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偷一颗星》 by 铁马当啷 (一)

 序

  每天的八九点都是上班高峰期,地铁公交马路堵得一塌糊涂,而今天的工作又比较重要,为了不迟到,季星七点不到就开车出门了。
  约定的拍摄时间是上午九点,季星八点四十就到了摄影棚,李平松作为客户执行组主要负责人也在场,他看见季星就走过来和他打招呼,“来了啊,创意部就你一个人来么?”
  季星点点头也笑着和他打招呼,“李哥早,总监有事,就让我一个人来了。”
  李平松打了个哈欠,有些睡眼惺忪的样子,“再等等吧,制作组已经到了,景也差不多布好了,摄像应该还有两分钟,演员嘛,还在路上。”
  季星礼貌的点点头回应。
  两人又继续有一句没一句的随意聊,过了一会儿一个助理过来和李平松说,“李哥,摄像到了。”
  李平松点点头,然后转头和季星说,“我去和摄像打个招呼,你要不要也来交流一下,看看等下怎么拍出设计的那个效果。”
  “行。”季星觉得也有必要,之前就有没有提前和摄像沟通导致拍摄不出预期效果的事情,虽然这个和演员也是密切相关的,但是季星自己做的设计,总是想要精益求精,他于是就跟着李平松去了。
  李平松又说,“今儿来的这个摄像我挺熟,技术你放心。”说着就领着季星朝那边走。
  来了两个摄像师,一个穿着白衣服的男孩显得很年轻的样子,另一个穿着深灰色外套,在和一个场务说话,微微侧着身体,看不见脸。
  李平松走过去,白衣服摄像认出了他,立马就说到,“李哥好。”
  李平松点头示意了一下,走到另一个摄影师旁边,动作自然又平常的搭上了他的肩膀,“说什么呢?”
  陆余偏头看见是李平松,语气也很随意,“第一天正式上班,了解了解情况。”
  “了解情况你问我啊。”李平松说着转向他身后站着的季星,“给你介绍我们创意部的设计师,也是这个广告的主设计,季星。”
  陆余心里惊天动地的震动,他慢慢的把眼光转到李平松身后的那个人身上。
  季星睁大了眼睛,一瞬间呆呆楞楞的说不出话来,他感觉自己仿佛在瞬间失语,“陆……陆……”
  李平松见他们两个样子古怪,疑惑的问,“怎么了?你们俩认识?”
  陆余找回了自己的意识,他把眼神转开一点,“是认识,我们是高中同学。”
  “哎?”李平松吃惊了,“这么巧啊,那就不用我介绍了,你们自己叙旧呗。”
  陆余又看向季星的脸,笑意微微中透露出来的都是距离感,“季星,好久不见。”
  季星还是有些说不出话,但是此时此刻他要还是沉默就显得太奇怪了,他尽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要太激动,他的声音嘶哑,“嗯……好久不见。”
  九年,当然是好久不见。
  季星完全无法形容出自己当下的心情,他只觉得自己的灵魂就这么空空荡荡的游离了太长时间,而就在九年以后这一刻,见到陆余的这一刻,和他说话的这一刻,没有任何预兆的就回到了他的躯体里面,让他终于又变成一个完整的人了。
  他的情绪达到了从未有过的亢奋,他仿佛能看见自己眼前有一团炽烈的明火灼烧着他的视线。
  他的灵魂与生命都渴望被这一团火焰点燃。
  然而他只能说一句好久不见。
  陆余心里并没有脸上这么平静,也不想保持应该有的风度和态度。他不是没有期待过这一天的,在每一个辗转反侧的深夜他都幻想过无数次,而他也就正像自己想的那样,小心翼翼不敢轻举妄动。
  他用了九年的时间找到了一个最合适他的位置,在这个位置上,他把背了好久的感情放下来。他挺直了背脊,把所有该做的伪装都做好,露出恰当的表情,说恰当的话,做恰当的事。
  他保证这次他会让理智走在前面,不再越过那一条线——朋友与爱人之间的那一条线。
  所以他只能说一句好久不见。
 
