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新婚之夜 by 庭妍

 

 
  第一章 
  婚礼…… 
  很隆重很豪华的婚礼…… 
  一场属于上流社会的婚礼,来得毫无预警,却高朋满座,到场观礼的人数不少,名流绅士全部到场,礼服西装昂贵奢华,仿佛在暗中比较身上的行头,令人咋舌。 
  席筱黛只是一个生长在平凡小康家庭的女子,双十年华,青春娇俏犹如含苞待放的粉红玫瑰,有著天使般娇丽无辜的脸孔,魔鬼般傲人窈窕的身段。 
  她在今日成为商场上巨贾独子易展翔的新娘,大家都说她是麻雀变凤凰,从此不愁衣、不愁食,身价一跃上亿。 
  席筱黛感受得到很多女性妒忌的眸光、憎恶的眼神,还有男人那双色迷迷的邪恶眸眼。 
  私底下龌龊谣言的流传她已经听到腻、听到耳朵长茧,学会不闻不问了。 
  说她是用身体去迷惑易展翔…… 
  天知道!到现在为止,她连初吻长什么样子、吻了有什么感觉都不知道。 
  说她故作清纯,私底下其实****到了极点,才有办法缠住这个握有权贵财富的男人…… 
  她只知道做自己,别人的中伤她置之不理。 
  易展翔也听到谣传,但他没有澄清,任由他人天花乱坠。 
  他并没有把她放在心上,这点,她看清了。 
  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爱」这个字,她傻傻的答应要当他的新娘子,是不是太傻了? 
  他不爱她。 
  她呢?她就爱他吗? 
  很抱歉,她也不爱他! 
  会答应这件婚事,一不是为了爱情,二不是为了金钱。 
  她为的是……报恩! 
  易展翔的父亲年轻时救过她父亲一命,因此她爸感恩于怀,而且易父一直希望席筱黛能当他未来的儿媳妇,虽然易展翔不愿意,而席彼黛也不愿意,但易父从来不轻易打消这个根深柢固的想法。 
  直到易父死了,借由律师宣读遗嘱中得知,易展翔需要跟席筱黛结婚,并且在一年之内育有孩子,继承易家三代以来一脉单传的血脉! 
  席父受宠若惊,非常感谢易父这么爱席筱黛当儿媳归,直说席筱黛下半辈子好命哪!也一直叮咛席筱黛结婚后不能避孕,一定要为易家怀上男胎,做人要懂得知恩图报,不能够忘恩负义。 
  不敢违逆父亲的期许,乖乖女席筱黛在易展翔登门造访,冷漠无情的提出结婚两个字时,乖乖点头。 
  在易父百日内,两人完成结婚大事。 
  因为易展翔在商场上举足轻重,喊水会结冻的魄力使得韵来恭贺、吃喜酒的宾客络绎不绝。 
  席筱黛是订婚、结婚同一天,一早就起来任由造型师、化妆师、礼服设计师摆布,她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布娃娃,只能任人捏过来、抛过去,完全没有自我主张。 
  而她的表情只有一个,就是笑!她不停的露出笑容,笑到脸都快要僵了、唇都快要裂了,也是要笑……愉快的笑! 
  她真怕她的下巴会僵掉或是脱臼。 
  在她身边的易展翔从白色西装到黑色燕尾服,都吸引了许多爱慕的眼光,不可讳言的,他帅气极了,礼服仿佛量身订做,每一套都是合宜又体面,穿在他身上,就像白马王子,一个风度翩翩、帅气多金的白马王子。 
  白马王子应该要配一个白雪公主! 
  而她,不是适合他的白雪公主…… 
  她忽然觉得自己的决定好像错了! 
  她不应该把自己的一生就这么断送,不应该为了报恩就葬送自己的爱情、婚礼、还有下半辈子! 
  酬谢的宴会已近尾声,她拿著装著喜糖与香烟的红盒分送权贵夫人与商场绅士,易展翔站在她的身旁,谈笑自若的与来宾晤谈几句。 
  她只能笑…… 
  她的心里却好想哭! 
  现在后悔这桩婚事,已经来不及了…… 
  眼泪就这么无声无息的从她的眼里涌了出来…… 
  「恭喜……咦?你怎么哭了?」 
  她觉得自己好呆、好拙!出了个大洋相! 
