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蚊子血与白饭粒》 by silentcarol (一)

 第1章 

  米向阳一下飞机打开手机,就听见短信音和微信提示音叮铃当啷地此起彼伏。
  他举起手机点开消息,花了几秒钟把那十几条来自同一人的未接来电提醒和微信信息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眉头不自觉地拧在了一起。
  “那个,领导,请问……”米向阳斟酌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向身边的领导询问,“下午需要回单位嘛?”
  “几点了?”旁边的科长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下午两点多了,大发慈悲道,“算了,各回各家吧,你安排好车。”
  “哎,谢谢您!”
  等给领导拉开车门把他送上出租车,又吭哧吭哧拎着行李箱放进后备箱,眼看着出租车开走了,米向阳这才拿出手机,忙不迭给郎子文挂了个电话。
  “米米!”电话那头传来郎子文捏着嗓子惨兮兮的哭声,“你可算回我电话了!”
  “怎么回事又闹分手?这次打算分手几天?”米向阳一面拖着自己的行李往机场巴士的方向走,一面试着揉开自己的紧锁的眉头,未果。
  “米米,你来陪陪我好吗?”电话那头郎子文的声音听着又嗲又可怜。
  “……”米向阳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你男朋友在旁边吗?能不能好好说话?”
  “哦,抱歉,一下子不习惯。”郎子文换了个声线,变成了正常说话的声音,他的本音干净透亮,略有些低沉,听着很悦耳。
  “这还差不多,”米向阳终于把眉头的褶皱揉开了一些,“你在哪儿呢?”
  “你单位楼下的星爸爸。”
  “我刚出差回来,还在机场呢,”米向阳看到最近的一班机场巴士正在关车门,急忙把行李箱一拎跑了过去,拍了拍车门,这边对着电话继续说道,“一会儿直接回家了,要不去我家附近等?”
  “行,那我在你家楼下的奶茶店等你。”
  米向阳应了一声挂掉电话,巴士门再次打开。他上车坐定,握着手机轻叹了一口气。
  坐巴士到达市中心后,米向阳在路边等了好半天才拦到车,到家门口时已经快四点了。
  他在小区门口下了车,怕郎子文等急,拖着箱子快步往奶茶店走,远远的就看到了他静静坐在店里靠窗的位置,一手托腮,一手轻轻拿吸管搅着杯子,安静纯美得像是一幅水墨画——是的,今天的郎子文是水墨风格的。
  郎子文穿了一条文艺范儿的藏蓝色碎花吊带长裙,外头松垮垮地套着一件颇有设计感的白色防晒衣,一边肩膀半露着,一头栗色长发蓬乱随意地挽在脑后,隐约可以看到歪在一边的红宝石步摇。郎子文今天似乎没化妆,也可能是画了什么裸妆,米向阳不太懂,只觉得他白生生的俏丽脸庞似乎有点憔悴,唇色也是白的,一双美目低垂着看向面前的奶茶,莹白的右手拿着吸管一下一下戳着奶茶杯里的珍珠,看起来既楚楚可怜,又纯洁动人。
  米向阳轻叹一口气,心说:要我有这么好看的老婆,打死都不跟他吵架,得像观音菩萨一样供起来!
  米向阳拖着行李进到店里,郎子文听到动静抬起头看到他,刚刚清冷又哀怨的表情瞬间升级,去掉了清冷,只剩下成倍的哀怨。
  “米米……”郎子文委屈巴巴地轻唤了他一声。
  米向阳迅速走了过去,在他面前坐下,看到他的美目里满是血丝,心中不忍:“这次又怎么回事?为什么事闹分手?”
  郎子文侧过脸看向窗外,轻笑了一声,眼睛里却没有笑意:“说出来你可能又要笑,他看到我抠脚,嫌我粗俗……莫名其妙!我被蚊子咬了挠几下又怎样了?再说就算我真的抠脚又怎么了?我是仙女吗?”郎子文虽然愤愤的,说话的语调却依然软甜,他故意捏起了嗓子,仿佛在唱花旦一般,原本清朗的声音变得矫情而造作。
  米向阳不觉得难听,只觉得可怜,他知道郎子文这是频道又切不回来了。
  为了他家那个品味清奇的男朋友,郎子文曾一字一句跟着志玲姐姐的电影和真人秀学说话,当初那一口东北大碴子味儿,如今已经可以完美演绎台湾软妹的质感了。往往这个时候,他还会按奇葩男友的要求配合女里女气的举止动作,整个人娘得超越常态,简直称得上行为艺术。米向阳时常担心他时间久了会人格分裂。
  “你男朋友这次又作什么妖?”米向阳这会儿也不忍心提醒他换频道了,“仙女指不定还抠脚呢?他是不是有病啊?”
  郎子文沉默半晌,把目光转回到米向阳脸上,眼神带着无措,也带着清醒,声音与举止恢复了正常:“我感觉……我们这次怕是真完了,他的心已经不在我身上了。”
  米向阳一瞬间有点错愕:“不能够吧?你们在一起都六七年了,抠个脚就能分手?额……莫不是七年之痒?是不是得搞点什么情趣提升下感情?”
  郎子文揉了揉手里的奶茶杯,从鼻腔里“哼”了一声,扯出一个勉强的笑:“以前最多三天他肯定憋不住要来找我……可是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
  “……”米向阳什么都没说,心里想的却是:分了最好,最好他一辈子都别来找你!
  米向阳一直觉得郎子文的男朋友冯一骁脑子有病,且病入膏肓无药可医,大概只能送去电。
 
