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主人与狗的成长进化》 by 宁宇寒 (三)

  第37章 37.迟到的白银之王

安置威兹曼躯体的地方是在威兹曼的飞艇"Himmelreich"中,那座巨大的飞艇之前被无色之王将引擎炸坏,后来被黄金之王修好。小黑一开始变成狗醒来的地方,便是那座飞艇。
而如今小白身在地上,黄金之王已死,那座曾经送给他却未来得及送出的飞艇目前由黄金之王的氏族——非时院所代为管理。
他一路抱着小白,尽量减少奔跑过程中的颠簸,让他在怀中睡得安稳。他一路跑到青之王所在的大厦边,早已经接到消息的青之王命令淡岛在楼下接应,伏见等候在顶楼。
他跟着淡岛进入电梯,看着下面的场景慢慢变小。
“夜刀神,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淡岛迟疑道。“你究竟想做些什么?”
在接到从他那里传过来需要借用直升机的消息的时候,淡岛以为室长不会答应,毕竟他是属于他人氏族而且曾经拒绝过加入青组的人,甚至在最初抓捕伊佐那社的时候,室长被他们两人耍得团团转。
可是出乎她的意料,室长却笑出声,吩咐他准备。其他半句疑问也没有,他借这个直升机做什么?这封消息就像是确定室长一定会帮助他,他们之间有什么约定?
一大堆疑惑由心而生,她却只能点头执行命令。
“啧,真是麻烦。”
“伏见,不要抱怨了!快点去。”
“想做什么?”他低头看着怀中的人,柔声道。“我只是,想有一个好的终结。”
“青之王的达摩克雷斯之剑,已经开始破碎。”他看着淡岛呼吸一滞,神情古怪。“弑王的后果已经很明显,如今德累斯顿石板又在他的镇压下,他只不过是孤注一掷罢了。”
“有什么可以组织这件事情的发生吗?!”她慌张道,“你怀中的人不是最初的白银之王吗?他有什么办法吗?”
她知道这件事情迟早会发生,却没有想过会这么早,根本让人无法接受。小黑没有回答,别说小白,甚至就连他是德累斯顿石板产生的意识都无法提出解决的方法。
电梯发出叮的声响,他们到达顶层,电梯门打开入眼的是大片的直升机停靠和起飞平台。
“真是万恶的有钱人……”他喃喃道。随后看到伏见站在那里很是不耐的神情,抱着小白走了过去,在他的指引下坐上直升机。
“会开吗?”
“可以请你送我们一程吗?”
“啧。”伏见转头对满脸愁容的淡岛说了几句话,随后坐进驾驶室。“去哪?”
“白银之王的飞艇"Himmelreich"”他用手指把小白被风吹乱的发整理好,轻声说。
伏见看了他片刻,叹气。“知道了。”
他很想问白银之王如今的情况,可是他却不是多嘴的人。再说夜刀神对他的态度也不像是会发生什么事情。只不过,他对这两人相处的方式很是感慨。
若是有一天,美咲能够安静的躺在自己怀里,自己能够将他拥抱在怀中,那样的愿望能够实现的话……
“你要去那边做什么?”他一边操作直升机一边问道。
“不需要在飞艇上降落,伏见。”他回答。
“啊?那你又干嘛借我们的直升机?我记得白银的能力不是控制重力吗?”
小黑不说话,垂眸看着怀中的小白。如果可能的话,他也不希望借助别人的力量,只是,如今小白身体中的力量衰弱,他又如何再去借用?
