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白月光》 by 景潜 (一)

 第1章 阮侨生的戏

  呼啦一声,傅宇拉开了室内的窗帘。细微的灰尘在光线照射下翻飞,酷暑下的温度让人难耐,多亏室内开了空调,才能好受很多。
  傅宇转过头,就见楚君站在镜子前,双手系着领带,冷峻的脸上是让人退避三舍的漠然。
  傅宇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当年带着楚君入圈子时,他就是一副玩世不恭的姿态,让他差点想换人。但是这几年下来,楚君却没有被埋没在娱乐圈里,凭着高颜值和高冷的气质攒了不少粉丝。前段时间楚君接下了阮侨生的剧本,这也给楚君添了不少人气。
  这次的戏傅宇同样看重,阮侨生本人的名声再加上名导演王恨水的参与,不出意外,这出戏可以捧红楚君。
  他走到楚君的身边,开口说道:“你等会儿要同秦锡一起参加新剧开机发布会,我刚刚同他的经纪人打好了招呼,你们呈现给大众的要是早有私交的样子,这样到时候也能让两边粉丝们更和谐,对片方宣传也更有利。”
  “装成熟人?”楚君突然道。
  “对。”
  楚君面无表情地整理着自己的领带结,他很清楚,像他现在有的是诸如“小鲜肉”“流量小生”一类的名号,只是楚君一直不在意。他只是对任何事都不感兴趣,只对演戏例外。在戏里他演的永远都是他人的人生,与自己无关,这让他觉得十分轻松。
  傅宇无所谓地耸耸肩膀:“是啊,现在公司只能塑造给你新生代偶像这种形象,等过几年再往深处包装。”
  楚君点点头,放在腹部的手压了压西装,启唇说:“我们走吧。”
  车抵达丰裕大厦时,记者和粉丝已经蜂拥而至,围在了车旁。
  下车时,楚君的嘴角已经带上了谦和得体的笑容,他礼貌地同记者和粉丝借过,虽然是带着笑的,可身上却散发出一股疏离的气质,旁边拥挤着的人群渐渐让出了道。
  走到闪光灯集中的站台上,一阵光影闪动,伴随着摄像机的咔嚓声,楚君立在巨大的宣传海报前微笑着让记者们拍照。
  “那边是秦锡!”
  “来了来了!”
  楚君伸出手抚了抚微微酸掉的脸颊,眯着一双桃花眼,看向把部分人的注意力分散掉的那个人。
  他今天穿了身纯黑色的西装,而秦锡亦是一身纯黑,笔直的西装裤衬得整个人长身玉立,穿在楚君身上有几分禁欲却性感的感觉,而在秦锡这里则显得温润而极有风度,上个月他刚刚以绝对优势当选为最有男人味男明星。
  想到这里,楚君的嘴角轻轻扩大了弯曲的弧度,在秦锡要走到站台前时冲他伸出手,对方的眼睛似乎亮了亮,而后,秦锡也牵住了他的手,但对方根本没有只握手的意思,反而直接借力一跃上了站台,洒脱地站在了楚君的旁边,引得一阵欢呼声和更为猛烈的拍照。
  待到秦锡站在台上,楚君放开了手,秦锡似乎想要挽留,但最终还是松开了手指,且顺势将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楚君没有拒绝,就像傅宇说的,他已经跟秦锡这边打好招呼,两个人就是要在公众面前呈现出故交的样子。
  更何况他们本就是故交。
  只是与秦锡的这一握手,楚君的后背出了一身汗,还好很快就放开了手,但那只手再次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仍旧带来了浑身的不适感。楚君偏过头,看到台下站着的傅宇那关切中带着担忧的眼睛,难得俏皮地冲他眨了眨眼,傅宇清楚自己不喜与人有身体接触,但长久的训练已经让他有了足够强的忍耐力。
  拍照结束后,秦锡友好地冲楚君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先走。楚君笑了笑,顺着他手的方向走下了台。
  记者采访会安排在了下午四点,还没到时间,楚君坐在椅子上,右手拿过桌边的农夫山泉,拧开瓶盖喝了两口,喉结滚动间的男性魅力勾起现场粉丝的少女心,有人偷偷拍下将这一幕发到了网上,引得众多粉丝无比激动。
  喝完水,楚君同傅宇低声交流了几句。采访还未开始,他拿起手机,打开微博,看到自己上一条微博的评论区有粉丝在刷这张新图,他忍不住翘起了嘴角,点了个赞。
  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团阴影,楚君微微侧首,秦锡挪动着坐在了他身边的位置上,见楚君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他勾了笑道:“合作愉快。”
  现在说这句话有些为时过早吧?楚君点点头,没再看他。
  记者提问开始,一位留着马尾的瘦高女子站起来问道:“一直有注意到楚君先生同秦锡先生的互动,两位的交流显得很相熟,请问以前是认识吗?”
