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见手青》 by funny2333 (二)

 第24章 

  当然没走成。
  深山老林的,机场尚未落成,我刚摸着省道的边,就看见天色阴沉,像是蒙了一层毛玻璃似的,水汽湿润得出奇,远山都是层层散射的梅子黄色。
  又是一场大雨。搞不好还会遇上泥石流。
  我和傻逼弟弟被困在了山沟沟里,找了家民居,一起翘首等天晴。
  这家只住了个耳背的阿婆,人也和善,只是屋里久不打理,一股樟脑香混合着霉腥味。家里还搁着一板板撬下来的蜂巢,她就坐在隔壁里鼓捣一些蜜饯甜果子。
  我趴在床上,没精打采地看着窗外。
  天色一点点沉下来了,屋里连灯都没点,我有点说不出的心慌,跳下床去找傻逼弟弟。
  开门的瞬间,迎面涌进来一层湿漉漉的光雨,是夏煜打着手电筒,走了过来,我刚松了一口气,一回头,正看到墙上似乎挂着一个黑黢黢的东西,影子凌乱地黏在墙上。
  我像只树袋熊一样窜到他怀里去了。
  傻逼弟弟哭笑不得:“辜辜,你别动,我手里拿着东西呢,等会全浇你身上了。”
  他用手电往墙上一照。
  那是只鹿首,看起来还很年幼,连鹿角都没有,耳朵像小而圆的铜钱草,仿佛还会轻轻抖动,颈上蓬松的白毛,被光照出了丝缎般油润的光泽。
  那双明亮而美丽的圆眼睛,正一瞬不瞬地凝视着我。
  它被几枚长长的圆钉,贯穿在墙上了,成了一件蒙尘的艺术品。
  我被一种难以言喻的酸楚感击中了,有一瞬间忘记了呼吸。
  我坐在床沿上,呆呆地看着那只鹿,傻逼弟弟凑过来,冷不丁给我喂了一勺东西,一边看着我笑。
  我舌尖泛着热乎乎的甜味儿,都快像奶酪那样融化了,低头一看,琥珀黄的蜂巢裹着油汪汪的蜜,被他冲成了蜜水。
  我早就习惯了他时不时的投喂,靠在他怀里。
  他的手指上也沾了点蜜,我凑过去,含住了他的手指,一边抬着眼睛看他。
  他的呼吸声越来越沉重了,和外面淋漓的雨声混合在一起。我们像一对皮毛濡湿的鹿一样,在微弱的光线下,用汗湿的皮肤,厮磨对方的头发和脖颈。
  我舔着他的手指,小声问他:“还有蜂蜜吗?好甜。”
  他正色道:“最后一口了。”
  他用木勺子,从蜂巢上刮下来一块,又在碗沿上刮掉滴落下来的蜜,我只听到“笃”的一声轻响。
  几乎在同一瞬间,窗外炸开一道白光,整个山坳里的林影都惊惶地伏窜,狂风大作,枝条呼啸,像一树树受惊吓的鸟雀,白晃晃的光像铅水一样,浇在那些黑黢黢的影子上。
  我的眼睛都被刺激得睁不开了。
  闪电过后,雷声终于炸了膛,一声巨响。
  他的手指颤抖了一下。
  我也跟着哆嗦起来。
  他把我抱坐在怀里,一手推高我的衣服,露出乳头。
  然后把小半碗温热的蜂蜜水浇在了我的胸口上,像给瓷器上釉那样,把我的乳头浸出了一种水浸浸的粉红色。
  我的眼睛立刻发红了。
  松垮垮的运动短裤被他扒到了膝弯下,蜂蜜毫无阻力地淌到了我的股间。
  我有点吃惊,去摸我湿润的菌柱,它看起来泛着金黄的蜂蜜色,甜得不像话。
  我们摸黑做了一次。
  他没带套,把那些热乎乎的东西都灌进了我的屁股里。
  我像是醉酒一样,头越来越晕,只能抱着他的肩膀,以免被捅到肚子里。
  他的声音似乎带上了回声,一会儿在我的耳朵边,一会儿停在我滚烫的乳头上。等他含住我的时候,我哆嗦了一下,一边轻轻吸着冷气,一边射在了他的嘴里。
  但那恼人的回声依旧像果蝇一样,挥之不去。
  我晕头转向,凑过去咬了他一口。
  他的喉结猛地滚动了一下,几乎是暴起把我按倒在了床上。
  他的吻似乎从四面八方同时倾泻在我身上,一边亲我的肩胛骨,一边咬我的小腿,那两只白袜子又被剥到了脚掌中央,我被捅得又痛又麻,肠子里都像着火了一样,忍不住蜷起脚趾,哆哆嗦嗦地往他怀里钻。
  我男朋友的影子,似乎在一瞬间变成了三头六臂的怪物,我惊惧地蜷成一团,却被滚烫的手掌展平了。
  我有点害怕,因为他似乎就是我恐惧的根源。
 
