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见手青》 by funny2333 (一)

 第1章 

  作为一棵蘑菇,我偏爱阴暗潮湿的地方。
  眼前这位男士的发顶,显然不是上上之选。他的两鬓弥漫着一点温润的水汽,但是发茬依旧桀骜不驯,根根挺立,摸起来扎手无比。
  如果人的发质也有宜居指数之分,那他一定是片鸟不拉屎的戈壁荒野,难怪只有我一棵不长眼的蘑菇,长在了他的头上。
  我被硌得难受,勉强挑了个发旋窝着,一边歪着脑袋看镜子里的倒影。
  镜子里的小蘑菇也歪了头。
  我是一株见手青,透露得再多一点,是粉盖牛肝菌。
  用人类的眼光来看,我长得很色情。其实不是的,我是我们蘑菇中的美男子,熟红的蘑菇头,介于粉蔷薇花和红酒之间,圆厚光滑,中 部鼓起,我有一层细绵绵的,薄薄的绒毛,摸起来像少女唇上半透明的软毛,透着无限明净的春情,还有圆嘟嘟的菌柄,带着滑腻的肉感。看着软,吃起来更是又鲜 又软。
  ——算了,解释了半天,听起来更色情了。
  对不起。
  我有点同情这位无缘无故头顶几把的老哥了。
  也不知道他发现了没有。
  镜子里的男人有一张凶狠而英俊的脸,一看就和良善二字绝缘,眉峰桀骜斜指,双目隐隐含着煞气,此时正一手插在西装裤袋里,一手摸着下巴上短硬的胡茬。
  虽然不知道他的名字,但看在我长在他头顶的份上,姑且叫他培养皿吧。
  他一身黑西装,唯领口上别一朵白花,大概是要去参加谁的葬礼。但看他周身气派,倒像是要去踢馆的。
  “砰!”
  卫生间的门被拍开了,凶器是只小巧的女式白金扣手提包。行凶者是个妆容精致的女人,和这售价不菲的凶器相得益彰。
  哪怕以我蘑菇的眼光来看,这也是个足够明艳动人的女人,桃腮粉面,一身酒红色晚礼服,裸露出大片的雪背和一段细腰。
  她哭花了妆,掺了亮粉的眼影在微红的眼睑上晕开,乌檀木色的蜷曲长发落在颈窝里,标致的三庭五眼,是被无数影迷精心品评的高级脸。
  我知道她,影后嘛。
  嘘,不要问我一棵蘑菇为什么会看电影,反正我认识她。
  影后胸脯剧烈起伏,捏着手提包的手青筋凸起,我一度以为她要把包砸到培养皿的脑壳上了。
  培养皿转过身,一手扶着洗手台,冷笑着看她。
  他这个表情,看起来尤其欠打。
  影后的眼神都变了,悲愤中透着三分不可置信,苦涩中带着一丝斗志昂扬,像是怒视着东亚病夫牌匾的陈真,我都怀疑女打星出身的她,会蹬着十厘米的高跟鞋飞起一脚。
  但我低估了她收放自如的地步。
  她把包一扔,乳燕投林般扑进了培养皿的怀里。
  “我跟爸爸说了,你只是心里愧疚,冷静一段时间,现在做的决定都算不得数,请帖都已经发出去了,你不会做这种不顾颜面的事情,对吗?”
  培养皿一手按着她的肩膀,推开了她。
  影后错愕地看着他,勉强微笑道:“不要告诉我,你要为了他守身如玉了,那只是一只小玩意儿,不是吗?”
  培养皿摇头:“不。”
  “那是为什么?突然取消订婚宴,我需要一个理由。”
  “理由?”培养皿想了想,道,“我信佛了。”
  他大概已经尽力编得真实可信了,左手上缠绕的佛珠足以作为他皈依我佛佐证,但影后依旧露出了吃苍蝇的表情。
  他道:“看起来你想听实话。抱歉,若是想攀高枝的话,作为补偿,我可以将我的叔父介绍给你。”
  我差点喷出了一口蘑菇汁。这是何等的混账话,简直透着**裸的轻贱,没有女人能忍受这般的侮辱,影后脸色一白,差点昏死过去。
  他却似笑非笑,仿佛自己说了个绝顶的笑话,又趁热打铁道:“叔母。”
  影后仿佛迎面挨了一耳光,这大概是她人生里谢幕得最快的一场戏,台词尚未来得及铺陈,就被人拦断了戏路。她一言不发,捡起手提包,转身就走。她去得比来时更快,竟然没有一句反驳。
  我恍然大悟,悄悄把自己变成了绿色。
  节哀,老兄。
  培养皿收敛了嘲弄的表情,两手撑着洗手台,沉默,桀骜,除却头顶上绿油油胖嘟嘟的我,大概是一尊苍白而完美的蜡像。
  他唇角还沾了点滑稽的剃须膏泡沫,和刀片割出来的一点新伤。哪怕这么邋里邋遢的模样,和影后飙戏竟能不落下风。
  我有些佩服他了。
  他突然俯下身,埋进了水池里,我吓了一跳,以为他发现了我的存在,要将我溺毙在水中。
  事实上他只是将口鼻浸没在水里,剃须膏的泡沫逸散开淡白色的一抹,他的额头紧贴着冰凉的镜面,那实在是太冷了,连我都因迫人的寒气蜷曲了起来。
  他睁着两只眼睛,紧紧凝视着自己的镜中倒影。
  我早说过他长得很凶,尤其是一双眼睛,眼睛很大,但眼睑如刀锋,眼白偏多,说不上好看,倒像是爬行动物阴冷的竖瞳。他半张脸浮在水上,一动不动,森冷的水光刺在他的眼睛里,他的瞳孔缩成一线,像丛林深处,一条悲伤到面目狰狞的鳄鱼。
  我看到了鳄鱼的眼泪,绝不坦诚,也和悲悯无关,只是悄无声息地溶解在了一池冷水里。
  看吧,再硬的男人,也会因为变绿而流泪。
  他抬起头,抹了一把面上的水,道:
  “很好笑?”
  有一瞬间,我以为他发现了我。
  但事实上,他并没有等待应答,而是疲惫地揉了揉眉心。
 
