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手机版
首页 现代 古代 短文
同人 其他 长文 番外
  字号: 加大 默认

《让我占有你》 by 含糖的小山鬼 (二)

 第25章 

  2019-06-09 10:03:04/2019-06-09 13:23:59
  那个时候他就想,如果能陪这个人度过余生该多好。
  周末清晨,太阳光朦朦胧胧地映在窗帘上,窗边地面,绿植的影子随着风轻轻晃动,麻雀已经开始叽喳个不停了。叶初阳醒来的时候听到屋子里有些微不寻常的动静,虎躯一震——我去,家里遭贼了。
  他走到客厅,看见餐桌上冒着热气,微微一怔神的工夫,便见一个人影从厨房里窜出来。
  小青年和他四目相对,手里还拿着勺和碗,勺面上的水珠折射出日光,明晃晃的。
  叶初阳有一瞬间忘记了冷战这回事,张了张嘴,忽然想起面前这个人多么没良心,把话憋回去了,在心里冷哼了一声。
  这小子冷落他这么多天,做顿饭就想蒙混过关?想得美。
  狼叔叔也是有脾气的。
  叶初阳收回了视线,权当没看见他,径直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他在洗手间刷牙,稍一抬眼,从镜子里看见了甘宿,看见他低垂着眉眼朝自己走过来,柔软的头发上映着暖光,看上去有种令人心痒的乖巧。
  叶初阳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水声都掩盖不住,他低下头洗杯子时,背后忽然有了热量——青年的身体暖暖地贴上来,双手轻轻地环抱他的腰。
  没诚意的王八蛋,又来色诱这一招!
  叶初阳擦了手,还没来得及绝情地掰开他,就听见甘宿开口说了句:“阳哥,我错了,原谅我好不好?”
  大概没怎么睡好,小青年的声音有点哑,说话时脑袋贴着他的脊背,软绵绵的。叶初阳呼吸一滞,牙疼了——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原来自个儿还有成为声控的潜质——好家伙,光是听听声音就他娘的半身不遂了。
  叶初阳狠不下心来,本来计划要推开甘宿的,结果狼爪子刚碰到人家的手,磁石遇上铁似的,顺势就握住了。还舍不得放。
  两个人“执手相看”了一会儿,叶初阳承认被他的眼睛打动了,无奈地叹了口气:“吃饭吧。”
  这是典型的家庭和解法。小时候叶初阳跟他妈常小姮闹矛盾了,年少轻狂,一个不懂事就往卧室一钻,房门“砰”一声关上,冲着门缝喊一句:“我不吃饭啦!”
  这招是跟隔壁家小孩儿学的,叶初阳亲眼目睹,那小孩的爹娘在房门口低眉顺眼地站着,屋子里那倒霉孩子嚎出一堆无理要求,叶初阳都惊了,觉得这熊孩子铁定要屁股开花。谁知道他爹娘不但没揍他,还跟请小皇帝似的把人给请出来了。
  叶初阳贴着门缝喊“不吃饭”的时候,神气扬扬地等着常小姮来哄他,条件都想好了。谁知道他就等来常小姮不冷不热的一句话——爱吃不吃,不吃拉倒。
  叶初阳关在屋子里反思了一下午,一边觉得隔壁的小孩儿简直不是东西,凭什么他就能捡到那么好的一双爹妈?一边又开始思索一个重大问题:我是不是我妈从垃圾堆里捡来的?
  叶初阳记得,每回跟常小姮和解,都是常小姮说一句“吃饭吧”,然后他吞下拿来果腹都不够的那点骨气,回答一声“哦”。
  甘宿难得下厨房,本身会做的品种也不多,桌上摆着的是一碗又白又胖的煮年糕,基本上就是加水加油盐,一点技术含量也没有。
  叶初阳一边吃一边问他:“怎么一大早突然来了,不是没空吗?”
  他强调了“没空”两个字,有意要报复一下小青年。
  甘宿抬起眼睛看着他,虽然没说话,那双眼睛却无声胜有声地把答案告诉了他。
  因为想你了。
  电视台周六偶尔会有事,一周最稳定的假期唯独周末。甘宿坐了最早一班的公交,然后转乘地铁才在叶初阳起床之前到了他家,为他做了这样一顿没有水平的早餐。
  叶初阳原本还有点懵,不知道甘宿为什么要挑在这一天,直到他打开微信收到叶敬发来的红包。
