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我可以亲你了吗 by 超绝好调 (一)

 第1章 冷战

  孟昶从楼里出来的时候,看见梁三还蹲在门口跟门卫室的保安大眼瞪小眼。
  灰色长风衣的外套下摆拖在地上,在冬至的寒风里拿着烟的手冻得通红。
  他走过去拍了他肩膀一下示意要走了。
  梁三才回过神来,把手里的烟又抽了一口,在旁边的垃圾桶盖儿上按灭了扔了进去。抬眼看见保安又瞪了他一眼,才发现旁边有个专用烟灰缸,于是假装没看见转头走了。
  戏剧学院一个全国重点大学,大门却修得抠抠缩缩的,小破铁门配着上个世纪修的寒碜门卫室,看起来跟个地方职业中专似的。
  前些日子这里发生了一起命案,有个大三的女孩儿从学校六楼楼顶跳下来了,跳的就是孟昶刚刚进去的那一栋。
  刚才梁三蹲在门口的时候,还能看见门口一滩浅褐色的液体痕迹,也不知道是不是没来得及擦干净的血。
  坐上车,孟昶看见梁三又要点烟,伸手给他一把按住了,“不是说要戒烟吗?”
  梁三躲过去,把火点上了,“戒啊,从下个星期开始。”
  孟昶也就没再说什么,发动引擎开车赶去事务所了。
  天气冷车窗都关着,加上空调又闷,空气里混合着烟味不太好闻。到了第一个红绿灯,孟昶默默地把自己这一侧的车窗开了一点,梁三看见了,伸手摇下窗户把烟头丢出车外。
  还没等他开口,孟昶就道:“又来了?”
  梁三调整了一下坐姿,轻声咳了一下掩饰尴尬,心想还不是因为你搬出去了,“……一下子忘了,现场怎么样?”
  本来是他们两个一起去案发现场查看的,结果到了学校门口,梁三习惯天大地大四处我都是爷,长手长脚就要往里面走,被保安拦了下来,非说外来人员必须要有证明才能进去。
  两个人争执不下,在孟昶拼命打圆场之下,才给保安塞了包烟,同意让他一个人进去看看,而且还得十分钟之内出来。
  “都被破坏得差不多了,而且顶楼挺空旷的,水泥地也没留下什么特殊的痕迹,似乎就是她自己跳下去的。”
  梁三点点头,两个人就无话了。
  他转头看着窗外,恰好经过了一家招牌眼熟的小笼包子铺,他下意识地就想喊一句靠边儿停,话都到喉咙里了,硬生生被他咽了下去。
  那是孟昶最喜欢的一家店来着……
  还是算了,梁三悄悄用后视镜看了一眼正在开车的孟昶,就又有点儿移不开目光了。好几天没见,这个人好像跟以前比又更好看了,下颌的角度刚刚好,不是过分的硬气,透出几分j-i,ng致来。
  专心开车的时候,长眼睫会微微动一下,估计是冬天怕冷都窝在屋里的缘故,皮肤好像比之前也白了一点。
  而且好像瘦了?梁三想,难不成是最近又没怎么吃r_ou_,以前好不容易养出来的一点……
  “看什么?”孟昶的声音一下子打断了他的思考。
  “……没什么。”
  梁三还是怂了。
  孟昶这个人虽然平常看上去和和气气的,待人又细心又温柔,但是固执起来也是够呛。他决定了的事情,大多都得让他自己想清楚才能解决。
  这次也是这样。
  起因其实是很小的一件事。
  孟昶回家看了一趟父母,嘱咐梁三自己做饭打扫卫生,回来的时候一开门就被玄关的垃圾吓了一跳,往里走就看见梁三两个眼圈乌黑坐在客厅里打游戏,看来是熬了一夜,旁边还堆着好几个外卖盒子。
  明明让他自己要好好休息好好吃饭,结果还是这么乱七八糟。
  孟昶收拾完,坐在沙发上认真地开始思考起这个问题来。偏偏梁三这傻子还想着大半个月没见想要凑上去亲亲抱抱,孟昶当即就拖着行李箱又准备出门了。
  理由是,梁三这种生活习惯这么多年了他实在是受不了了,他们两个也该是时候分居冷静冷静。
  梁三这时候也顾不得什么气节尊严了,抱了孟昶大腿不让走都没能阻止他去住酒店,两个人就一直分居到现在。
  到了事务所门口,一下车梁三就又被冻得一激灵。
  这天突然之间降温了,之前十几度的时候能穿的风衣现在就是一块儿破布,梁三蹦了几下小跑着进门。
  座位对着门口的温莎莎看见他进来,跟旁边的陈哥交换了一个眼神,问:“孟昶呢?”
