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第二世》 by 墙头 马上 (一)

    第1章

        我的性格自出生以来便未开发完全,从来不懂砥砺琢磨,更不要提与人为善,如我这般社会不安定因素,本就该回炉重造,可偏得老天眷顾,生一副好皮囊,凡事都顺风顺水,过了三十五年,这其间,戒过烟,也戒过酒,唯独**没断过。
    这些**里,各色人等一应俱全,他们并非全部出于自发而对我心生迷恋,而我也从不在意他们是否怀有企图,因为最后的结果无非是爬上我的床,而后再滚下去。
    本来我还可以感慨得再多一些,譬如这个社会究竟有多黑暗,而我又是如何尽心尽责地去搅这一摊浑水,但前几分钟发生的事情足够打断我这些毫无意义且复杂冗长的自述——我突感自己正站在一个角度恰好的位置,俯瞰本市公检法系统一大恶霸两脚一蹬魂归故里,此间,他还有过若干无谓的挣扎,我真心想帮助他,但始终伸不出手。
    我猜我是魔障了。
    因为蹬腿的那位不是旁人,正是在下。
    保持着类似注视过美杜莎之后的姿势思考了大约二十秒,我果断伸手上下摸了一把,上天的确眷顾,遭遇过灵魂出窍的我还拥有着一个实体。勿需大费周章,一转头的光景里,我已经细致入微地鉴赏完了这个实体,这全拜我奇怪的癖好所赐——卧室里正对着床的是一整面墙的镜子。
    这个实体,的确不是头一回见,然而直到今日我搜肠刮肚才终于想到了一个词用以形容:实在。
    实实在在的脸皮,笑起来干净澄明,哭起来情真意切,就是不做任何表情,都显得那样真实。与从前那张成日烟酒里浸淫着的虚情假意的脸相比,真不知要好到哪里去。
    我于是叹气。
    啧啧,连叹气都这样梨花带雨,难怪还未骗上床第,便引了旧疾,实属含恨而终。
    老实说,我很久都不曾这样强烈的对一个人产生兴趣,兴趣大到连姓名年龄都不曾知晓便毫无戒心地将其带回家中,大到将其带回家中却忘记要动他一根手指,而只坐在床边与他对饮半瓶马爹利,那场景简直是装逼装到了索马里。
    这小子叫什么来着?我捡起床脚边上那只显得过于女性化的斜挎包翻了一阵,终于翻出一张身份证。
    哦,杨浅。再掐指一算,册那,才22岁。
    我颤抖着握着这张薄卡片,恨不能当荡尽绵绵心痛,然而好事还没完,我这一抖,竟又抖出一本蓝封皮,上面赫然印着几个烫金大字,学生证。
    老子生平是喜欢年轻貌美的,在这一点上完全秉承了几千年来贪官污吏的优良传统,然而传统之外我还有两大原则,这两大原则总结起来就是两不碰:一不碰本命年没过的,二不碰在校生。
    眼前这个实体倒干脆,两样占全了。
    不过说起来,以上那个两不碰实际上不是我总结的,是我的顶头上司温检说的,他说这话的场合非常有意思,小规模的年度工作会议上他原本实实在在是想当个笑话说出来,无奈席上各位妄揣圣意,认定在下就是那一把手的接班人,从此我隐退之心彻底没入无尽深海,再也没能打捞得起。
    我左手握着二代证,右手捏着学生证,慨叹着不怨天,不怨人,天打轰五雷,合该我倒霉。
    镜子里除了这个新鲜的实体,剩下那个不太应景的便是在下的尸体,正以一个双手交叉握于胸前的姿势躺在床上,这大概要得益于他终究不过是一副虚伪至极的皮囊,临死都要摆这么一出安静的花样,就好像他总是那么渴望安静,也总是那么虔诚地祈求着一世安宁。
    若他能再睁眼,我一定毫不犹疑骂到他闭眼。
    而现在,尘归尘土归土,我必须做的,是停止疯狂的回忆与臆想,拨出一个当下最为必要的报警电话。
    我并非生而如此淡定,魂穿也着实头一遭,心中当然不缺忐忑惶恐与不知所措,只不过良好的职业习惯使然,深知多耽误一分,便也多一份的嫌疑。
    我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个翻盖手机,然而三秒钟后,拇指却停在绿色的拨出键上,我懊恼地合上翻盖,差点没痛快地给自己来上一巴掌。
    报警的确不是正常人在此刻应该有的反应,我迅速转移战术,十分钟后,救护车呼啦着停在楼下,医护人员抬往楼梯口的担架后面是我扒着门框那张泣不成声的陌生的脸,隐约还有个不太协调的脚步声,老子真没功夫在意。
    医院的走廊里,我突感心口有异物,于是掏出脖子里挂着的那根绑着耶稣他老人家的十字架诚心祈祷,隔壁有对夫妇似乎也在进行着类似的工作,我想我看起来一定比他们更虔诚,因为他们在替别人求生,而我却为自己寻死。
    求生是本能,寻死却不易。
    在下并非大彻大悟,只不过惧怕真要是活了过来,那皮囊之下究竟是在下分裂后剩余的灵魂,还是杨浅的未亡之心,又或者是其他什么妖魔鬼怪,总而言之,光怪陆离的变故我一个人消化足以,假如再多出别人与你探讨,这叫老子情何以堪?
    抢救室的灯灭了,在下的尸体被蒙在一块白布之下推了出来,那场景非常有喜感,然而我却不能笑,我必须挤出眼泪誓死长跪于前,以表达悼念,因为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倒霉鬼活了半辈子,从来没有真心对过谁,而现如今又有谁肯为他留下一滴泪?
    医生摘了手套表情沉重向我走来,我猜想,他会拍着我的肩膀请我节哀。我打算坦然接受这等好意,再应景地嚎上几声,略表对逝去过往的歉意与感慨。
    然而他却只是匆匆与我擦身而过,身体前倾握住两位老夫妇的手,直言道:“节哀顺变。”于是一片死寂之后,两位跪坐于地长泣不起。
    我方才晓得,推出来的这位,另有其人。
    而那个倒霉鬼林寒川在一送来时,便被宣告了死亡,甚至都不曾抢救过。
    