  楚君含笑握住了话筒,头轻轻偏着道:“是的,我们小时候,两家家长是朋友,只是我们长大后便都忙起来,不再联系了。”说完,露出了遗憾的表情,“不过这次一起拍戏给了我们沟通感情的机会,也希望能有更好的合作。”
  秦锡听到这句话倒是坐直了身子,漆黑的眼睛注视着台下,又像是什么也没看。
  过了一会儿,楚君的问答结束,略微放松了身子,后倾靠着椅背,双手交握放在桌子上,嘴角微扬,歪着头认真地看着秦锡,完美地演绎了故交的定位。
  “据我所知,秦锡先生的家境很好,又曾入读美国常青藤名校的商学院,不知因为何缘故进入了娱乐圈?”
  这个问题有些犀利,楚君感到秦锡似乎看了自己一眼,接着便听他道:“因为一直对于做一个演员很有兴趣,想尝试新的角色和生活,因此做了这个决定……”
  秦锡的回答四两拨千斤,记者问了几个问题后恐怕也是觉得他的太极打得太好,便道了谢,没有继续问下去。
  采访会结束后,楚君跟着片场人员回到了属于自己的休息室。傅宇正坐在沙发上,看到楚君走了进来,站起身将手里的剧本交给了对方。
  “剧本我看了,阮侨生的能力摆在那里,这部戏会很好看,但是不好演,你先好好看看剧本,认真准备,我先回公司,等会儿你坐车回去。”
  楚君嗯了一声,傅宇走开后,他往沙发上一坐,打开剧本,第一页是阮侨生的签名,明明是现代人,签名却用的是毛笔,笔锋尽处,似是沉淀了很多东西。
  故事是古代背景,讲述的是古代一对断袖的情感始终。楚君饰演的人叫做齐渊,是周朝的太子,而秦锡饰演的则是他的贴身侍卫,钟十。故事围绕着爱而不得的剧情展开,钟十原本一直想将自己的感情藏在心中,但却不得不在齐渊被邻国掳去当质子时,以残忍的方式保护他。
  这部剧的尺度和题材都比较敏感,但没有被封禁并允许拍摄播出,多少也是因为阮侨生的关系。加之近来民众对同性恋的包容性大了许多,这部戏也能够正常诞生。
  只是看到里面的大尺度剧情,楚君微微皱了皱眉,正要翻开下一页,外面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请进。”
  以为傅宇去而复返的楚君没有抬头,但没有人说话,他这才抬首看向门口。
  秦锡站在那里,与楚君四目相对,他勾起嘴角笑了,启唇说道:“许久不见了,小君。”
  眼眸轻动,楚君很快低下了头,翻到剧本的下一页:“本来就不熟,没必要说得那么感慨吧。”
  “……剧本我看了,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这话他已经说过一次了,楚君的眼皮都没有抬:“合作愉快。”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冷漠,对方亦没有纠缠,沉默了一会儿,就听见那人道:“明天片场见。”
  楚君嗯了一声,继续看他的剧本。
  楚君离开片场之前被王恨水叫到了他的房间。
  王恨水的名字起得颇有武侠风范,人也是如此,蓄着一口的络腮胡子,极爱接武侠或者古风戏,在国际上也拿过几次大奖。虽然看上去和蔼异常,但合作过的人都知道,他在拍戏的时候严苛异常,无论你是多大的腕儿,达不到他的要求,都得无限次重拍。曾有明星被折磨着把一场哭戏重拍了二十八次,从此宣言再不接他的戏,但对方从那以后也没有多出彩的作品。业界普遍有这样的认知,如果想要在拍戏上得到指点,那就在王恨水手下认真拍一部戏。
  楚君刚刚敲门进去,王导就示意他坐在自己对面的座椅上。
  将手里的烟头掐灭,扔在烟灰缸里,王导将翻得破破烂烂的剧本放在楚君面前。
  “剧本你看得怎么样了?”
  楚君直截了当地答:“今天才看。”
  果然,王导皱起了眉:“今天才看?那不行,这部戏的剧本我细细地看了好几遍,里面的很多细节还是没有很大的把握,你有信心吗?”
 1/24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