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穿成炮灰霸总的小白花》 by 修欲 (三)

   ☆、第三十五章

  “今天你胃口不好?”还是那个小伙子,他见到华尧只吃了半碗饭,关心地问了一句。
  倒也不是多关心,毕竟帮忙让自己跟女神对上话了,还得靠他教自己阿拉伯语呢。
  小伙子的算盘打的劈哩吧啦响。
  华尧一僵,然后笑了笑:“对,头晕又犯了。”
  这句话是真的,华尧有点晕船,只不过吃半碗饭是为了让自己保持清醒而已——表面吃半碗,进他口里的那半碗被他用各种方法吐了出来。
  他已经两顿没吃了,肚子有点难受,但是再难受也比不得失去意识只知道睡觉好。
  小伙子没再问了,两个人又一顿海聊,最后刀疤进来,说有人要见他。
  华尧垂下眼眸。
  肯定不是陆哲,陆哲跟他没好话,说不了两句嘴里出口的词就脏的人听不下去,每每都会被这帮混混拦住。
  这帮混混并不归陆哲管,也就是说,他们和陆哲一样,都是被派来绑架他的。
  他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也不知道他这种小人物惹到了哪路神仙,弄的这么大阵仗?
  华尧装作虚弱的样子,跟着刀疤走。
  见到人的时候心里感叹了一句,还真是神仙。
  李琛。
  他穿着一身高级西装,头发打了蜡,皮鞋亮的反光,跟他们所处的阴暗、狭窄的空间完全不搭。
  华尧惊讶道:“李先生?”
  李琛打量他。
  华尧如坐针毡,说话都有点结巴:“是、是您……”
  李琛毫不忌讳的承认:“是我。”
  华尧的口气依然怯懦,整个人瑟缩了一下:“李先生,您要做什么?”
  “您为什么要抓我呢?我没有得罪过您。”
  “你是没有得罪过我,按理说我不该绑架你,”李琛拿出了纸巾擦自己的手,奇怪的是那手明明已经十分干净了,偏偏他还一直在擦。
  精细的模样像是在对待什么珍贵的物件。
  华尧眉角跳了跳,总觉得李琛有病。
  书中到是没写他有病,只说了占有欲特别强,而占有欲强的人,大多都偏执。
  “但是云奕深喜欢你,”李琛对他意味不明的笑,“他这个人没有破绽,唯一能下手的人就是你了。”
  华尧嘴上说你是不是搞错了,心里骂他真不是东西。
  斗不过云奕深就绑我,你一个主角怎么就这点出息?
  李琛摇摇头:“搞错了没关系,我只是试一试,你也不用害怕,如果云奕深不在意你,你会没事,如果他在意你,那你有没有事就得看他了。”
  华尧颤抖着声音说:“我、我跟云奕深没关系,我们没关系的,他不喜欢我……”
  他说话的时候李琛看他,华尧就装作吓得发抖的样子,闭上嘴像是被吓住了般不再说话。
  李琛对华尧这副样子很满意。
  在他心里,齐玉比华尧优秀一万倍,所以云奕深眼瞎才会喜欢上了华尧。
  看这幅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惹人发笑。
  心里看不上,行为上自然就会流露出来。
  “我见你就是想告诉你不用害怕,”李琛的语气充满了轻蔑,“相信云奕深对你的感情,他一定会救你的。”
  华尧低下头,像是给自己打气一般握起拳头,好半天才小声说道::“……那可以给我换个不潮的房间吗?我过敏了。”
  他掀开自己的衣袖,露出起了红疹的胳膊。
  白嫩的胳膊上痘痘被抠破了一大半,看上去触目惊心。
  还有点恶心。
  李琛看着那一片一片红烂的小痘坑皱起了眉,“我会派人给你换一个。”
  华尧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就不再说话。
  他上辈子也对太潮湿的环境过敏,没想到换了个身体还是这样。
  他可不想折磨自己。
  在华尧转身走出去之前,李琛又叫住了他。
  他眯着眼看华尧,警告道:“不要搞小动作。”
  华尧怯懦的点头。
  李琛的办事效率还算不错,华尧回到自己的房间两个小时就有人来带他去新的住处。
  跟他以前住的地方布局一样,只不过不潮湿。
  华尧眯了眯眼。
  李琛先让他住那样的地方是为了给他一个下马威?