只能乘坐直升机到达飞艇的底部,用无色的力量抓住飞艇,从而转移。
出此下策的原因,是要躲避非时院的搜查,如今的飞艇只能靠白银之王的胸章和力量才能进入,而这样的话,则是正大光明。
若是消息传出去,自己也失败,绿之王很可能提前出手,那么小白就有危险。可是若自己不冒险一试,他们就处于被动,被人掌握在手掌之中。
“我自有分寸。”
跟伏见道声谢,他踏上这座飞艇,小黑想到了很多种情形,却没想到如今需要依靠自己透明可以伸缩的手,隐人耳目的爬上来,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爬上来的位置正好有几个非时院的人,身着兔子装交谈着什么话题。他从天而降,也没有造成他们的半分慌乱,该说不愧是国常路大觉手下的氏族吗,和本人一样的强大。
反倒是他自己先乱了阵脚,原本的计划被打乱,他只能咬着牙抱着小白按照当初变成狗时的记忆,在这个巨大的空中庭院寻找威兹曼的所在。
耳边传来警报声,他神色紧张的感觉到周围越来越多的敌人汇聚。这样下去可不妙……
脚下踩着松软的草地,四周飘散着花香的气味,虽是四时不同的花却因为人工的关系开得正旺,溪水从脚下的缝隙中流淌。藤蔓蜿蜒曲折的爬上周围的柱子。
这里是…他之前迷路的花园,可在这花园之后,微乎其微的熟悉感,散发着白银光芒的点点如同星的光,让他不觉得放缓脚步,屏住呼吸沿着被长长的草盖住露出些许石面的地向前走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件很小很破旧的房屋,他将小白背在身后,伸出右手欲推开门,之间却被金色的光芒灼烧。
这是…黄金之王的力量?他沉住气小白的白银力量将身体和小白包裹起来,再次触碰把手。这次终于成功,他打开门,门内的一切陈列于外面的破烂不同,如同宫殿般的华美。
只是小黑没有办法去欣赏这些瑰石。正中央放置着一口水晶棺,里面躺着的是他曾经挚爱的人的躯体,背部传来的温暖让他没有当场泣声。
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喜欢的同一人的灵魂却有两个不同的躯体。
他把小白轻柔的靠在一旁,用力打开水晶棺的棺盖,一股冷气从中袭来,他颤抖着伸手抚摸那张脸,很陌生却又无比熟悉。
“威兹曼……”手上冰冷的温度,一直从指尖渗透进他的心扉。
“你会怪我吗..”怪我不予以询问便将你我的一切封印,怪我没有予以询问如今做下决定将你分离的灵魂拉入回来,怪我没有听你的话好好照顾自己。
他低着头,密长的睫毛颤抖,水滴无声地从眸中**,打落在地上。不过,他并不后悔。
他的两只手紧握着双方的手,闭着眼睛深呼气。脑中的所有细胞在一瞬间发挥最大作用,接受无色石板的能力。这是他的宿命,他无法逃避,他选择认命,却并不代表由他支配。因为这个时代,是他们的时代。
无色的光芒将整个飞艇包围,也吸引了非时院巡守人员的注意。巨大的剑在天空升起,散发出王者的荣耀。而这光芒却仅是一瞬,小黑同时松开两人的手,猛地喷出一口血,身体像是被撕裂般的痛,向后倒去。
【你不要命了吗?居然完全接受能力?!】石板尖锐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刺激的他头脑一身痛苦。
倒下的那瞬间,他很是遗憾,看来这项计划……是自己失败了呢。
出乎意料的是他并没有倒在冰冷的地板上,他想睁开眼睛看清楚现在是何情况,却被身上的撕裂感将全部的力气占据,张着嘴巴大口的喘息,身上火热的体温与身下柔软却微凉的温度形成对比,他用力抓住那人的手,指尖深陷肉中。
手……?是——
眼前一切归于沉寂,他无力地垂下头,却被身下的人揽住身体,拥抱在怀中。
“小……朗?”
他就像是做了一场漫长的梦,如今梦醒了。睁开眼睛,却看到梦中重要的人,吐出一口血向后倒去。他匆忙的揽过,却发现如今的场景于梦中人重合。同样是痛苦的□□,同样是相同的人,只是时代变了,人心也变了。
可是,即便失去记忆,他依然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他的事情。威兹曼轻柔的用指肚擦拭着小黑嘴角的血迹,目光眷恋。这便是天意,他的阿朗,在经过崎岖坎坷之后,再次被他紧紧拥在怀中。
而怀中没有意识的人,在威兹曼的注视下,从青年缩水到少年时期。他并没有惊讶,其实打从一开始,阿朗带自己去水族馆的时候他便察觉,他会有什么计划,只是她相信他不会伤害自己。
想到曾经对少年做的事情,他一样不差的回报在失去记忆的自己身上,威兹曼轻笑出声。
他真的,爱极了怀中的人呢。
身体力量的流逝他并不是不知道,只是,没想到阿朗会用如此极端的方法去解决这件事情。
一定累坏了吧?独自一人承担着这沉重的包袱,可是,他与他一样,都不愿将这所谓的累赘丢下。
他紧紧抱住怀中的少年。姐姐,你看到了吗,你的弟弟如今很幸福,他不再是小孩子,而是能独当一面的男子汉,可以守护自己最爱的人。
 1/12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