 
第25章 
  雨下了两天两夜。
  我昏昏沉沉的,腰部以下又胀又麻,两条小腿垂在床沿。他轻轻碰我一下,我就开始发抖,菌柱通红地搭在小腹上,像是被拧坏了的棉絮,只能靠本能挤出一两滴清液。
  他还来拍我的脸颊,把什么裹着蜂蜜的东西挤进了我的唇间。我下意识地含住了,把上面粘腻的蜂蜜一点点舔干净,那东西这才原形毕露,泛着强烈的肉腥气,热腾腾的,压着我的舌面,不断胀大,把我的两腮撑得酸痛不已,连唾液都乱七八糟浸湿了下巴。
  我难受死了,只是睁不开眼睛,这两天我不知上了多少次恶当,被他哄着吃了好几口变质蜂蜜,苦得像是鱼腥草。
  我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害我。
  在一片混沌中,我失去了对外界的一切感知,我试着用数雨滴声的方式判断时间,但那雨声太过连绵,简直幕天席地,无尽无穷,我都不知道半昏迷的究竟是我,还是窗外的雨。
  我像是在一片充满了回音的山谷里。他的声音模模糊糊地传来。
  “绑起来……一起……不行,他受不了……”
  “照片……销毁……备份……”
  “快醒了……补充……加大剂量……”
  “滚……离开!”
  他在我耳边吵得震耳欲聋,回声似乎脱离了他的控制,和他针锋相对,像山谷里剧烈对流的风声。
  “……行。”我听到他说,“最后一次。”
  他把我扶起来,给我喂了一点蜂蜜水,大概还掺了葡萄糖。
  我的身体又开始一点点发热了。
  我勉强睁开眼睛,却只能呆呆地看着他,好像什么都看不明白。
  他俯首在我身上,仿佛变成了一条双头的怪蛇,咝咝吐信。
  “辜辜,”他轻声道,“不要看,睡一觉吧。”
  他把我的眼睛蒙起来了,我又莫名其妙地哭了。
  他用我卷到脚背上的内裤,把我的双手捆起来了。那个因为过度摩擦而充血通红的地方,鼓起来了一点儿,被插进了一根冰冷而坚硬的东西。
  大股滑液灌进了我的肚子里,是冰冷到蜇人的薄荷味,我的小腹剧烈抽搐起来,难受得翻江倒海,剧烈的饱胀感被一枚坚硬的小塞子堵住了。我只能不断蹬着腿,蜷在湿透的床单上,眼睛都红透了。
  他把我抱到厕所,在我鼓起来的肚子上慢慢按摩了一会儿,我难受得直往他怀里蹭,犹豫了一会儿,又开始往外闪躲。
  他把我牢牢捉住了。
  随着那些液体的不断排出,我像是被剥了壳,浸在盐水里的蜗牛那样,被卸去了浑身的力气。
  “加了松弛剂,别弄痛……”
  我还是被弄痛了,带着茧的手指,有点粗暴地捅进了我红肿的后头,把里面的嫩肉刮得生疼。
  我男朋友从背后抱着我,抚摸我抽搐的小腹,和滚烫的两枚肉球,但这丝毫不能减少我在黑暗中的不安。
  我迷迷糊糊地,想到了墙上的那只鹿,它有铜钱草般的小圆耳朵,美丽而死气沉沉的皮毛,那双早已死去的黑眼睛似乎透过一片哀怨的雨水,凝视着我。
  一颗跳蛋被按到了我的会阴上,垂落的电线黏在大腿根,我几乎下意识地把腿打开了一点。
  果然有人从正面进入了我,我吃痛包裹住他,他就开始低沉地喘息。
  他有点粗暴,几乎深入到了内脏,戳刺挤压,抵着我最敏感的一点用力摩擦,把我弄得有点反胃。
  我已经没东西可射了,菇头干燥无比,小腿肚都开始抽筋,他还非要磨我屁股里最酸楚的一点,过激的快感逼得我只能乱七八糟地流眼泪。
  傻逼弟弟又给我喂了点蜂蜜,我把它含在舌尖上,还没尝出甜味,就哇的一声,吐了。
  镇定剂被呕出的一瞬间,说不出是难受还是恶心。
  我的神智清晰了一点,但这让我的难过更加无处遁形。
  我的男朋友不可能是三头六臂的怪物。
 1/12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