    第2章
    
    林寒川,好烟好酒好美色,二十三岁成为本市最年轻的副科级干部,自此仕途一片大好,十年内爬上副检位置,他不信教不信善不信因果报应,相应的,他也不信邪,他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深度自知,他知道,自己就是邪。
    我很快便洗清了嫌疑,尸检报告言之确凿,林副检生前患有心脏疾病,暴病猝死的诱因便是过量烟酒与那七天不足三十小时的睡眠还有一项院方实在写不出手——无节制的性生活。
    我坐在派出所里,留下一份无关痛痒的笔录。
    林副检生前从未投过保,死后也没有留下任何遗嘱,警方像模像样搜查一番,家里最值钱的东西就是卧室壁橱里一只年代不明的琉璃盏。办案民警实在不能明白,副检全然后现代精心打造的复式小二层里为何单单藏了这一只琉璃盏。
    我很想说句实在话,这东西是什么时候进了我家的壁橱,在下也是实实在在完全不清楚的。
    于是猝死,一锤定音,既非他杀也非自杀,纯属自然死亡。
    剩下的问题便是遗产分割,效力第一的遗赠抚养协议是绝对不会存在的,排第二的遗嘱倒是有些眉目,警方在副检堆积如山的字稿里翻出一份红头文件,上书龙飞凤舞两个大字:遗书,之后再无下文。
    我不禁苦笑,酒后产物竟还存着全尸,幸好只是空文,不然一生积蓄让谁骗了去,岂不是亏得大发?
    最后只得顺位继承,但这也够让人头疼,身处异地的二老早于十多年前便断了亲子关系,直接声明放弃,而林副检生前既无发妻也无子嗣,性向几乎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于是数十万家财悉数充公,死后又树了一块充盈国库的丰碑,尽管这块碑树得让我感觉无比蛋疼。
    遗体告别仪式是院里一手包办的,很是大张旗鼓的搞了一趟囊括请灵送灵守夜等等一条龙的封建迷信活动,温检是个实在人,鼓动全院上下都来参加仪式,热热闹闹挤满了那间用客厅改造的灵堂,惊天动地的哭泣与哀悼直逼邻国元勋逝世当场。
    我想温检之所以如此善待我,显然同他不想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思路相吻合,假如刨我的底,不知有多少人要连坐。
    自我重生这些天来,除了万事如意身体健康外,更让我感到惬意的,便是终于不用再整日应付官场上那些盘根错杂的裙带关系,也勿需为了填不满的亏空而拆东墙补西墙,这摊子烂事终于悉数退还给了温检,我坐在假想中的未名湖畔,呷一口碳酸饮料,从此云淡风清扬。
 1/25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