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相亲总是碰见情敌怎么破》 by 桃白白 (三)

   11.

  涂泽再次回到江州的时候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
  老娘参加的夕阳红旅行团基本上集齐了世面上所有的旅行社的消费陷阱。
  全程都是上车睡觉停车撒尿景点拍照只要时间超过一个小时就一定是忽悠你买药。饶是涂泽这种年轻人都抗不住导游的软磨硬泡,直安慰自己是花钱买安静。
  同车的老太太们更是对涂泽围追堵截。难得有这么一个年龄工作室都不错长的还好的未婚小伙子在前面,什么自己的闺女啊,亲戚家的侄女啊,邻居家里的小姑娘啊,挨个给涂泽介绍。
  涂泽一直解释说自己有对象了,真有了,就差领证了!他都说成这样了还是有老阿姨锲而不舍的说这不还没领证呢吗先处处呗?
  晚上躺在酒店床上涂泽直和自己老娘吐槽说:“怎么这团里面还有这么多三观不正的呢?!我都说有对象了一个个还撺掇我找小三。”
  “哦,就差领证了……那你怎么还不领回来给我看看啊?还准备偷着摸着领啊?”老娘的手指都要戳到涂泽脸上,“我顶多再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赶紧给我带回家,我给你把把关,别再跟之前一样,谈了好久我连个毛都没看见你就闹失恋要死要活的。”
  要是放在以前,老娘只要一说这个,涂泽就会立刻炸毛,甩门出去都算是轻的,但是今时的涂泽早已不同往日,他躺在床上拿着手机和向林发微信,老娘说什么他就嗯嗯啊啊的敷衍着,嘴角还挂着纯良的微笑。
  [我妈说想见你呢。]
  [之前不是见过?]
  [那能一样吗?之前你是身份现在什么身份?]
  [哦。我其实有点怕。]
  [怕什么?]
  [怕我条件太差,你妈不喜欢我。]
  [向林,你一点都不差。]
  [只有你这样觉得。]
  [只有我还不够吗?]
  [够了,足够了。那我听你的。]
  涂泽满面春风的的合上手机,转身想问老娘要不要出去溜达一下,却发现老娘一副见鬼的表情看着自己。
  “小子,你老实说,你是不是要老娘给你准备嫁妆?”
  涂泽被说的老脸一红收起了笑容,他皱着眉说:“妈,有没有个正经啊,你说你也五十多的人了。”
  “也不知道谁不正经。笑的我都没眼看。诶哟,我去找隔壁老王打麻将了,一把年纪了我也不想长针眼!”老娘丢下这一句急急忙忙就开门出去了空留下涂泽在这里。
  房间突然安静下来,涂泽还有一点不适应。他靠在床头翻看着手机里的微信,细看与向林的每一条聊天记录。
  从最开始俩人互不相识约定相亲见面的地点,到向林说都听你的。
  涂泽一个人在异乡的酒店,无比的想念向林。
  终于熬到了回江州,向林本来说要来机场接涂泽,被涂泽一口回绝了,他表示这一飞机老太太呢,搞不好还要在机场来一场长桥相送,他让向林该干嘛干嘛去吧,等自己收拾好东西就回向林那边去。
  等到了自己家,涂泽放下行李就想开车走。
  老娘追着说:“你这着急干嘛去啊?”
  涂泽急着说:“我约会啊!你不是总说我大好时光不去约会吗?我现在去约会!”
  看涂泽一副尿急的样子老娘只是嘀咕了几句最终还是挥手让涂泽赶紧滚出自己的视线。
  涂泽屁颠屁颠的跑去取车,然后一路直奔租的房子。
  开门进去发现向林果然不在家。向林之前就打电话说临时有工作要做可能还需要加班晚点回来,所以涂泽有这个心理准备。
  可是没有向林的时间很无聊,涂泽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唾弃自己的无用。
  如果合租人不是向林,他还会觉得时间难熬吗?
  应该还是自己该做什么做什么想做什么做什么吧。
  但是此刻的涂泽什么也不想干,他无心做事,只想等向林回家。
  被子里有阳光的味道,估计是向林拿去晒过,涂泽开着空调钻进被窝,他随意用手机上网,等着门响的时候。
  等到涂泽再次睁开眼房间里已经是一片黑暗,他花了一点时间让眼睛适应环境。门缝里透进来的一点灯光让涂泽知道他已经不是一个人。
  悄悄的下床,轻轻的推开房门,涂泽看见一个背影坐在客厅的地毯上,茶几上放着笔记本电脑,键盘敲击的声音很轻,但是密集。
  涂泽自认为自己已经是用了十二万分的小心,他本想走到向林后面吓他一吓,可是他才走了两步,向林就回过头来,他看着涂泽笑,轻声说了句:“你醒啦。”
  涂泽颇有点泄气的嗯了一声,拖拖拉拉的走到向林身边靠着向林坐下。
  “饿不饿,我做好了饭,我给你热热去?”