 
第2章 
  米向阳和郎子文是大学同班同学兼室友,当年他是亲眼看着冯一骁怎么死皮赖脸一步一步追求到郎子文的。
  大一那年元旦文艺晚会,每个班都得出个节目。米向阳他们班是车辆工程专业,男多女少,就想着另辟蹊径玩点有趣的,反串了一出白雪公主话剧——班里唯一的女生饰演王子,七个男生抱着腿蹲下扮小矮人,米向阳演的是皇后,郎子文则是白雪公主。
  在看到郎子文穿着礼服裙画着精致的妆容款款从后台走出来时,米向阳心里直接就改了剧本台词:“魔镜啊魔镜,白雪公主就是这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没跑了。”
  那出话剧故意增加了不少搞笑的情节,纯真的人只觉得乐不可支笑得前俯后仰,别有用心的人却看出了隐藏在深处的秘密。
  米向阳是在和郎子文同住一屋一年多后才慢慢发现他是个异装癖的,而比他们高两届的隔壁经济系学长冯一骁则是在演出当天就看出来了,大概某种动物的直觉吧。
  冯一骁是个gay,钟爱女装0号,在看到郎子文的时候就觉得惊为天人,开始没脸没皮地追求起了他。
  郎子文虽然是异装癖,却一点都不娘,一开始也不是同性恋。
  他的长相颇有些中性,身材高瘦肩膀略窄,一张俊脸雌雄莫辨,眉眼更是抓人。米向阳觉得,他平时穿着男装时属于文艺帅,一旦化了妆尤其是眼妆后,整张脸瞬间变得美艳不可方物。
  米向阳一直喜欢看郎子文穿女装的样子,那时候的郎子文看起来特别轻松,也特别快乐,他不会刻意学习女人的举动,却在女人的衣物装扮下透出一种不自知的美——与性无关,也与性别无关的美。
  可惜冯一骁不那么觉得。
  米向阳逐渐开始确定,冯一骁喜欢的是跨性别者,而不是郎子文这样单纯的女装癖。
  郎子文其实也清楚这一点,然而他是奉献型人格,一旦认定一个人,就会全心全意燃烧自己,只想对别人好的那种。
  他架不住冯一骁攻势凶猛纠缠不休,在答应和他交往并同居后,很快节节败退,最终完全沦陷了。
  郎子文努力在冯一骁面前扮演着他喜欢的那种类型,仿佛一个专业的演员。
  冯一骁说喜欢长发,他就留长发;冯一骁说喜欢软萌嗓音,他就学志玲姐姐说话;冯一骁喜欢床上主动的,他就跟着GV里的小受学各种玩法和姿势;冯一骁说不许他跟别的男人说话,他就真的跟所有男同学都断了来往——唯一还能跟米向阳一起玩儿也完全因为米向阳是个纯到不能再纯的纯0,在冯一骁面前的威胁度也为0。
  米向阳时常替郎子文累得慌,然而冯一骁却没有因此满足。
  米向阳是打心底里觉得冯一骁病得不轻,喜欢跨性别者没什么问题,问题在于他无比自私,又占有欲爆棚。
  这世上还有比郎子文更听话的男朋友吗?
  冯一骁不仅控制欲强,还是个大作逼,动不动就要跟郎子文闹分手,每次分手的理由都是莫名其妙:因为郎子文在打游戏的时候说脏话了;因为郎子文有一次打喷嚏太大声了;因为郎子文穿上高跟鞋太高而穿平底鞋又不够有女人味……但是每次闹完分手,不到三天他又会贱兮兮地跑来跟郎子文和好,没事人一样继续搂着他亲亲抱抱。
 1/22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