  “后边儿,”梁三蹦跶了几下发现不对劲,“c,ao,怎么屋里也这么冷?”
  “中央空调坏了,等人来修呢。”温莎莎腿上盖着一块小毯子,底下是个小暖脚电炉,端着一杯热咖啡慢悠悠地回答。
  陈哥说:“你这穿得也太少了,不冷才怪。”
  梁三给自己倒了杯热水,正准备说什么,瞥见孟昶已经停好车进来了,就没说话了。
  温莎莎在这对夫夫的冷战中是孟昶派,坚定地认为问题的原因一定出在梁三身上。陈哥则是中立老好人派,原则是劝和不劝分,所以一直制造他们两个相处的机会,想让他们能把话说清楚,两个大男人这么多年了也不容易,今年双双步入三十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怄气。
  然而他们并没有领会到陈哥的这份好意,一起出了一趟任务除了必要的交流就是尴尬的沉默,简直就是火上浇油。
  孟昶那种对梁三不闻不问的态度跟之前的无微不至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这又无疑是在梁三伤口上撒了把粗盐,表面上他看上去什么事都没有,心里的小人早就已经哭成一团了。
  “所以没有发现什么?”温莎莎一边噼里啪啦敲键盘,一边问。
  孟昶点头。
  “那么目前还是维持自杀的判断,”陈哥说,“从别的渠道下手吧。”
  他们四个所在的并不是公安部门,而是另一个较为隐秘的私人事务所。做事也不问原因,上头老板下来了任务,看上去没有任何疑问的事情也要查得清清楚楚。
  “我查到一点线索,不知道有用没用,”温莎莎喝尽最后一口咖啡,“戏剧学院虽然是名牌大学,但是学生自杀之类的事情还不少,去年也有一起,而且是一对小情侣一起自杀的。”
  孟昶想了想,“除了自杀之外,还有别的吗?”
  温莎莎听了又噼里啪啦敲一通键盘,“进警察系统里看了一下,比较严重的应该就是这两起,除此之外都是盗窃或是学生上当受骗之类的事情,啊,还有一起,有个女生差点被朋友骗进传销,然后被救回来了。”
  事情进行到这里似乎也进入了死胡同。
  好像正是跟警方调查的结果一样,一个女大学生心理状态不好,一时想不开就跳楼自杀了,虽然是一起死亡事件,但是案件x_i,ng质很单纯。
  陈哥把屋里的小黑板拖过来,上面写了一些案件相关的资料,以及事件经过。他把上面的“事发地线索”用笔划掉,点了点剩下的几行字,“按照之前安排的,继续查吧。”
  从事务所出来,温莎莎坐了孟昶的车。正巧他现在住的酒店跟她家顺路,所以最近下班都是孟昶把她捎回去。
  “不用挤地铁就是好。”温莎莎从包里拿出小镜子,观察了一下自己眼妆保持得如何。
  “按照你的工资,应该早就够买车的钱了吧?”孟昶说。
  “车只是个代步工具,早晚会被淘汰的,再说我算过了,一年坐地铁……”温莎莎话还没说完,看见外面路边上缩着脖子走路的梁三,改口说,“啧,有点儿可怜。”
  然后完了又去看孟昶脸色,只可惜对方没什么表情。
  孟昶自然是早就看见了梁三,“他自己有衣服不穿、有车不开,受冻也自己扛着吧。”
  温莎莎闻言笑了起来,“说起来,你到底是为什么要跟梁三分手?肯定不止是他生活习惯乱这点儿小事吧。”
  孟昶出了一下神,低声慢慢说:“他……太幼稚了。”
  那点儿小心思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梁三跟保安起冲突、当着他的面抽烟什么的,都在故意引起他的注意。就像是没懂事的孩子用哭闹来吸引父母注意一样,这个人实在是……幼稚。
  甚至他不确定他穿得这么薄在个位度数天气的马路边走,是不是也在傻里傻气地想要他的关心。
  “哈哈哈,”温莎莎听了这个回答又笑了起来,“我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评价梁三,啊不对,也许只有你有资格这么说他了。”
 1/11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