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相亲总是碰见情敌怎么破》 by 桃白白 (二)

   9.

  向青看了看地上的两个箱子又看了看站着的四个人,他狐疑的问:“你们都是来帮忙搬家的?”
  涂泽赶忙说:“是的,主要是我们就在附近工作,我搬家他们顺便来看看。”
  “哦。”向青拎着袋子往厨房走,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回头冷着脸盯着涂泽说:“你们最好不要太闹,我哥好静。”
  涂泽和其他几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大家都忍着笑,只有许平川凑近涂泽耳边说:“自求多福吧,看着这人不好相处呢。”
  涂泽伸手顶住许平川的额头把他推到一边,他说:“还不是因为你没个正型,刚才你说的那些话指不定被这小孩听去多少呢,我的形象就都让你们几个毁了。”
  许平川笑着往后退嘴里说:“扯淡,关我什么事。”
  立在一旁的安远看了一眼还在厨房里收拾东西的向青,看这孩子的神情似乎并没有在乎他们在聊什么,但是当安远走过去,站在厨房门口的时候,向青迅速的扭过头来看着安远。
  安远个子很高和向林差不多,比向青要高出一些,向青需要微微抬头才能对上安远的视线。
  向青很漂亮,眼睛很明亮,即使拉着一张脸,也依然可以说的上明艳,安远觉得涂泽这种单身狗真要和这样的小美男住一起迟早会心猿意马。
  “你是这里的房主?你刚刚说的哥哥是怎么回事?”安远笑着问。
  “我不是。”向青站起来面对着安远,“房主是我哥哥,我只是这几天在这里,明天我就要回学校了。”
  “你买这多菜,是你要烧饭吗?”
  “不是,我哥让我买的,他说有房客来,烧一点菜吃,我不会做饭。”向青说这些的时候居然不好意思的别过了头,“你是那个租房子人的朋友吧,你们好多人啊。”
  “过来凑个热闹而已,我朋友人很好,事情也少,蛮好相处的,说来我们几个其实很少能凑在一起,今天是赶巧了,你放心,平时不会吵的”安远笑容很温和,“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几个也要走了。”
  说着话,安远转身回了客厅,另外三个人已经把涂泽的行李收拾的七七八八,许平川指着涂泽的床说:“你这些东西是新买的吗,还是这边准备好的?我看你没有带被褥什么的,你今天能在这边睡下吗?”
  涂泽这才想起自己的确没有带这些过来,他看着那张床上的床单被褥枕头想这到底有多少人睡过。
  “那些都是我哥新买的,而且都拆洗晒过了,上次你妈来签了合同以后我哥赶着收拾出来的。”向青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到了卧室门口,他抱着手臂声音冷冷的,“我们这个房子之前装修好一直放着散味的,还没有人来住过,你们放心好了,而且之前的时候我们和来的两个人说的清清楚楚的,他们没有和你说吗?”
  涂泽摇摇头,他说:“我工作比较忙,昨天才出差回来今天就急着搬过来,所以我也没有怎么问过,不过我对这边挺满意的。”
  除了人。涂泽想。
  “收拾的差不多,咱们就该走了吧?”安远开口说道,“时间也不早了,该吃饭的吃饭,该睡觉的睡觉,该工作的......哦,对不起啊涂泽,我忘记你开始休假了,那你就自便吧?我和舒岩要去办点事。”
  是干点事吧。涂泽的内心直翻白眼。
  “我也要去找小山吃午饭了。”许平川拍着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然后笑着和涂泽说,“我和他两个人吃。”
  谁想跟你们去?!涂泽直接冷笑出声,他说:“那就走吧,我就不送你们了,我这还一堆事要忙呢。”
  三个人也不废话,直接说笑着就往门口走,快出门口的时候安远排在后面,只觉得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扭过头,看见向青站在自己的面前。
  向青微微低下头,然后又抬起来,轻声说:“咱们交换个电话吧。”
  “嗯?”安远有点没反应过来。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说不定可以当个朋友。”向青的脸微微红了。
  “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要问问我的男朋友。”安远笑着回答。
  “男朋友?”