  红包上赫然写着“生日快乐”。
  叶初阳前阵子为小青年的事牵肠挂肚,把自个儿的生日都给忘了。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没忍住“操”了一句——莫名其妙又老了一岁。
  甘宿说:“哥,生日快乐。”
  “快乐个屁,”叶初阳睨着碗里剩下的一点年糕,心情格外不舒畅,说话时语气都带着恶意,“煮年糕给我添堵是不是?小没良心的,是不是嫌你哥老,讽刺我‘高龄’呢?”
  叶初阳刻意曲解小青年的好意,其实心里偷着乐,暗戳戳地等着小青年来讨好他。
  “哥,我没有……”一片真情喂了狗,甘宿有些委屈,他把椅子挪到叶初阳旁边,伸脚蹭了蹭叶初阳。
  叶初阳心猿意马之际,忽然觉出一丝不对劲——这个小混蛋怎么知道他生日哪天的?
  他知道甘宿的生日,那是因为他图谋不轨早有准备,老早就把人家身份证号给背下来了。可是小青年是怎么知道他的呢?
  甘宿低垂着眉眼,看上去很乖,脚尖却有一下没一下地点在叶初阳的脚背上,不动声色地撩拨他。叶初阳盯着他瞧了一会儿,好似从他的神情中瞧出了端倪,蓦地心中一动,弯身握住对方的脚踝。
  两个人的座椅挨得很近,小绵羊被狼叔叔的爪子这么一扒拉,猝不及防地“羊入狼口”,整个人从座椅滑到了叶初阳腿上。
  拉扯之时,碗沿上的筷子“啪嗒”落在桌上,滚了两圈。
  “谁告诉你的?是不是周飞?”狼叔叔的獠牙在“绵羊角”周围轻轻地咬着,“宝贝儿,怎么不直接来问我呢?”
  小绵羊的耳根微微地红了,沉默了一会儿,他凑过去在叶初阳左耳的“天狼星”上落下了一个温柔的吻。
  “哥,没问别人,是你说的。”
  说话时,小绵羊的呼吸打在天狼星上,痒痒的。
  叶初阳皱了皱眉头,觉得小青年在糊弄他。
  两年前还是三年前,周飞那倒霉货给他定做了一个寿桃蛋糕,红艳艳的一坨奶油上面,还用草莓酱写了个闪耀夺目的“寿”字。蛋糕店的老板还特别有心,额外赠送了一张贺寿卡片,上头写着“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青山不老松,祝老寿星精神矍铄,儿孙满堂”之类的话。
  打从那回以后,叶初阳就再也没有过生日的兴致了,顺带着连日期也一并抛在脑后了,鲜少跟人提起。
  甘宿跟他通了灵犀似的,侧脸在他嘴角亲了一下,声音几不可闻:“没骗你,你亲口说的。”
  叶初阳闻言怔了一下——小混蛋说得还挺像回事儿。于是他问:“什么时候?”
  五年前,你直播的时候。
  甘宿张了张嘴,话在舌尖一绕又收回去,不肯轻易宣之于口了。他弯起了眼睛,眼角的笑意明明白白地写着两个字:“你猜。”
  过去四年,每到这一天,甘宿都会买一块蛋糕,单方面为叶初阳庆生。那个时候他就想,如果能陪这个人度过余生该多好。
  “宝贝儿,”叶初阳抬起甘宿的下巴,指尖轻轻挠了挠,挑起的眉梢和嘴角勾起的一点笑意让他看起来有点痞气,“等会儿你可别求饶……唔。”
  叶初阳“嚣张”的话还没说完,青年就凑上来堵住了他的嘴巴。他们太久没见,一碰到对方就无法克制,这个吻心急火燎的,激烈而持久,像野兽缠斗。
  到最后,两个人嘴唇都破了,一边急促地喘着气,一边红着眼看对方,仿佛意犹未尽,不死不休似的。
  叶初阳擦了擦嘴角,疼得嘶了口气,随即没忍住就笑了,顺嘴夸了一句:“小伙子牙口不错。”
  甘宿抿了抿嘴,瞧着竟然还有点儿羞涩:“谢谢。”
  亲也亲了,咬也咬了,叶初阳心里愤愤不平:这样我还撬不开他的嘴?
  ……这小子长能耐了?
 
 
第26章 
  2019-06-11 11:44:35
  “你能不能可怜我一下,用一辈子的喜欢来补偿我?”
  谈恋爱谈得太投入,叶初阳一不小心就不务正业,把直播的事儿抛在一边,直接在微博上挂了个请假条。
  中午做饭的时候,狼叔叔和小绵羊正在厨房里腻歪,忽然有个不速之客在外头一边可着劲戳门铃,一边大声嚷嚷。
  叶初阳一打开门就看见周飞正在对面王大爷的门前挨训,一米八几的大汉子,端端正正、背着手低着头,跟小学生似的。
 1/14    下一页 尾页
相关小说