  “饿的,但是先缓一缓,我才睡醒,等一会再吃好不好?”涂泽紧紧靠着向林,手臂的温度都能相互传递。
  “好,听你的。”
  向林的声音僵直,就跟他的身体一样,涂泽身体挨着向林的部分都能感受到向林把自己绷的很紧。
  涂泽想废物啊废物,微信里面连露肉的照片都敢发,怎么真人坐在旁边向林就跟石化了一样动也不敢动一下呢?
  可是讲到底,自己也是个怂货,只比向林好了那么一点点,涂泽咬咬牙,心一横,头直直的往向林的肩膀靠过去。
  但是由于涂泽靠的力度过大速度过快,导致接触向林坚硬的肩膀那一瞬间,涂泽以为自己的头盖骨要碎了。
  丢人啊……涂泽靠着向林的肩膀想。
  硬邦邦的肌肉开始慢慢松弛下来,涂泽能感觉到向林在慢慢的放松,一只手轻放在自己头顶,慢慢的揉着自己的头发。
  幸福啊,涂泽想,我啊真的是太容易感到幸福了。
  那天晚上涂泽的头靠在向林的肩膀上,向林摸着涂泽的头发,俩人都不说话,就那样安安静静的腻了半天,直到涂泽的肚子不争气的发出咕咕的声音,涂泽才拉开和向林的距离,红着脸说饿了,想吃饭。
  向林二话没说起身就进了厨房。
  他回家的时候发现涂泽在房间里睡着了,向林没敢打扰,做饭也是轻手轻脚的,他怕涂泽醒的时候菜已经凉了,即使可以再热,也不如刚做出来的好吃,所以向林把菜都先一份份的洗好切好配好,只等涂泽一声令下,他就可以开伙。
  于是涂泽吃了一顿热乎乎的饭菜后心情大好,开始拉着向林扯淡。
  父母这代人的事情俩人都简单的交代了一下,其实之前向林透露过不少,涂泽也了解的差不多,至于涂泽这边,涂泽也说过一下,大致就是父亲出轨,母亲带着涂泽离婚,然后一力把涂泽抚养成人。
  “他啊再也没有出现过。就跟从来没有过这个人一样。”涂泽用“他”来代指父亲,涂泽喊不出爸爸。
  “我在小时候还幻想过他回来后我们一家人过日子的样子,后来大点了,就不想了,没意思,回不回来的,有什么关系,再后来就想还是别回来了,闹心。现在么,是想都不会想了,要不是今天聊起,我也不会记起有这么个人。”涂泽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很轻松,可是那杯子已经握在手里好久,也不见他喝。
  向林伸手拍拍涂泽的腿,说了一句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再难的日子,也过去了,以后的日子,只有更好,再不会有更差了。
  涂泽抓住向林的手,十指纠缠,慢慢的,嘴也凑了上去。
  轻轻的吻着,小心的吻着,郑重的吻着,涂泽感觉自己被向林珍惜着。
  手机铃声打破了一室旖旎。
  涂泽一边亲着向林一边皱眉,心想谁那么不开眼,现在打电话过来。
  俩人本想不去管电话,怎耐电话那头的人的耐心出奇的好,锲而不舍的一遍遍拨打。
  向林和涂泽俩人只好从黏糊的状态分离,各自翻找手机,看是谁的电话在响。
  涂泽拿着自己的手机凑到向林那边,看见向林手机屏幕上“弟弟”两个字一直亮着,涂泽内心是十分厌烦向林这个弟弟的,虽然向林一直在说是自己没教育好向青,不怪向青长歪,但是涂泽还是认为向青的性格问题多半还是他自己造成的,说白了就是太自我,不懂事,把没礼貌当个性。
  反正他只要不来惹自己就随他去好了,涂泽想,这样的孩子,总有社会教育他。
  当然如果向青非要找自己麻烦,那自己也只好替他哥哥以及社会先教育他了。
  向林皱着眉头直接接通了电话,倒是也不避讳涂泽。
 1/17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