 
第2章 
  我尝试过,我离不开他。
  我只能在他的头顶缓慢蠕动,摊成一团蘑菇饼,或者颤颤巍巍地撑开一把小伞。我的菌丝和他的头发难舍难分,希望他不要在洗头的时候,失手把我扯掉了,阿弥陀佛。
  他一身纯黑西装,带着我下了车,直奔葬礼第一线。
  事实上葬礼现场离他还有数百米之远,但他的车队已经陷入了窘迫之中。无他,这城乡结合部的殡仪馆,局促得远超他的想象,九转十八弯的弄堂,大概只能容得下掏耳勺的搔刮。
  他显然也有些吃惊,降下车窗看了一眼,但只是下了车,披着长大衣,走出了一种千里单骑的派头。
  迷路是不可能迷路的。
  因为唢呐的声音已经来了。我被这嘹亮的声波吓了一个激灵,抱着他的头皮,东倒西歪。
  殡仪馆内,更是热闹非凡。
  两个看门的大娘,从瘪嘴唇里撇出一瓣瓜子壳,正是谈兴高涨,唾沫横飞。死者亲属虽多,奈何人缘不济,谈天者多,上香者稀。
  他甚至都没有名字,没有相片,只有孤零零一副不锈钢棺木,还没来得及移棺。也难怪没人给这无名死者上香,看来的确不成体统。
  我抱紧了培养皿,和他一起颔首致意。
  他这样的人,哪怕长得再不好惹,站在这个地方,依旧是鹤立鸡群。所有人的眼光都像是悬浮在半空中的磁粉,犹犹豫豫地被他吸附过来。
  同时漂来的,还有关于死者的片语只言。
  “年纪轻轻就……二十二……死同性恋……”
  “老爷子死后,三套别墅都留给了他,被他败得精光……”
  “别墅有什么用,股份半点没沾着,几十亿的资产,被人耍得团团转……连爹妈给他那笔遗产都没保住,这笔丧葬费谁出?”
  “听说去了国外,卖屁股,还沾了毒,上次看到面色发青,瘦得脱相,过去蛮好的相貌,人不成人,鬼不像鬼……”
  “姘头把他当鸭子弄,听说相片都流出来了,也难怪了,忒好的相貌……”
  我听说他穷且蠢,浪荡而自甘下贱,只言片语,烂到了根子里,听得我这蘑菇都想摇头。
  一个人死后能集天下骂名之大成,也算得上是奇才。
  培养皿沉着脸,从裤袋里抽出手来。我感觉到他在生气,因为过度用力的咬肌,和紧绷的太阳穴,令他本就短硬的发茬,如刺针般根根上指,到了怒发冲冠的地步。
  我被他扎得屁股疼,在他脑袋上不满地摇头晃脑起来。
  他嘴角一松,突然笑了出来。一边笑,一边挽起袖口,一拳砸在了那亲戚的脸上。
  我这才发现他不系袖扣的用心所在,方便随时随地撸袖子干架,真是一等一的野蛮行径。
 1/21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