶紧说一下义父的身体如今是何症状,才好。”
    贾琏也在一旁着急的转圈圈,现在也顾不上在自己身边的是皇帝和太子了,急道“金大人你倒是快说啊!”
    金御医支支吾吾了一会儿,道“荣恩公的脉象是滑脉,已经两个月多月了。”说完这句话,金御医立即磕头,“微臣学艺不精,微臣该死。”
 1/14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