 
第一章 
  陆余右肩斜跨着一个轻飘飘的书包晃进了校门。
  八点零五。
  迟到了,反正他也不在乎。
  “哟,同学,今儿又碰见你了啊。”
  陆余挑眉看了一眼校门口发出声音的那个人,戴着个红袖章,手里拿着个小本子,笑眯眯的和他打招呼。
  他们班这个学期新来的转校生,昨天陆余就在这里碰见了他,也是这个表情和他说“哎,哥们儿你迟到咯”。
  像个智障。
  可陆余还是笑着说了一句,“笔下留人。”说完转身就走。虽然陆余并不知道这位转校生的名字,也没和他有过什么接触,但后面那个人竟然也没问他名字是什么,大概是认识他的,毕竟他也算是个有点传说的人物。
  从来不按时到教室,上课想上就上,作业想不交就不交,没人管得住他,其实说白了也是懒得管,高三上学期了,班主任和任课老师的心思都在那些有希望上一本、二本的学生上面,陆余算哪个辣鸡?
  大概就是所谓的不抛弃不放弃中唯一被抛弃被放弃的最彻底的那个。
  陆余闲逛一样从后门进了教室,坐在最后一排,直接趴在桌上头也不抬,数学老师瞟了他一眼就继续讲课了,同学早就习以为常。
  只有倒数第二排的马浩坤把凳子往后挪了挪,凑近了陆余低声问了一句,“咱中午去哪儿浪?”
  马浩坤和陆余算是一丘之貉。
  陆余歪了下脖子露出一只眼睛,“浪个屁,我去网吧。”
  马浩坤“啧”了一声,“昨天给我游戏里那个情缘充了两百买了什么鬼皮肤,上网的钱都没了。”
  陆余笑话他,“屁的情缘,就特么叫你两句哥哥叫得你下面不好使就算了,脑子都不好使了。”
  马浩坤辩驳,“你单身十多年不会知道这种感觉。”
  “什么感觉?”陆余嗤笑,“几把长脑袋里的感觉?”
  “操,说了你也不懂。”马浩坤怒了,感觉自己难得的一点撩妹技能竟然被陆余这个单身狗给鄙视了。
  陆余继续鄙视,“稀罕。”
  聊不下去了。
  一放学陆余就径直去了一家网吧,离他们学校还有点距离。陆余不是去网吧上网的,是去兼职做网管的。
  网吧老板见了陆余熟稔的和他打了个招呼,陆余放下包直接开始帮客人开电脑,没事的时候别人都在边上玩手机刷网页,只有陆余又掏出了那个二手的破相机,低着头捣鼓。
  另一个网管一屁股坐在他边上,好奇的看他,“又拍啥呢?”
  陆余稍微侧了下身,随意一笑,“瞎玩。”
  其实确实是瞎玩,因为陆余对拍照什么的一窍不通,这会儿子捣鼓起来完全是因为他爷爷,都七十九的老头了,非要在八十大寿那天拍照,还指名要他孙子陆余的大作,要求要拍成大片。
  陆余对着这老头子真是无话可说。
  他想的是,别拍屁的大片了,我拍你。
  当然他就是想想,还是拿着攒的钱去淘了个二手的相机,一有时间就琢磨一会儿,但他似乎天生就不会用这玩意儿,拍也拍不好,拍出来的效果别说是大片了,一个两百块手机的镜头出来的效果都比他拍的好得多。
  操。
  陆余想到马浩坤那玩蛋玩意儿的口头禅:就问你气不气。
  操,好气。
  下午放学之后陆余还是去了网吧,晚上九点半他刚给个客人出去买了份夜宵回来,手机上就滴滴滴的收到了马浩坤的短信:
  宿管科查寝了,麻溜的!
  即使是陆余也还是要顾忌着宿管科天天整的一出又一出幺蛾子,他打了个招呼,包一提就朝学校狂奔。
  陆余赶到的时候正好查到了他们寝,宿管科一个老师还有另一个男同学正在清点寝室人数,见到陆余来了都把目光转向他,陆余正憋理由,门外一个声音突然插进来,“陆余,你就回来了?”
  陆余一转头,又是早上校门口那个戴红袖章的,手里也还是拿着一个本子。
  宿管科老师疑惑的转头看季星。
  戴红袖章拿小本子的——季星点点头,“之前去六栋查寝的时候也碰上陆余了,好像是和朋友在聊天,我走的时候还在聊。”
 1/12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