  “对啊。”
  “那算了。”
  安远哈哈的笑出了声,引得舒岩折回来看他和向青在说着什么。
  “怎么还不走?”舒岩问。
  “马上就走的。”安远回答着就推着舒岩肩膀往门口走。
  舒岩向后靠到安远脸颊旁小声说:“他找你说什么?”
  “他问我你怎么这么帅。”
  “滚蛋!”
  安远没有再说话只是眯起眼睛笑着带人下了楼。
  只是几分钟时间,热闹的房间就归于寂静,涂泽和向青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站在客厅。
  涂泽无奈的抓抓头发,说了一句回房间休息了,就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然后倒在床上盘算着找房子的事情。
  外面几乎没有什么声音,涂泽想这个小男孩脾气看起来不太好,怕是以后日子不会好过。
  涂泽开了空调躺在床上然后拉了一床被子盖住自己,他一直觉得开空调盖被子是人生最享受的事情之一。空调吹出来的风凉凉的,而这被子却充满了阳光的味道。
  其实阳光是个什么味,涂泽说不清,但是就是有这个感觉,这身上的被子,头下的枕头,都是浸染透了阳光的,只是这样的躺着,就感到很幸福。
  客厅里传来了开门和招呼的声音,想是这男孩口中的哥哥回来了。
  涂泽觉得自己应该出去打个照面,可是这被子压的他实在懒得起身,他想就当自己睡着了吧......
  睡着的人永远不会失礼。
  外面的谈话声很轻,涂泽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不过涂泽想这和自己也没有什么关系,随他们去了。
  不多时,似乎有动静从厨房传来,煎炒烹炸的那种,听的涂泽心痒。他摸摸自己的肚皮想起从早上到现在,自己没吃一点东西,可是现在出去,似乎时机不太好。就像要故意蹭饭一样。
  忍忍吧。涂泽看着天花板盘算着中午要吃点什么,但是越想越觉得饥饿,而且偏偏那做饭的味道也开始慢慢飘了进来,勾的涂泽肚子里的馋虫要造反。
  他想不成,人不能被尿憋死,当然更不能被饭饿死,涂泽觉得自己现在,马上,立刻,必须,要,吃饭。
  起床,冲出去,打个招呼,闲扯几句,然后闪人,这一套程序似乎并不难,涂泽认真的思索着这个事情,他想只是吃个午饭而已,自己何必纠结至此,现在就出去,奔向美食的怀抱。
  打定主意,涂泽立刻从床上蹦了起来,他稍微抓了几把头发就打开门准备闷头出去。
  可是他才迈了一步就对上了端着盘子系着围裙的那个人的眼。
  那人有点吃惊的看着他,语带疑问:
  “涂泽?”
  “向林?”
  涂泽惊讶向林居然会出现在这里,而且打扮的如此......如此居家。
  向青......涂泽想起那个男孩的名字,再看看立在那里在愣神的向林,他立刻猜到那个总拉着脸的美艳少年一定就是删除他和向林聊天记录还拿向林手机和自己扯淡的弟弟了。
  前后一联系涂泽就皱起眉头,他有点生气的说:“向林,你不会早就知道是我吧?”
  所以你弟才对我一副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样子。
  向林还端着盘子他愣在原地,一时语塞。
  涂泽见他不回答,只是盯着自己,这气就又重了几分,他不理立在那里的向林自己直径往大门口走,经过向林身边的时,向林才反应过来忙用空着的那只手一把抓住了涂泽的胳膊。
  “别走。”
  “不走干什么?!我要出去吃饭的!”涂泽虽然声音明显带有怒意但是人却停住了脚步,也任由向林拽着。
  “就在这里吃,我都做好了。”向林轻轻捏了一下涂泽的胳膊,“我真的不知道租房的是你。”
  涂泽被那一下捏的心软,好似那指头不是捏在了胳膊上而是捏在了心里。
  “我没骗你的,我真的不知道的,签合约的时候我没在,被叫去公司了,后面都是我弟弟弄的,我也没留意。”向林急着解释,“我要知道是你租我也不会收房租的。”
  涂泽转过身面对向林,胳膊还被向林抓在手里,他说:“放开我,你力气太大了,弄的我胳膊疼。”
 1/13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