  现在觉得他没威胁,又换回来了?
  看守他的人换了一个,这个人一来就跟尊雕像一样,华尧怎么搭话都不理,所以他也不再费工夫了。
  他装着很疲惫的样子在床上侧躺着,对着墙那一面,实际上却在思考杨芝诺收到他的消息了吗?
  七天了,他消失七天肯定会有人发现,聂城肯定会帮忙找他,经纪人萧旭得不到他的消息肯定也会把消息报告给云奕深。
  如李琛所说,他绑架自己是为了击败云奕深,云奕深会怎么选择?
  华尧不考虑云奕深会答应李琛有关损害他财产的条件,他希望云奕深得到消息的时候,能发动人来找救他,这就很让人感恩戴德了。
  船好像又停了,每个人都要出去接受检查,那个看守华尧的人瞟了一眼他的睡姿,放心的出去了。
  听到门落锁的声音后,华尧松了口气。
  他不用出去,李琛好像在部门有关系,所以每次都查不到他在的地方。
  李琛要用他威胁云奕深,现在要把他带到哪里去?
  华尧的大脑快速运转,但是线索有限,只不过判断出他在海上而已。
  这时他房间的门倏的被打开,听脚步声居然有四个人。
  有人粗暴的推他,“醒醒!”
  “刀老大,你们还是去应对警察吧,华尧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有我一个人看着就够了。”这个声音阴测测的,非常虚伪,是陆哲的声音。
  “我怕出什么岔子,毕竟你手上没工夫,我还是再派两个人跟你一起。”这是刀疤的声音。
  华尧被他推了两三下才睁眼,迷茫地看他们。
  刀疤脸色铁青:“快点起来!”
  华尧坐起身,陆哲瞪他一眼,他身后的两个人上前押着他走。
  有个人见他手脚无力还需要 人扶啐了句:“妈的!这废物!”
  华尧低眉顺眼的跟着他们走。
  他们要带他去哪?
  在路上他听到嘈杂的交谈声,还有警笛,华尧心里一喜,心想难道是杨姐那边已经报警,并且警方根据他留的信息判断出他在哪了?
  大声求救这个念头在华尧脑海里转了一圈,又被压了下去,先前经过那么多地方都没被拦,现在被拦下了肯定是有问题,所以不用着急,再说若是求救声被听到了还好,若是没听到这些人恐怕会对自己动手。
  他们走在一个低仄的走廊里,走在前方的陆哲忽然说:“你们先走,我要去方便一下。”
  那两个人对视一眼,笑着说:“那您快去,我们在这等您。”
  “老大说让我们跟您一起看守华尧,我们可不能抗命。”
  陆哲僵了一下,还是去了卫生间。
  过了三分钟左右,人依然不见出来,两个人对视一眼,决定一个人去看看陆哲在干嘛。
  没想到那人刚进卫生间,就被躲在门后的陆哲用铁棍猛敲头部,敲了没两下人就倒了。
  抓着华尧的人顿时一句“操”出口,暂时放开了对华尧的钳制冲了上去。
  华尧等到那人进了卫生间,一步、两步……就是现在!
  跑!
  他用了自己最快的速度朝着之前走过的地方冲,一路看标志找出口,华尧听到了越来越近的谈话声,还有云奕深的声音!
  那一刻华尧说不出为什么,眼泪顿时就出来了。
  他往上一跳,抓住了一个类似扶手的东西,慢慢的爬了上去。
  华尧发现自己在的地方在船边,有点危险,而云奕深离他所在的位置有快十米远。
  正当华尧想叫他的时候,云奕深像是感应到了一般,视线看向了华尧所在的方向。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云奕深的眼神从冰冷变得狂喜和柔软,却又在看见他湿红的眼眶时掺杂了一抹愤怒。
  华尧的力气已经用尽了,他看见云奕深大步朝着自己走来,神情很沉稳,但是忽然又变得惊恐。
  “华尧!”云奕深一声惊叫。
  从后面把人摆平的陆哲追了过来,对着华尧摇摇欲坠的身子一推,“啪”的一声,人掉进了水里。
 1/17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