  「我……」微哽让她声音变得沙哑。 
  「她是太高兴了,她终于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她在喜极而泣。」易展翔为她解围,谈笑风生又充满自信的他就像天生的王者,显得尊贵不凡。 
  「这样啊……是该喜极而泣……能成为易展翔的妻子是人人想高攀都高攀不到的,这是你的幸运。」 
  是幸运吗?她怎么没有感觉? 
  还是不幸呢?她倒有点辛酸的感觉了。 
  没有爱当做基础,她能够为了一个「恩」字付出多少?连她自己都没有把握了。 
  「对呀,我好幸运……」她言不由衷的说,泪中带笑,泪雾模糊了她的眼、她的妆,却唤醒了她的痛与她的悔。 
  「要好好把握、好好知足……这么好的丈夫,可是打著灯笼也找不到的。」 
  「谢谢。」 
  席筱黛低著头,她好失态,她知道。 
  最后,她逃避的走开了…… 
  **bbs.4yt.net**  **bbs.4yt.net**   **bbs.4yt.net** 
  一名律师看著大厅上的众人,属于易氏家族的成员,有易父的独子易展翔、易父死了妻子后来再娶的妻子苏玉梅、继母生的女儿易昭惜;易父的大弟易开东、易父的小弟易亚华、及易父大弟的妻子、儿子、易父小弟的妻子、女儿。 
  一群成员正等著聆听过世的易父所留下的遗产分配。 
  负责处理遗嘱的陈律师是易父小时候的玩伴,他最信任的朋友。 
  陈律师看著大家脸上的紧张,原本弥漫的愁云惨雾因为他的到来而改变,只有易展翔脸上的冷漠阴沉是唯一不变的。 
  陈律师在心底深深叹了一口气。 
  虽然他看多了、也处理多了为争遗产而兄弟闹墙、亲戚反目的案件,但面对过世的好友,在处理他家财产时,他还是忍不住要摇头。 
  富豪家庭……唉! 
  「快点宣布……」易父大弟出声。 
  「不要耽误我们的时间……」易父小弟配合。 
  「对呀,我待会儿与美容师、美师还有约呢!」苏玉梅娇声叫道。 
  易展翔不吭一语。 
  「好,我现在就公布易老名下所有的产业。」 
  陈律师看了众人一眼,清清喉咙。「因为易老名下的动产跟不动产实在很多,如果要逐一念出,可能要耽误一、两个小时,既然大家都赶时间,那我就直接说出易老写的遗言。」 
  大家莫不点头赞成。「快点说!」 
  「对呀,不要蘑菇了!」 
  陈律师在内心深表致哀。 
  一会儿,他整理好情绪就以不卑不亢的声音逐一念出:「首先,我给我现在的妻子,就是易展翔的继母苏玉梅一栋位于天母的别墅,还有现金五千万,我相信这笔现金与这栋价值上亿的别墅可以供给我的妻子下半生不虞匮乏,无忧无虑到老。」 
  「这么少?」苏玉梅叫了出来。 
  根本就不到易家财产的十分之一! 
  「已经够多了!」易父大弟叫嚣。「也不想想,你才进来我们易家七、八年而已。」 
  「我还有孩子,易昭惜是你们易家的骨肉,流著跟易展翔一样的血液!留给我这样,我怎么养孩子?」 
  童稚可爱的易昭惜怯怯的靠近苏玉梅,「妈。」 
  「连孩子都怕你,你算什么好母亲?」易父小弟从鼻子里出气。 
  「易昭惜是易家的孩子,从小就跟奶妈一起长大,以后继续让奶妈照顾。」易展翔开口道。 
  「母女天性,昭惜,说你要找我,而不是找你奶妈!」苏玉梅伸出手要抓易昭惜。 
  慌张惶恐的易昭惜俐落的闪身,躲了开去。 
  现场一片讪笑,苏玉梅的老脸一阵青一阵白,面子根本就挂不住。 
  「奶妈,把昭惜带下去。」易展翔发号施令,中年但慈爱的奶妈就走进来要牵走易昭惜。 
  「不要带走她,以后你们一定会后悔的,她根本就不该姓易!她不是你爸的亲生骨肉!」苏玉梅爆出内幕。「你爸早就不能人道了,昭惜是我的孩子,谁也不能带她走!」 
 1/20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